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台湾杨武!老婆为 马英九父子续香火

By  门礼瞰

【人民报消息】2011年11月10日马英九的一个电视镜头让我下决心写这篇文章。那一天是国父孙中山诞辰纪念日,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出席了中央军事院校校友会。

马英九说:「国父一直是我非常仰慕的一个伟人」,「我每次读国父的遗嘱,我就想到说他真的每一个事情我们都在做」。

这令人想起2011年2月24日中华民国行政院院会通过的「人民团体法条文修正草案」,删除现行人民团体「不得主张共产主义」限制。

连在国际上参加个运动会、电影节都被中共打压,马英九居然说:「想到当年国父逝世的时候,他最后说的话就是和平、奋斗、救中国。」「他(国父)说结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们的民族共同奋斗,现在124个国家给我们免签证待遇,这还不只是平等对我们很礼遇。」

马英九最后操着娘娘腔、握着拳头,做作的、毫无感情色彩的说:「今天我们来纪念他,面对中山先生遗像,我们可以很自豪的说,国父我们做到了。」我顿时被惊呆了,看着视频中站在巨幅国父画像前脸不红心不跳的马英九,脑海里只出现了两个字「无耻」!

● 一个卖国的政府不可能让国家挺起腰杆来

在现场,国民党大佬郝伯村表态支持马英九连任。郝伯村就是现任台北市长郝龙斌的父亲。郝龙斌在2010年7月14日花博会宣传活动中,主动向中共献媚,安排小朋友手持『五星红旗』进场。


穿台湾国旗装的服装设计师钱钐宁。
而一个多月前发生了一件与国旗有关的新闻,报道说上海世博会期间,各国国旗飘扬在上海世博空中,唯独缺少中华 民国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20多岁的台湾服装设计师钱钐宁很想穿一件象征自己祖国的服饰到世博会场亮相,左挑右选,最后决定穿自己设计印有中华民国国旗 的T恤上阵。她游世博会时,分别在台湾馆、台北馆及会场外万国旗前拍照三次。但因为大陆公安平均每三分钟就会在万国旗前巡逻一次,她还是很紧张,穿着中华 民国国旗装照像虽然只需不到一分钟,但还是吸引八位大陆公安把她团团围住盘问,她一再解释说只是纯粹观光,并没有恶意,才没有将她拘捕。但特务一直跟踪她 到上海的朋友家,大陆官员并去查问。

两岸对待对岸的态度是如此的不平等,马英九的自豪从何而来?国民党大佬郝伯村为何站台表态支持马英九连任?郝伯村的儿子郝龙斌又为何敢在中华民国首都公开下贱的舔中共屁股?马英九说「我改变了国民党」,说白了,马英九承认他在卖国、在出卖祖宗、在出卖国民党。

一个如此无耻的人,在其它方面必然不可能高尚,一查果然如此。2011年中共国爆出个「杨武」,但台湾「杨武」的霸主竟然是在中华民国政界中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马英九的父亲马鹤凌,接棒的是被中共誉为「水清无鱼」的马英九。

为了替马家续香火生儿子,这父子俩想把同一个女人的肚子搞大,不过20余年至今未能如愿。

● 马英九的家庭简介


少年马英九(前左一)与父亲马鹤凌(前左三)母亲秦厚修(前左二)
及三位姐姐,一位妹妹的全家福合照。

马英九的父亲马鹤凌生于1920年11月,湖南省湘潭县人,国民党员,曾任行政院青辅会处长、中国国民党考纪会副主任委员。

马 英九的母亲秦厚修生于1922年农历十月初一,湖南宁乡双凫铺人。1942年在重庆加入国民党。1944年毕业于国民党中央政校(政治大学的前身),曾在 中华民国国防部担任过外汇局科长。1944年8月20日马鹤凌与秦厚修结婚,婚后生下了四女一男,依序为马以南、马乃西、马冰如、马英九、马莉君。

马 英九1950年7月13日生于香港,1952年随父母再返台湾定居,1974年,马英九考取中国国民党中山奖学金赴美国攻读法律。1976年与纽约大学同 学周美青结婚,1980年11月马英九的长女马唯中在美国出生,次女马元中生于1985年11月18日。1981年在担任国民党重要干部、中国国民党考纪 会副主任的父亲马鹤凌的斡旋推荐下,马英九返回台湾担任蒋经国总统的英文秘书。马鹤凌是儿子马英九从政背后最大推手,处处影响他踏入政坛的各种转折。马英 九一再表示,父亲的言教、身教都视为自己的最高表率。

● 马英九的父亲马鹤凌是个借权势玩弄女性的老流氓


马鹤凌年轻时与幼子马英九。
马鹤凌没退休前是国民党考察纪律委员会副主任,相当于中共的中纪委副书记,权力很大。这个位置上的人若不秉公执法,谁得罪了他,就查你的「纪律」、摘你的乌纱帽。那谁愿意得罪马鹤凌呢?

马鹤凌年轻时的照片乍看还以为是马英九,父子俩长的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中 共在大陆建立山寨国前夕,马鹤凌带全家跟随国民政府跑到台湾,当时生活非常艰苦,马鹤凌又从台湾跑到香港看大陆势头,在那里生下了马英九。后来国民政府在 台湾安定了下来,而中国大陆正在肃这个反、肃那个反,凡参加过国民党的都叫「历史反革命」,不许乱说乱动。1952年马鹤凌又带着全家跑回台湾。后来中共 国进了联合国,马英九进入政界,马鹤凌一直叮嘱儿子,要亲共、联共、投共。2010年3月2日,中共喉舌中国日报网报道说,马英九首度坦承父亲马鹤凌期望 中国统一(被中共统一)。

在台湾,老流氓马鹤凌曾是一位家喻户晓的正面形像人物,正面形像的原因是社会上普遍认为马鹤凌教子有方,所以家里出一个政坛瞩目的政治明星儿子,中华民国台北市市长、现任第十二届总统。

据壹周刊刊载,二十世纪,马鹤凌大收「乾女儿」,初与年轻女性见面,马鹤凌常以年迈听力不佳为由,言谈间逐渐靠近对方,偶有肢体上的碰触,一位乾女儿就表示,马鹤凌勾肩搭背这样不尊重对方的举动,常让人感觉不舒服。

壹周刊更爆料指出, 一位乾女儿投诉指称曾遭受马鹤凌的企图强吻,回想起当天与马鹤凌单独相处的情形,对于他过于亲热的肢体动作,还是浑身大起鸡皮疙瘩。在经历强吻事件后,这位乾女儿也对马鹤凌的人格产生质疑,更对他萤光幕前的正人君子形像大表怀疑。

马 鹤凌喜欢以收乾女儿的名义鬼混,来者不拒,据说至少有十多位,其中有香港无线电视艺员陈美琪;另外还有台北凤凰狮子会的会长张穗凤、驻赖比瑞亚大使前未婚 妻刘秀珍、歌星池昭君以及两个挚友托孤的女儿。前中姐凌蕙蕙据传也是他的乾女儿之一,但她本人断然否认这项破坏名声的传言。

据报道,2003年,陈美琪以「始乱终弃」为由,要马鹤凌赔偿四十万元,并传出陈美琪手中握有对马鹤凌相当不利的影像证据。此事经私下协调而解决,但在这个事件后,马鹤凌不顾其他人的苦劝,仍然继续与陈美琪私下来往,陈美琪对外也以马英九的「乾妹妹」(应该是乾妈)自居。

面对自己所惹出的乾女儿桃色风波,马鹤凌也承认,许多人想认他做乾爹,是迷上马英九,他常跟她们说,马英九有他自己的前途,千万不要牵扯到他身上。老流氓更表示,自己年轻时的形象并不会比马英九还差,当然现在也不会比儿子风流。这是啥意思?

壹周刊还写道,对于自己老公沾腥,多次卷入桃色纠纷中,马英九的母亲秦厚修也表示相当无奈。

2004年,爆发出前中国小姐凌蕙蕙遭到父亲马鹤凌性骚扰事件,大女儿马以南表示,她跟她母亲也都不认为父亲会作出这样的事情,马英九则是不愿多作任何回应,只希望最后时间能够证明一切。

转 过年去,2005年10月30日晚上,时间证明了一切。85岁的马鹤凌因心肌梗塞住进入台北市国泰医院加护病房院急救。11月1日7点15分去世。马鹤凌 死的地点和中共国现在一些猝死贪官污吏一样,富有时代感,是死在那个与其鬼混了20年的女子家里,她的名字全台湾都知道,就是被马鹤凌强逼离婚的「台湾杨 武」吴家政的前妻翁惠美。

● 马鹤凌父子性丑闻冲击两届总统大选


2008年8月,台湾壹周刊355期的封面真实故事!

2008年8月,马英九争取总统权力时,台湾壹周刊355期的封面故事刊登了「台湾杨武」吴家政对马鹤凌的控诉,题目是《翁女前夫控诉:马父毁我婚姻》。

到了2010年8月20日「台湾e新闻」给这个台湾壹周刊355期封面故事增加了一个副标题《马鹤凌的心愿 - 翁女替马英九生儿子?》。

视频为证,2007年,马英九出访印度时,一直有位神秘女子在身后不远处相随,当时媒体以「超级马迷翁惠美自费陪游」来报导,但这一幕被住在竹东镇的台湾 「杨武」吴家政的妈妈吴老太太看到时,她可是吓了一大跳,心想前媳妇翁惠美怎么会跟马英九在一起?难道马家父子都跟翁惠美有关系吗?

媒体相信,翁惠美在国外为马家续香火生儿子的事,马英九的随行人员决不会不知道。所以,这个副标题加的名符其实。

● 封面故事白描出一个仗势欺人的恶棍马鹤凌

2008年台湾壹周刊采访「台湾杨武」吴家政时他51岁。8月出版的355期,壹周刊是用倒叙的手法报导的,我把顺序改变了一下,从事情的起端开始叙述。

吴家政,出身民风淳朴的竹东客家庄,父亲吴胜唐是革命实践研究院第一期的学员,曾任国民党竹东民众服务站主任。吴家政空军机校毕业,因成绩优异,1982年以科技军官身分保送到成功大学航空工程系就读。吴念军校返家休假时,在朋友的体育用品社认识了半工半读的翁惠美。

翁惠美是生长在新竹县新丰乡渔村的女孩,家中有九个姊妹,家境贫寒,在竹东高中夜补校以半工半读完成学业,考上国立中央大学中文系,四年后以全系第一名毕业,并考取了国立师范大学中文研究所硕士班。

吴与翁二人相恋多年,从翁惠美半工半读到国立中央大学中文系毕业,吴家政一直衷情的等待着她。在翁大学毕业后就马上结婚了,因为翁考上师大,要到台北就读,于是二人在台北县永和市保福路二段买房子定居,吴也由新竹空军基地请调到台北空军总部担任参谋工作。

恶梦的开始──当乾爹却旅社开房

这 一切原本相当美好,就与一般军公教人员的家庭生活一样单纯,但1985年当翁惠美就读研二时,在课余时间替当时的立法委员吴延环,在国立编译馆从事四书编 辑工作,因而认识当时的国民党考纪会副主委马鹤凌。吴家政对壹周刊记者说:「马鹤凌相当欣赏翁惠美的学识,邀我们夫妻认他当乾爹,而这就是恶梦的开始!」

「当 时翁惠美回家告诉我,她下课到中央党部找马鹤凌,马鹤凌就以教如何跟先生亲吻为由,叫翁惠美坐在他的大腿上藉机占便宜,但是我听了笑笑不相信,因为马鹤凌 是个有身分地位又读过圣贤书的长者,怎么会欺负自已的乾女儿,我认为是不是翁惠美书读太多了,自己在乱想,就不以为意!」

翁惠美虽然在2008年否认与马鹤凌的淫乱关系,但她在1985年刚当马鹤凌乾女儿时,对其的轻薄不满,当时还写信骂马鹤凌,信中写道:「满口仁义道德… 私底下却又不知欺骗贻误多少青春年少纯情无辜之少女…实在令人心寒…」并指马鹤凌「城府之深」「老奸巨滑」无人能及,「举头三尺有神明…不报汝身者,必殃 及儿女子孙…」。

吴家政原本不相信,但1985年瑞午节前周末的下午,他去载翁回家后,翁情绪激动,泪流满面的对他说被乾爹欺负了,与马鹤凌在福州街佳利旅社发生了关系, 无脸面对家人,她对不起他等话,弄得他摸不着头绪。翁惠美还说,马鹤凌对她说:「我只有一个儿子(指马英九),但这个儿子只有二个女儿没有儿子,他希望翁 能替他生个儿子。」

不到半小时马鹤凌就来到他们家中,面对这种局面,马在客厅以长者身份对吴说小事一桩,他会安抚翁的情绪,叫吴进去房间休息。

因为吴家政尊重马鹤凌是长者,所以回房间,就让马鹤凌安抚翁惠美;但经过二、三十分钟,怎么客厅静悄悄的,吴家政心中奇怪,就由房间门缝往客厅看去,居然亲眼看到马鹤凌与翁惠美二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嘴对嘴的在亲吻!

「当年马鹤凌已经六十六岁,翁惠美才二十四岁,二人年纪相差四十多岁,怎么会搞在一起,我也想不透。」23年后,吴家政依然一头雾水。

国防部高层「关切」──吴家政成了台湾「杨武」

吴说:「当时我冲出去,指着马鹤凌大骂:『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们夫妻!』马鹤凌反而恼羞成怒,叫我不要张扬,说他这样做是看得起翁惠美;只要我配合,保证未来无论是军中或外面的事业都会帮忙,而且会安排翁惠美的出路。」

台湾「杨武」对记者说出心中的无奈:「当时我担心跟马鹤凌翻脸,会遭到无谓困扰,所以只好忍气吞声,也希望马鹤凌与翁不要再来往,让时间来淡化。」

但 窗户纸捅破了,事态更一发不可收拾,吴家政发现翁惠美经常深夜打电话聊了很久,怀疑与马鹤凌并没有断,因此就到中央党部后栋的马鹤凌办公室去理论。吴回忆 说:「马说跟国防部长郑为元很熟,不要情绪不稳。我刚回到空军总部,署内组长就找我去说国防部长官打电话来关切,希望我情绪稳定下来,这也让我体会到马的 权势。」

马鹤凌公款私用 翁惠美迷上权势

此 后,奸夫马鹤凌的介入就更肆无忌惮,吴家政回忆说,「一九八七年翁惠美自研究所毕业,同时到德明商专担任国文老师,但才教书一年多,翁惠美提出要到美国留 学,当时我在军中服务经济能力有限,不表同意。」「但马鹤凌向我施压,他说翁惠美能够读书就应该栽培她、鼓励她,当时住在美国的马以南有寄美国大学资料给 翁惠美;马也说他可以介绍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的著名教授周策纵,做为翁惠美的指导教授,只要翁惠美学成返国,他可以把翁培养成类似洪冬桂那样的女 性立委,要我同意。」

为 了达到让翁惠美完全供马家传后代使用,马鹤凌又想出一个分开他们夫妻的办法,提出把翁惠美送去美国「深造」。马鹤凌当然知道吴家政经济能力有限,所以「甚 至主动用中华书局名义,汇入翁惠美在彰化银行的帐户五十万元来取得银行存款证明,让翁顺利取得美国签证。」马鹤凌不但以权势长期诱奸他人之妻,而且还把公 款转到与之淫乱的女人的私人银行帐户里,这些都是知法犯法的行为!

在 权势面前,几番不成比例的较量之后,被戴着几年绿帽子的吴家政彻底绝望了,他的人的自尊没有了,心理因此发生扭曲,他认为自己唯一能有点自主权的就是拿这 顶绿帽子换点好处。于是在老婆出国留学前,他找来翁惠美在德明商专的同事当证人,与马鹤凌和翁,四人在罗斯福路的天然台餐厅进行「商务」谈判。当时滑头的 马鹤凌同意买一栋房子给翁惠美作为补偿(事后没有兑现),吴家政说「以及对我的事业上尽力帮忙」。事实证明也没有兑现。

马鹤凌介入司法 吴被逼离婚后吸毒寻解脱

1992年吴家政自军中退伍后经营砂石厂,他砂石厂的工地主任龙仙来因遗弃致死罪,一、二审被判七年六个月,吴家政多次找马鹤凌帮忙后,减半为三年多。

1994 年,台开承德大楼用地取得弊案中,土地银行土地金融部襄理兼房地产科长黄文达,被检方以贱卖国有土地被提起公诉,黄是吴家政的亲舅舅,吴家政带着父亲吴胜 唐与舅舅黄文达等人,到台北市忠孝东路二段一百号五楼找当时担任世界华人和平建设协会主席的马鹤凌帮忙,睡人家老婆的马鹤凌亲口答应,当场写信盖章,交给 吴家父子,由他们去找在高等法院服务的同学请求帮忙。事后,黄文达在一审被判无罪。

此时的吴家政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把爱情看的很神圣的快乐单纯的人了。从1985年拜马鹤凌为乾爹后,整整10年的屈辱,直到1995年被马鹤凌逼迫离婚,吴家政两手握空拳,却不知能砸向哪里。

翁惠美在美国读书期间与吴家政没有任何接触,那期间发生了什么事,翁惠美是去读书还是去为马家续香火,没人知道。从美国返台不久,为了确保34岁的翁惠美怀的是马家的种,马鹤凌又想出一招儿。

吴 回忆说,妻子返台不久,「马鹤凌却来劝我与翁惠美离婚。他认为二人思想价值观念差异大,社会地位不同,最后在1995年3月我与翁惠美签字离婚,协议书 上,马鹤凌还签字做为见证人。马鹤凌害我家庭破碎,拆散我夫妻,离婚后不知如何面对家人,所以在朋友建议下,接触毒品寻求解脱,这也让我走向不归路。」

马英九竞选台北市长连任 其父报案诬陷吴家政

马鹤凌极重视儿子马英九的政治前途,但却到处留下腐烂的恶臭。

2002年当马英九竞选台北市长连任时,马鹤凌向景美分局报案,指吴家政以伪造的录音带与照片向他恐吓二亿元,结果引起吴家人的气愤。对于马鹤凌的仗势欺人,吴家政的父母还直接找他去理论。

吴家政的母亲非常气愤,面对面痛批马鹤凌拆散二儿子吴家政与翁惠美的婚姻,更诬赖儿子恐吓勒索二亿元,当时马鹤凌拿出景美分局侦办此案签呈的三张公文,以 显示他个人在司法界还是有影响力的。结果,经警方查出,这录音带与照片不是伪造,而是他与翁惠美的真实版。原来翁离婚后租房子,房东见著名人士、有妇之夫 的马鹤凌几乎天天进出翁的房间,又是「老少配」,感到很可疑,才请徵信社录音拍照的。马鹤凌的报案反倒把自己的丑闻泄露出去,人证物证俱在,证明诬陷吴家 政人品的马鹤凌是个人渣。

到景美分局把结果告诉马鹤凌后,他才满不在乎的对吴老太太说,这是「误会一场」。吴家政的母亲最后愤愤不平的对马鹤凌说:「我一个平民对你是无可奈何,但我相信老天一定会惩罚你!」

2002年,马鹤凌还写信给吴的大舅黄文绍,希望黄能协调吴家不要再来滋扰影响马英九的选情,信中还特别提及「当年为黄文达之事来访」,意思是说,我也为你家办过事了,希望吴家不要为翁惠美之事,影响了马英九的仕途。

2005 年10月30日晚上,吴老太太的话还真兑现了,85岁的老淫棍马鹤凌的生命走到了尽头,猝死在独居的翁惠美床上,与中共那些死于淫乱炕战的男人一样,死的 时间、地点、病症都很到位。「心肌梗塞」了?是啊,下边痛快了,上边塞住了。与别的女人的淫乱先不说,光是和翁惠美这一个女人马鹤凌就整整鬼混了20年, 还真的混成了鬼。

2008年总统大选前马英九要把父亲丑闻证据买回来


马鹤凌让43岁的翁惠美给折腾死了?!

2008年总统大选期间,吴家政的友人说,吴家政的遭遇,新竹县地方上许多人都知道,所以这次总统大选时,国民党立委吕学樟就找了新竹县刑警队的一名小队长,希望以三十万元,买回有关马鹤凌的人渣证据。

事情曝光后,吕学樟则否认有找警方与吴家政,他说这都是吴家政乱说的。吴家政说:「我之所以愿意站出来,不是要爆料,只是要马家还给我一个公道。」马萧竞选总部发言人苏俊宾表示,马英九对此不予回应。

翁惠美接受台湾壹周刊采访时,对马鹤凌病发事件,首度对媒体承认发生现场就是在她的住处。她表示,她一直不愿意承认这件事。为什么不愿意承认是在她家发病 的呢?她的回答是「马家人,尤其马鹤凌的太太秦厚修、大女儿马以南对她有误解,秦厚修更是不能释怀。」误解什么呢?照翁惠美的说法,马鹤凌那天在她家吃完 饭后,就突然倒下去了……。如此看来,秦厚修不认为自己家老头子是吃饭吃死的,而是让43岁的翁惠美在床上给折腾死的。

一位台湾网友贴帖子说:翁惠美是谁?她是马英九头号超级粉丝,然而她还有另一个鲜为人知的身份,她就是马鹤龄(马鹤凌)的姘头啦!马英九行程这二年出国的 行程,无论是美国旧金山、日本、新加坡或印度,超级女马迷翁惠美超级粉丝都会紧追不舍。这位女马迷是谁?其实不是别人,她就是马鹤龄先生的女学生兼乾女儿 啦!就是那位在福州街佳利旅社进行课业辅导,让马鹤龄嗝屁的小女生。

● 连续六年马英九出国播种,翁惠美均未收获

据马鹤凌的说法,马英九是他的独子,马英九的老婆周美青一个儿子也没生出来。所以希望翁惠美为他生儿子,承传马家香火。

「为他生儿子」的「他」是谁?是马鹤凌还是马英九?从事实来看,……有点恶心,既是马鹤凌又是马英九,谁种上都是姓马。

中共人民网在2007年6月14日发表了一篇新闻《台美女马迷自费陪游印,连续六年自掏腰包支持马》。这是引自TVBS的消息,TVBS是中共在台湾的铁杆喉舌。


马英九2007年出访印度,翁惠美紧随其后!
报道说:国民党2008参选人马英九,印度当地时间2007年6月13日上午参观人类遗产印度胡马雍古墓,后头跟着一个扎着马尾长相清秀的女生,原本大家以为她也是团员之一,没想到其实她的身份可是个「超级马迷」,为了马英九,特地自费从台湾飞来印度。

2001年翁惠美已经40岁,而且是受过高等教育并且给予他人高等教育的大学讲师,那么她就不可能会无目地、轻佻的放下工作,热血沸腾的跟着有妇之夫的马 英九跑行程。照她自己的说法,1985年认马英九的父亲马鹤凌当乾爹时,就已经在福州街佳利旅社开房间「接受课业辅导」了,再说白点,被干爹「干」过了。 (中共的简化字「干爹」用在这里等于是骂马鹤凌除了「干」,啥也不会)。按照她租住的延吉街房子的业主摄像头的记录,比她大42岁的那位知名人士、马英九 的爹几乎天天必去。也就是说他们是奸夫淫妇的关系。那么翁惠美又是如何在奸夫不吃醋的情况下去外国做他儿子的超级粉丝呢?

TVBS 报道说:连铁马行翁小姐也没错过,马英九印度赶摊,翁小姐静静的目送马英九离开,再自己雇车跑到下个地点迎接,对于这个超级马迷,马团队方面很低调,说「不清楚来历」。

马团队方面为什么很低调?他们真的不清楚翁惠美的来历么?不是,是他们有难言之隐。

2008 年台湾壹周刊355期封面故事中说:对于吴家政的指控,翁惠美在接受本刊采访时,承认有到佳利饭店,并表示:「他(马鹤凌)是我的老师是一个长者,始终都 是亦师亦友。」「当年他说青年辅导,有些是比较个人隐私的事情,不方便在餐厅里谈。」至于有没有替马鹤凌生小孩,翁则否认。与马英九的关系,翁惠美表示, 与马家人本来就是朋友,而且马鹤凌生前希望她要与马英九相互照顾多多照应,出国只是巧合吧!

2007年丑闻没揭穿时,翁惠美接受TVBS采访时可不是这么说的,报道说:前一天马英九智库演讲,这个女生就坐在台下,戴着眼镜仔细聆听,她叫「翁惠美」,自称曾经在铭传大学当教师,从2001年开始,跟着马英九跑行程,当马迷的资历已经有六年。

原来她与马英九出国时间地点重叠不是巧合,而是「马迷」追马。至于马鹤凌生前希望她要与马英九「相互照顾多多照应」的说辞就更漏洞百出了。首先马英九有老 婆,轮不上她;其次官派出国,连保镖都配备好了,连周美青都不需要操心,翁惠美上哪儿去照顾马英九呢?另外,马英九去哪儿她跟到哪儿,马团队都说不清楚她 的来历,她怎么去照顾?

不过,马鹤凌说的不是她单方面去照顾马英九,而是「相互照顾」!图片证明她白天只是近距离跟着,连跟马英九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谁也照顾不了谁,那马英九出访期间,什么时候他和她才可能有机会和时间单独「相互照顾多多照应」,这个智力测验幼稚园的孩子也会想的到答案。

TVBS报道最后说,不过,漂洋过海跟到印度,两天的花费,可能就要好几万元,不问回报,翁小姐只希望能默默支持心中的超级偶像。

从 2001年翁惠美40岁起连续六年,无论马英九去美国旧金山、日本、新加坡或印度等国家,马英九身后都会诡异的出现翁惠美的身影。而从1995年翁惠美离 婚后,出现在她床上的却是马英九的父亲马鹤凌。更奇怪的是,在翁惠美当马英九超级疯狂粉丝期间,2005年10月30日晚上,马英九的亲爹马鹤凌在她的延 吉街住处暴毙,让马英九的亲妈和大姐不能释怀!

难怪有人问:「有几个翁惠美???」「哪里是翁惠美自掏腰包,是马鹤凌付钱给她,让她到国外去为马家续香火!」「马鹤凌睡烂的女人又传给儿子,还与儿子交叉着睡,这是人干的事吗?!」

● 父子两代非法动用公权


马鹤凌干得龌龊事,庄国荣教授却批评不得!

无论是公款私用、干涉司法,还是生活糜烂,马鹤凌是一把好手。难怪他那么爱中共、向往中共,并把他的经验和心得传给儿子,让马英九也成为说一套做一套的伪君子,成为中共不动一枪一炮控制台湾的最大代理人。

老流氓马鹤凌死的很可耻。有人评论说:马鹤凌死了,如果是死在妻子的床上,是很自然。或者死在四个亲生女儿马以南、马乃西、马冰如、马莉君的床上,也不奇怪。但他死在承认自己「被欺负了」的乾女儿床上,连马鹤凌的妻子都不原谅,别人还有什么可替他争辩的呢。

2008年,总统大选前,政大公行系教授庄国荣根据媒体报导,评论马鹤凌:「马英九的爸爸每天满口仁义道德,却跑去开查某,乾女儿变成干女儿啦!」

结果,在马英九当选总统后,政治大学立即以「行为不检,有违师道,严重伤害校誉」为由对庄国荣教授作出不续聘的决议。干坏事的是「仁义传家」,批评淫乱的反倒被解聘,这是典型的公权私用。

2008 年3月14日新快报以《爆料称马英九父亲涉嫌不伦之恋》报道说,有两名自称是女主角翁惠美前夫吴家政的友人出面,开价1000万新台币,想兜售资料给马阵 营。这两名自称因吸毒与吴家政相识的男子,分别透过多名新竹地方人士,希望代传达这项讯息,还说若马阵营愿意买下,可把人在大陆的吴家政「做掉」。

吴家政曾开腔说,「难道你们非要把我逼死不成么?!」现在要吴家政的命起什么作用呢?!

● 「道德」是有颜色的

2012 年初,中华民国又要进行四年一度的总统大选 ,马鹤凌、马英九父子与翁惠美的淫乱秽事在2010年又被人拿出来说事。是有人成心与马英九过不去吗?不是,只是在说事实,在说选择民主社会总统的标准。 尼克松因为水门事件不但没有下届连任的可能,而且当时就鞠躬下台了。为什么美国可以做到,而号称是民主国家的中华民国马政府却在偷梁换柱?

马英九,你想过么,为了给马家续香火,你们父子俩要把同一个女人的肚子搞大,而且用的还是别人的老婆。你想过么,为了你们的个人私利,别人付出的是什么?是家庭的被拆散,是对人生的无望!

你们父子的种种作法实在太龌龊、太肮脏,连起码做人的底限都超过了!你这种人有什么资格在国父像面前说「我们做到了」?你怎么可以当神传文化的中华民国的总统呢?在中共看来,你当「台湾地区」区长,倒是提前达标了,所以才不歇气儿的挺你!

中华民国是民主体制,每个选民手里都有一张选票,你要投给谁,你愿意在什么环境下呼吸、生存,都由你自己说了算。

有人看到,「道德」是一种物质,她是有颜色的,她不染蓝,也不沾绿,她是纯白色。△

(人民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