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台灣人追求獨立自主
符合人類追求自由的天性
By 蔡丁貴
[ Click for Article Power Point ]

歡喜播種 歡迎收割
蔡丁貴
「公投護台灣聯盟」總召集人

「台灣獨立建國運動」是台灣人追求獨立自主的神聖運動,符合人類追求自由的天性。台灣歷史上,不論統治的外來政權如何更迭,台灣人淪為奴隸的地位一直沒有得到本質上的改變。不論在不同年代,這個運動使用的名稱是甚麼,台灣人要完成的運動目標就是要「出頭天、做主人」。

近年來,經過歷次的人民非暴力抗爭與犧牲,台灣獨立建國運動的成果豐碩,打開了建立台灣民主體制的空間。有1979年的美麗島高雄起義, 才有1987年流亡政府軍事戒嚴的解除,但是付出了鄭南榕、詹益樺、林義雄母親與雙胞胎、及陳文成教授等等前輩的生命;有1990年3月的「野百合學生運動」、4月為「廢除國大、直選總統」而癱瘓台北火車站的非暴力抗爭,才廢止了萬年國會,也才有1996年的總統直選;有了1991年的「反閱兵、廢惡法」之「廢除刑法第100條」在台大醫學院基礎教學大樓的非暴力抗爭行動,才進一步保障了「台獨言論及結社權」。台獨份子從1960-70年代的少數一小撮人,到了2000年的年代讓民進黨取得執政的機會,2004年又以「百萬人手牽手護台灣」的大型活動,克服了初次執政瑕疵引起的民眾不滿而讓民進黨連任成功。這是台灣獨立建國運動在台灣社會市場的快速「成長期」。

2000年到2008年民進黨執政期間,台灣本土文化教育得到比較合理的發展空間,政治領袖也回應台灣人獨立自主的期待,造成台灣人自我認同的比例逐年上升,台灣人的國家認同比例已經從1991年的17.6%成長到2011年的54.2%,就可以知道台灣獨立建國的市場是廣大的。這可以說是台灣獨立建國運動的「培育期」

有2008年以後,民進黨的總統大選及立法委員等全台性的選舉都不順利,民進黨內部開始質疑台灣獨立建國的市場佔有率,認為光靠台灣獨立建國的理念,不足以得到過半公民的支持,也認為支持台灣獨立建國理念的支持者,在選舉的政治版圖上也沒有其他的選擇,而得到一個似是而非的結論,要能夠贏得過半的選票必須採取爭取中間選民的策略,閉口不談台灣的未來。荒謬的是,一個主張「終極統一」之中國黨的總統候選人,反倒過來以欺騙的手法說出:「燒成灰也是台灣人」、「台灣的未來由2300萬台灣人共同決定」而贏得總統大選。2012年民進黨再一次的總統與立委選舉,即使提出再多的「和而不同,同而不和」、「台灣共識」、「現在決定未來」,都沒有辦法彌補「中華民國是台灣,台灣是中華民國」這句話對台灣獨立建國運動支持者所造成的傷害。這是台灣獨立建國運動的「迷路期」。

2008年及2012年兩次都選輸了,有人說「台灣獨立建國沒有市場」,有人說「台獨沒有市場已經是常識」。台獨如果沒有市場,民進黨與台聯黨就不可能分別有40席及3席的立委。2012年蔡英文只得到609萬的選票,有兩種可能。一種是中間選民還是不相信民進黨,另外一個可能就是台灣獨立建國運動的支持者也不相信民進黨。所以,台灣獨立建國的市場占有率確實有變化,是沒有成長?還是已經流失?就看從哪個角度來切入。

從一個商品在市場的佔有率檢驗政治社會運動的成果是實際可行的科學方法。公投盟對台灣社會現況的看法是,「台灣獨立建國」的市場佔有率在民進黨經過兩次的中央執政之後沒有明顯的持續成長,市場占有率有逐漸流失的趨勢,但絕對不是「台灣獨立建國已經沒有市場」。主要的原因有三;第一是劣質的台灣獨立建國理論的瑕疵品充斥市場;第二是台灣獨立建國論述的產品內容沒有提升而優質化;及第三,缺乏正確積極的行銷策略等等所造成的。簡單一句話,台灣獨立建國運動市場開發的潛力無窮。

第一,台灣獨立建國運動就是「台灣民族獨立,住民自決建國」的台灣民族自我解放運動台灣獨立建國運動不是要反對「一中」。國際社會共識的「一中」就是「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的唯一合法代表」。我們也認同這樣的共識。我們反對中國所主張的「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我們反對「中國國民黨出賣台灣」,我們反對「中國要併吞台灣」,我們反對「中國共產黨要統一台灣」。台灣獨立建國運動就是要在台灣終結流亡政府殖民體制,建立一個新而民主法治的體制。面對國際社會,「台灣獨立建國運動」的正確內容,就是台灣民族推翻中華民族各種壓迫而完成「台灣民族獨立」自主;透過國際社會監督,舉辦「住民自決」的公民投票而完成「建國」的程序。這不是經過一次1996年的總統直選,台灣就會自動變成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

第二,台灣立建國運動就是要建立合乎公平正義的制度與政策的草根公民運動台灣獨立建國運動的面向很多元。在台灣內部,在殖民統治之下,我們「反對核四續建」就是反殖民獨裁與剝削;我們要求「釋放阿扁總統」就是要打破司法獨裁,終結政治迫害;「反對媒體併購」就是要「終結媒體壟斷」,恢復媒體第四權的社會監督功能;「要求所有學生比照軍公教子女得到教育補助」就是為了確保教育機會的公平正義;「支持退休年金制度不得歧視農漁勞工基層經濟弱勢族群」就是要求整體經濟所得分配必須維持社會公平正義,可以照顧弱勢族群,等等。台灣獨立建國運動的內容就是落實在這些公平正義的制度裡面。

第三,台灣獨立建國運動就是非暴力抗爭人民革命運動台灣獨立建國運動不必採取軍事武裝革命,也不只是選舉投票運動,而是平常期間對不公不義體制的非暴力人民革命運動,以解決人民生活的痛苦而贏得民眾的認同,到選舉時轉化文以選跳來表示對運動的支持。

台灣應該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但還不是。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Taiwan is our country),但台灣還不是一個主權國(Sovereign state)。台灣獨立建國運動需要台灣人民勇敢地說出我們內心「當家做主」的長期願望,利用早期運動前輩爭取到的言論自由空間,繼續勇敢的走出來打破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等不公不義的各種壓迫。這就是最好的行銷策略。非暴力抗爭是一個實際可行的安全運動方法 。

本土政黨在選舉的時候得票無法超越過半,而無法造成更明顯的社會體制改變,令人失望。但這個現象不是台灣獨立建國沒有市場,反而是本土政黨對運動的理念缺乏認同,疏於宣傳,而造成民眾對本土政黨的疏離感,從2000年82%的投票率,一路下降,2004年80%,2008年76%,到2012年僅剩72%。是既有認同的顧客流失。對「台灣獨立建國」的商品來說,如果劣質商品充斥市場,加上對正字招牌的商品宣傳不力,甚至遭受「統一」商品惡意加以扭曲抹黑卻置之不理,甚至語多曖昧、含混其詞,損失的不是「台灣獨立建國」的商品本身,而是原來認同的忠誠顧客拋棄這個代言政黨而去,新的台灣獨立建國代言政黨勢必會取而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