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絕對的政治道德沒有革新版
By 江建祥

轉載自 南方快報 - 江建祥專欄

新潮流必須明白:絕對的政治道德沒有革新版

在正義與邪惡爭戰的過程中,維持中立絕對不是一個選項;一個人如果不選擇追求真理,站在正義的這一邊,那麼,所剩下的選項就是與邪惡同流合污。

騎牆派和西瓜派表面上似乎與儒家講述的中庸之道相謀和,其實不然。儒家講的中庸,其主旨在於修養人性,其中包括博學、審問、慎思、明辨與篤行的學習方式,以及尊重君臣、父子、夫婦、昆弟和朋友等倫理的做人規範。儒家的中庸之道所追求的是修養的最高境界,也就是至誠與至德,和一般人所理解的「中立」或「平庸」大相徑庭。

民進黨裏的新潮流派系,由於立場的模糊和中心思想的匱乏,一向是黨內最受人矚目並時遭批判的一小撮人。這些人假藉著改革、多元之名,實際上是在摒棄起初獨立建國的崇高信念,遂行選舉造勢和政治版塊擴張的勾當。近日深綠媒體發起一波連署,點名要拆十一位新潮流人士的「政治舞台」。被點名的有主張應該不計後果集體反擊的,也有自命清高,竟然用「忠言逆耳」來形容自己對內的鞭撻忠良,和對外向寇仇的搖尾示好。

在尊重人民選擇權的自由民主和剝奪人民決定權的專制獨裁之間,只有「是」與「非」,那來的「中立」、「中庸」還是「中間路線」?選擇拋棄容許台灣人有權決定自己前途的獨立信念,轉而出賣自己的靈魂和國格,以換取所謂「務實並合乎經濟發展利益」的終極統一,就是新潮流所標榜的改革中間路線,是一種政治自殺的蠢行。在商品的發展過程中,有所謂的new and improved version(革新版),在道德領域內,美德就是美德,對合乎絕對標準的美德加以改變,其結果不是革新版的美德,而是向邪惡靠攏的敗壞頹萎。

這些倡言改革修正路線的新潮流人士及附和份子,誤以為他們的向中間靠攏可以達到擴大社會支持度的目的,實際上,他們錯估了台灣社會族群對立的因素,當他們為了短暫、世俗的政治利益而背叛了自己的「初戀」(也就是原本的獨立建國熱忱),那些講話捲舌的人種,雖然在目前會為他們的背叛行為鼓掌,甚或拍案叫絕,到了投票的時候,票還是投給他們的族類。沈富雄、羅文嘉和段宜康顯然沒有從過去的選舉挫敗裏學到應得得教訓!

新潮流裏以改革務實自許的人,替民進黨內堅持傳統民主、獨立、自決理念的人,戴上了在道德相對論邪說橫流的社會裏最惡毒的帽子──「極端的基本教義派」。殊不知,這些所謂的基本教義派是民進黨之所以還是民進黨,之所以還可以得到台灣人支持的唯一理由。如果民進黨喪失了原本的基本教義,也和中國國民黨或親民黨一樣走上與匪和解共生的道路,民進黨便完全失去了存在的必要。試問,在一個黨產上億的終極統一黨,和另一個黨產呈現赤字,連貸款的信用都有問題的終極統一黨之間做選擇,需要很多腦力嗎?

合乎真理的「非友即敵」與「非敵即友」

耶穌說:「不與我相合的,就是敵我的」。換言之,祂是說:這是一場正義與邪惡的戰爭,不存在所謂的中立,如果你不站在正義的這邊,你就是正義的敵人,如果你不是並肩作戰的盟友,你就是扯後腿的敵人或叛徒。使徒約翰也曾感慨地說:「他們從我們中間出去,卻不是屬我們的;若是屬我們的,就必仍舊與我們同在;他們出去,顯明都不是屬我們的」。

這些所謂務實改革的新潮流人士,雖面對台灣人批判的隆隆炮轟,卻仍堅持他們的肉體需要暫時逗留在民進黨內,可是,他們的心早已經不在民進黨裏了。這恰好證明他們本來就不屬於堅持台灣主體意識的我們這一群,如果他們是,他們就不會以務實、革新等口號來遂行不惜犧牲主權的「通」匪和「資」匪勾當。凡不與我們繼續對抗邪惡共產侵略,槍口轉而對內的,就是違背正義的叛徒,就是我們的敵人!

使徒約翰看到一個他不認識的人奉耶穌的名在趕鬼,就禁止他,因為這人不和他一樣是跟從耶穌的門徒。耶穌對約翰說:「不要禁止他,因為沒有人奉我名行異能,能倒過來輕易毀謗我;因為不敵擋你們的,就是幫助你們的。」

民進黨的主流核心之外,多的是奉民主之名,在努力推動台灣獨立建國的志士,民進黨過去常常犯的一個錯,就是選舉到了便莫名其妙地和這些獨派人士搶台獨的「正宗嫡派」好兌現選票,一旦選舉結束就讓這些精英獨挑建國的大樑,自己卻轉而擁抱「中華民國」這個代表權力來源的圖騰。

台灣的政治文化向來以選舉為依歸。明顯的例子是,北高市長選舉結束之後,那些打擊馬英九不遺餘力的謝系子弟,似乎失去了原本的動機,已經讓漂亮的揭弊停歇了數日。目前,所有對立委選舉或總統提名有所盤算的政治人都卯足了勁在為選舉做籌畫。

在這種割喉式的政治競爭過程裏,各種權謀運作處處可見。蘇修共業唐突地對馬英九的褒揚和示好,以及新潮流系頻頻透過媒體所表演的政治秀,只是一些小開端而已,激烈慷慨的精彩演出還在後頭。在此要懇求民進黨內有智慧和政治良心的人要切記「不敵擋你們的,就是幫助你們的」這句話,要知道,選舉是一時的,而台灣人的民主與前途自決是永久的。

2006.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