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詹益樺最後的吶喊:
從我身上跨過去!
◎ 陳中安

今年二月初,我與朋友到嘉義拜訪了全台第一座二二八紀念碑的設計者畫家詹三原先生。詹先生帶著我們到工作室裡看了兩幅油畫:一是一九八九年鄭南榕先生出殯時掛在靈車上的畫像;另一幅是出殯當天詹益樺自焚像。
當時護守著鄭南榕靈車的詹三原先生說,二十四年前的五月十九日,在中山南路轉彎後介壽路(凱道)的現場,「當我們要走到重慶南路時,已有拒馬圍在那裡,他們不讓我們靠近總統府。你們知道他做了什麼嗎?」故事的暫停,彷彿預告令人鼻酸的結局:「阿樺揹著一桶汽油,衝上前點燃後,趴在拒馬上面,喊著:『從我身上跨過去、從我身上跨過去』…」
詹三原先生後來還帶我們到竹崎親水公園詹益樺銅像前,我看著碑文中敘述著一個樸實、平凡、深刻且滿懷著對台灣的愛,並真實地實踐在生命中的人。同樣身為基督徒,我感受到在台灣民主化過程中,阿樺不僅僅是一個美好種子的慕道者,更是一個實踐者;不只短短存在幾分鐘,而是將精神透過這句「從我身上跨過去」深植在我心中。
阿樺也是一個基層社會運動者。聽過詹三原先生講述的這段歷史後,我開始注意、閱讀詹益樺的許多資料,尤其一九八八年五二○農運時,他拆下立法院的招牌,令我印象最為深刻。剛從大學畢業的我,最近有幸幫忙了全國關廠工人連線抗爭,才發現早在十六年前,曾茂興先生,另一個陌生的名字,就曾經帶領著這群關廠工人力爭公義。也許,從事基層運動的人注定要被遺忘?我難免這麼想著;卻也想到,那也是詹益樺、曾茂興他們偉大的地方:堅持理想,願意犧牲。
而阿樺更令我感動的是,在他一份手稿後面寫著︰「我自訂一個方向。跌倒成為弱者的人,我站立那個地方扶起他。」這段話,便是在我感到無力時鼓勵的力量,因此使我有機會去看清自己原來也可以站在基層,和弱者一起奮鬥。
一九八九年五月阿樺自焚;同年年底,我悄悄地來到這個世界上。而因為他的犧牲,使得我往後的幾年甚至到現在,都可以從他的身上跨過去、享受自由的空氣。我想,那是阿樺送給我的最大禮物。
(作者為中原大學畢業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