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228消失的美術菁英-陳澄波

上海時期的陳澄波在得意之作〔清流〕前,留下這張戴法蘭西帽,轉頭側坐在藤椅上的照片。因攝影師刻意採取仰視的角度,使陳澄波的神態顯得更意氣風發。

 

〔自畫像〕 1927 畫布.油彩 41×31.5 cm

清瘦的臉龐有著生澀的表情,眼神卻堅定無比。大大的寬邊帽與背景的圖案,不禁令人聯想到梵谷的作品〔向日葵〕及同樣戴著寬邊帽的自畫像。陳澄波生前對梵谷的筆觸與筆法非常推崇,期待自己能予以消化運用之後畫出創新的東洋畫風。

 

〔夏日街景〕 1927 畫布.油彩 79×98 cm 第8回帝展入選

這是陳澄波第二次入選帝展的作品。左邊大樹與橫向的陰影打破前景幾乎占掉畫面三分一的空白地面,成為有趣而大膽的空間構圖。大樹陰影的外緣弧線又和中間直立的電線桿及點景的人物,共同引導觀者一起走向深邃有緻的遠景。濃綠的樹葉襯托耀眼的黃色大地,天上的雲層逐漸堆疊,交織出屬於南台灣盛夏時節熱氣昇騰,眾生渴求清涼寧靜的交響曲。

 

〔嘉義街外〕 1927 畫布.油彩 64×53 cm

另一件同樣名稱的作品〔嘉義街外〕於前一年入選第七回帝展,使陳澄波不負眾望成為第一位入選帝展西洋畫科的台灣人,從此被尊稱為「先生」而非「陳君」,惜原作不知去向,只能於展覽的圖錄中回味。本作地點同一,但取景拉近,前一年畫中正在進行的馬路的建設工程,這回已經完成,景象煥然一新。筆直的道路通往綠意盎然的遠景從而銜接湛藍的天空,相互映照,近景的雞群與人物或於樹蔭下行走,或撐傘於左側路邊,畫面處理得清爽亮麗。

 

〔嘉義街外〕 1926 畫布.油彩 第7回帝展入選

 

〔清流〕 1929 畫布.油彩 72.5×60.5 cm 第3回台展無鑑查

陳澄波旅居上海期間完成此作,他先取名為〔清流〕參加中華民國第1屆全國美術展覽會,接著改為〔西湖斷橋ノ殘雪〕(西湖斷橋之殘雪),再送件至第三回台灣美術展覽會而獲得無鑑查的資格。畫面上以黃褐為主色調,搭配枯枝上稍許的綠意,透露畫家繪於乍暖還寒的季節。成雙成對的伴侶,暗示了古老傳說中白蛇與許仙的愛情故事。

 

〔祖母像〕 1930 畫布.油彩 60.5×50 cm

因父親改娶,陳澄波3歲至13歲的成長期由販賣花生油及雜糧的祖母林氏撫養。1930年從上海返鄉探親之際,陳澄波特別為幼時對自己寵愛有加,如今已屆88歲高齡的祖母畫像。背景的大紅色與主體沈穩的褐色調,傳達陳澄波對至親的眷戀與尊崇。林氏手持涼扇著樸素的大祹衫,雙唇緊閉與眉頭深鎖的形象訴說其清苦堅毅的一生。

 

〔我的家庭〕 1931 畫布.油彩 91×116.5 cm

1930年夏天,戀家的陳澄波好不容易把妻子與兒女接到上海一同居住, 1932年一二八事變發生,日本當局命令撤僑,不得已只好將家人匆匆送返台灣。在長子陳重光的回憶裡,那是一段甜蜜的家庭生活。圓圓的桌面有信件、書籍、硯台、毛筆等,相關的位置描繪得十分清楚,故而乍看以為畫面是屬於俯視的角度,但中間女主人卻是前視的畫法,像這樣移動性的角度透視是陳澄波繪畫的重要特色之一。此外,個別人物的陰影描繪,也強化了畫面的不穩定性。

 

〔淡水中學〕 1936 畫布.油彩 91×116.5 cm

此作原名〔岡〕,入選第十回台灣美術展覽會。從前景到中景阡陌縱橫、農舍儼然,畫面在陳澄波循序漸進,有條不紊的整理之下,逐漸導向遠景山坡上的主題─淡水中學及其著名的八角塔。淡水附近含混西洋與漢文化的異國風味是陳澄波外出寫生的重要題材,也是台籍前輩畫家一貫熱中採擷的景點。

 

〔嘉義公園〕 1937 畫布.油彩 120×162 cm

戰鼓催逼,時局緊張的這一年,陳澄波留下此有如人間仙境般的祥和曼妙之作,與其說是他個人獨特的繪畫性格之表現,不如說適值戰雲翻捲,人心惶惶之際他所期待賦予的一方的心靈淨土。陳澄波的作品有奔放率性的揮灑,也有綿密敘寫的抒發,這幅〔嘉義公園〕乃屬於後者。

 

〔長榮女中校園一景〕 1940-1944 畫布.油彩 31.5×41 cm

以正在辛勤勞動的女學生為主題,建築物退後成為背景,有別於他以往錯落有致,躍然生動的人物點景,此畫中勤奮掃除的女學生幾乎是以整齊畫一、平均分佈的形式排列,鳳凰木沿著畫面的邊緣所圍出的封閉性空間,加上整個畫面陰暗深沈的濃綠色調,烘托出台灣學生的戰時生活猶如軍訓紀律般的不由自主,令人窒息的圖像。

 

〔雨後淡水〕 1944 畫布.油彩 45.5×53 cm

創作年代已是戰爭末期,日本的戰況頻頻失利,形勢逆轉,死傷嚴重。不同於李澤藩與翁崑德兩位於1938年所描繪送出征時熱鬧喧嘩的景象,陳澄波將這件作品取名為〔雨後淡水〕,加上右下角的「送出征」的人群,頗有幾分時局傾斜的暗示,尤其白色的從軍幡旗與遠行的人群令人聯想起喪葬出殯的行列,茫茫穹蒼中牽引出陣陣淒涼與憂傷的曲調。

 

〔慶祝日〕 1946 畫布.油彩 72.5×60.5 cm

1946年10月舉行第一屆省展,陳澄波推出〔慶祝日〕、〔兒童樂園〕兩件充滿歡樂氣息的作品,以及象徵努力建設的〔製材工廠〕。〔慶祝日〕畫作中警察局兼廣播電台屋頂上的大面國旗迎風飄揚,對應的右下角有販賣國旗的攤子,街道上人人手持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扶老攜幼趕著前往參加盛會,畫作將台灣人「回歸祖國」歡欣鼓舞的心情表露無遺。

 

〔玉山積雪〕 1947 畫布.油彩 24×33 cm

據陳重光敘述,兒時晴朗之日可從故居蘭井街251號遠眺玉山。破曉時分,蟄伏東方的太陽即將升起,光線緩緩逼進,芭蕉首當其衝全然沐浴在金黃色的光芒中,玉山皚皚積雪於黝黝的天地間閃閃發亮。這是陳澄波於1947年2月所完成的最後遺作,是否有感而發?抑或純粹的即興之作?然月底228事件爆發,作為和平談判的使者陳澄波反而遭到自身所熱愛的「祖國」公開槍決,以儆效尤,望畫令人不勝慨嘆。

 

〔嘉義公園〕 1937畫布.油彩 60.5×72.5cm

2002年以高於估價4倍約2416萬元台幣成交,創台灣油畫家最高價紀錄。

 

〔淡水〕 1935 畫布.油彩 91.5×116.5 cm

2006年成交價約1.5億元台幣,刷新台灣畫家油畫拍賣紀錄。

 

〔淡水夕照〕 1930年代 畫布.油彩 91.5×116.5cm

2007年成交價約2.12億元台幣,刷新陳澄波油畫拍賣最高價,自然也是台灣畫家油畫拍賣最高價。

 

今天上台灣美術,看這張投影片,請一個志願的學生念這段文字:

屍體不准我們馬上收回去,放在那裏示眾,到下午四、五點的時侯,才獲准去收。要擡爸爸回來,連擔架都借不到,找了幾家相熟的醫院都不敢借,只好用門扇板,和幾個叔叔一起去擡回來。出殯自然也很悽慘,除了爸爸幾個兄弟之外,大家都不敢出來,出殯當天大約每二十分鐘就有兵士帶著槍、乘卡車出來巡邏,我媽媽怕我們兄弟有意外,連送到墓地都不讓我們去。
---陳重光口述,摘自《嘉義驛前二二八》

 

花了些時間講述陳澄波的事蹟和畫作,最後讓學生在學習單上勾選這則開放性問題的答案:

陳澄波畫作拍賣的價格近年不斷刷新飆高,你認為最重要的原因是:
□陳澄波傳奇卻令人欷噓的一生 □畫作富饒台灣鄉土的色彩兼具獨特的個人風格 □市場炒作的效果 □其他_____________

靈位左起潘英哲、盧炳欽、潘木枝、柯麟、陳澄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