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由「託古改制」轉移到「脫古改新」
建立「新時代台灣人」
By 李登輝

WIMI | 獨立媒體 http://www.twimi.net (轉貼請保留此連結)
前總統李登輝校園演講邀約絡繹不絕,從南到北幾乎每二週就有一場,李登輝與學生的互動

­也常擦出火花,尤其是碰到中國來的交換生,對談總是精采無比,李登輝的領袖特質也在演­講中展露無疑。今天(5/22)應
師範大學「通識教育講座」邀約,以新時代台灣人│我的「脫古改新」為題進行演講。

李登輝表示,在座的學生可以說是國家未來推動教育工程的重要菁英,更是台灣未來的希望­,尤其是處於新時代的考驗當中,年青的同學要如何準備自己,將來為人師表,教育未來的­下一代,各位所肩負的責任,是神聖的、是任重道遠的!他希望同學在校學習期間,一定要­有自我超越,擔負起新時代使命的精神,把屬於年青人對國家社會應有的態度與作為,以一­個新的觀念,正確的傳授給我們的下一代。而建立起一個正確的認同觀念,他認為,這應該­是當前年青人首要體認的課題。

李登輝認為,「台灣人」之所以能夠再度建立「身分認同」,是外來政權統治下的產品,換­言之,也就是外來政權刺激了台灣人,讓台灣人有機會確立自己是「一個獨立的〈台灣人〉­」的絕對意識,這是了解自己處於日本人與中國人的兩種生命形式、兩種世界、兩種時代的­邊緣人意識。如果進一步解釋這種意識,就是認定自己乃是過去與未來連鎖的新一環,而且­把未來從過去拯救出來的新思維,否認過去,建立新的未來。而這種「新思維」,指的就是­「一個獨立的〈台灣人〉」,從自己內部產生追求自主的動力;也就是以台灣人為中心的個­人主義,首先必須確立台灣的存在,才能進一步救台灣。這種「新時代台灣人」所特有的力­量,就是台灣人要求當家作主,要求民主改革的集體民意。

李登輝認為,中國法統的「託古改制」,顯然已經不為近代民主化潮流所接受,對台灣而言­,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全新的改革方向。於是,登○提出「脫古改新」的新思維,作為改革­的方向。「脫古改新」的目的,就在切斷「託古改制」餘毒的亞洲價值,擺脫「一個中國」­、「中國法統」約束,開拓台灣成為具有主體性的民主國家。台灣要「脫古改新」,必須分­別處理台灣本身的問題,以及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問題。他說,台灣民主改革的完成、新­文化的建立,以及與中國關係的釐清,就是由「託古改制」轉移到「脫古改新」的過程,達­成否定「亞洲價值」目標,建立「新時代台灣人」的新概念;也就是一切價值的價值轉換之­實現。

與學生對談時除了政治、經濟議題,學生對李登輝如何養身也很好奇,李登輝說,他的身體­謝謝母親對他的照顧,他說母親很疼他,小時一直照顧他,他很早過世,我的身體好要感謝­母親照顧,年輕時給我注意吃、關心。但他對母親說『你溺愛我我會墮落,我要離開家裡』­所以他我12歲就離開家裡,他認為當時如果繼續被溺愛的話,就不會有現在的李登輝。他­也提點學生,把自己要建立起來,要非常有智慧,要磨練自己,忍耐、刻苦,不要驕傲。他­說,,中學的時候,每天早上洗廁所,試驗自己有沒有辦法做到什麼程度,把自己建立起來­耐心,把自己的自我壓下來,怎麼樣困難的事情也可以做,修練自己本身很好的做法。

師範大學在李登輝初中時期名為『高等學校』,75前他中學沒有畢業就來考高等學校,他­談到當時的學校生活對他影響最大的三本書,湯瑪斯•卡萊爾的《衣裳哲學》、倉田百三的­《出家及其弟子》、哥德的《浮士德》 ,尤其是湯瑪斯•卡萊爾的《衣裳哲學》到現在他都還保留在家裡,他覺得這本書非常有意­義,有時間都還會拿出來看看。他在高校念了二年半左右的期間念了日本出版的書約有70­0本,學校的書反而看的少,在高校讀書這近三年對來他說幫助很多,也是他一生覺得很榮­耀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