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在1995年底到1996年三月那段時日,中國以沿海軍事演習和試射飛彈野蠻地威脅台灣。中國的野蠻使得中華民國做為一個「主權國家」的危機變得更加顯著。就從那個時候我開始思考並研究台灣的國家主權的問題。1996年夏天我的研究「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一文發表以來,有許多朋友和台灣民族民主運動界的同志給我不少肯定的回應與鼓勵,並給我一些很有建設性的意見,使我能夠知道這篇文章包含著幾個有待再深入研究的問題,以及幾段可能引起誤解的敘述方式。他們的熱心促使我認真地進行並完成了後續的研究工作-「再論台灣的主權」。對這些朋友和同志,我在此表示誠摯的感謝。

台灣到底是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 對這個問題,許多人都自認為已有確定不移的、肯定或否定的主張。然而我們卻發現,那些主張「台灣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的人,可能陷入一種矛盾;而那些主張「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的人,也可能陷入另一種矛盾。為什麼? 又如果這兩種相反的主張都可能陷入某種矛盾,那麼,台灣的主權的真、真象是什麼? 而中華民國又是如何? 我要探討這些問題,希望能夠獲得它們的真、真象、真理,以期消除這些矛盾。

我要研究這些問題,不是因為偏愛純理論的探討或繁瑣理論的遊戲,而是因為它更關係著實踐的事-台灣人民的民族形塑、民族獨立、民族發展、國家認同以及國家建構的事業。理論本身不能實踐什麼,但是理論一旦掌握群眾,也會變成實踐的力量;理論只要能夠說服人,就能掌握群眾;而理論只要徹底,就能夠說服人;而所謂徹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就是求真。

此外我也很希望能夠藉著研究這些問題,對提昇台灣民主與民族運動的理論的科學水平,以及在台灣人民追求真和真理的文化道路上,做出一點貢獻。真(真象、真理)就是全部,真(真象、真理)存在於整體;而全部、整體(Das Ganze, Die Totalität)就是經由其自身的發展而體現出來的本質。

這種要求理論與實踐的合一,是受到一句在哲學史上具有革命性意義的話所啟發的:「向來的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然而哲學更為重要的任務是,為社會-歷史的進步,改變世界的現狀。」

像「台灣的主權」這樣複雜的、又會引起全然對立的主張、又會使這些主張陷入自我矛盾的一個題目,是不能用一些像「國家四要素」或「建立主權國家的所謂宣示說與存在說」等之類的簡單論証方法,獲得它的真理的。為此我將與李鴻禧教授、陳隆志教授、學者團體、民進黨的幾位政治菁英施明德、姚嘉文、陳水扁、游盈隆、徐國勇等所代表的觀點和主張進行對話、論辯和辯正。

關於台灣主權問題的研究,我的研究所使用的兩個概念-「內部主權」和「外部主權」,以及我的研究方法-辯証法,直到現在在台灣都還沒有研究者運用過,這就使得我的文章讀起來有些困難。這誠然是一種不利,但是對此我沒有別的辦法,我只有事先向真誠追求真理的讀者們指出這一點。

在這一篇序言裡若事先說出我的研究結論,是不適當的。讀者們若急於或只想知道我的研究的結論,那麼我很擔心,他們會不瞭解或者誤解我的觀點,以致於只抓住他們自己贊同的或者不贊同的片面結論。如果有讀者從我的文章裡讀出我的結論是「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或「中華民國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等等這樣簡單的主張或陳述,那麼,一方面我的研究就沒有一點科學的創見與價值,另方面他們這樣的閱讀方法是很可惜的,因為他們並沒有很好地瞭解、或者在很大的程度上誤解我的觀點。

讀者們若要知道我的不同於許多學者、專家和政治菁英們所代表的、所謂的主流觀點或大多數人的共識的研究結論,那或許就需要一點點耐心,跟隨著我的研究與推論的過程,才能夠正確瞭解我的研究所要傳達的思想。

在追求科學與真理的道路上沒有簡單的捷徑,只有不畏勞苦沿著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到達山峰的頂點。

不過對那些把中華民國當做所謂的最大公約數的民進黨當權新貴、那些已經大大失去昔日中華民國黨國特權的舊朝人物、那些把中華民國當做不能或不得被改變的圖騰而膜拜的信徒,以及那些對中華民國魂牽夢繫的文人雅士,我們則要指出中華民國的真實面貌,指出台灣人民在當前面臨的困境以及困境的根源:

「一個日趨沒落的中華民國,它也是一個逐漸失去生命力的國家,而另一個能夠起(取)而代之的新國家卻尚未誕生,台灣民族也尚未獲得明確的民族獨立。一個現代的民族,只要還沒有獲得民族獨立,還沒有建立自己的獨立國家,歷史地看來,就甚至不能比較嚴肅而深刻地討論社會、政治、文化、經濟、外交等等的問題,也不能為整個社會確立比較長遠的發展計劃。」

同時我們也要指出,困境當前,出路何在:

「在辯証法看來,台灣與中華民國兩者對立的狀態,一直都處在不斷的變化中。在這個變化中,中華民國目前在表面上看來似乎仍然堅固,但是它的體質卻已經是一個傾向衰亡的東西。相反,台灣,那怕它在現時看來似乎還不怎麼顯著,卻是一個正在產生的、正在向上茁壯發展的東西。台灣,代表一個向前進展的、代表著未來的、具有社會-歷史進步意義的力量,不管一切表面的偶然性,也不管一切暫時的困難、甚至倒退,終究會成為歷史的必然。這個社會-歷史的必然性力量,在已經意識到這種社會力和歷史必然性的人們持續不懈的行動裡,終究會給自己開闢出一條道路。這一條道路就是形塑一個新民族,建立一個新國家-台灣國。這是台灣人民所面臨的困境的出路,儘管這條道路仍然非常崎嶇艱辛。」
== == == == ==

我的兩篇研究:第一篇「台灣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的初版已於1996年在報紙和雜誌上刊載,現在這一篇是2004年第3版;第二篇「再論台灣的主權」是在2005年初完成的。我知道,這兩篇長文章不容易找到適當的刊登園地,所以我在2005年元月底/二月初的時候就把它們先寄給幾位朋友和同志。

不久我就接到來自「現代文化基金會」和「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的回應。首先「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的刊物「共和國」的執行編輯黃淑惠君立即把這兩篇文章放到「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的網站。接著「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的主席黃昭堂教授慨然表示要以「現代文化基金會」的力量出版我的著作,並且也要為這兩篇文章的出版寫一篇序。

陳儀深教授,現任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兼台灣北社副社長,在學術研究的領域和政治實踐上表現都非常優異;他更關注台灣的主權問題,也答應為我寫一篇序

此外,我一位自從1970年代歐洲台灣人政治運動時期至今的同志蔡文亮教授,現任國立高雄師範大學化學系的系主任,過去以自然科學研究者的身份參與台灣民族民主運動,現在他以指導研究生那種非常嚴謹的態度閱讀我的作品,並給我提供建設性的意見、指正和鼓勵。他是一位能夠對人文社會科學的著作做出創造性詮釋的自然科學家;他也為我這兩篇文章寫一篇序。

對她/他們的辛勞與幫助我在此謹表誠摯的感謝。

=================
台北2005.04.05.
==============================

「台灣主權的論述與辯正」 目錄

黃昭堂 序
陳儀深 序
蔡文亮 序
張英哲 自序
第一篇 台灣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
1 一致認為是主權獨立的國家
2 問題的提法
3 主權的概念
4 內部主權和外部主權兩者的相互關係、主權國家
5 主權國家指內外主權皆備
6 台灣的主權問題
7 台灣主權國尚未誕生
8 建立台灣新主權國家
第二篇 再論台灣的主權
1 前言-主權與主權國家
2 主張「台灣(還)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的人可能陷入一種矛盾
3 主張「台灣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的人也可能陷入另一種矛盾
4 民進黨黨綱剖析
5 國家名號的主權本質
6 台灣加入聯合國運動的國家主權意義
7 建立主權國家的所謂「要素說」辯正
8 建立主權國家的所謂「宣示說」與「存在說」辯正
9 真,真象,真理存在於整体 (社會-政治事實的歷史辯証)
10 台灣與中華民國的歷史關係
11 中華民國正當性的貧困與沒落
12 台灣與中華民國的國家主權辯証
13 困境當前,出路何在?


http://newtalk.tw/blog_read.php?oid=4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