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吳伯雄涉嫌劉邦友血案
我們怎能承認中華民國是台灣呢?
轉載自 台灣e新聞

絕命追殺令,記者蒙難記

我叫陳緩荷,資深新聞工作者,國立台灣大學畢業(1980),香港中文大學研究所,分別在台北 長庚醫院,臺大醫學院,世界衛生組織(WHO),台灣資策會(III)擔任工程師,曾經在香港信報,香港經濟日報,台灣時報週刊,工商時報,獨家報導,擔任專欄作家。
國民黨副主席吳伯雄涉嫌劉邦友血案,此事經由前法務部長廖正豪調查有案,因我是劉邦友 血案重大線索,據知情人士透露,吳伯雄派人追殺我.吳伯雄曾擔任內政部長十年,他利用在警政 系統的良好關係對付我。

  1997年5月和7月我分別向法務部長廖正 豪陳情.法務部展開調查.調查顯示,我被追殺的案子已成為劉邦友血案的重大線索.1996年 11月21日,桃園縣長劉邦友任內在官邸被殺害,同時殺害的還有另外7人,此案至今懸而未破 ,根據1999年11月22日中國時報記者李作平報導,劉案的兇手是警察。國際知名刑事鑑識專家李昌鈺博士說"就是他(吳伯雄)幹的.".李昌鈺說李登輝不要破.

  台灣總統李登輝 關心劉邦友血案,將其列為最重大案件,本人也受到保護.但是1998年7月,法務部長廖正豪 卸任後,我的安全保障就沒有了.1998年8月初即有人找上住處,我在住所天主教會險遭不幸 ;1998年8月11日,在台北榮民總醫院遭險境,得到蔣仲苓國防部長協助,1998年8月 15日我在北台聯合報被挾持;1998年8月19日我被跟蹤到台大宿舍,李鴻禧教授報警送我 離開;1998年10月12日我到台南避難,接待我的友人王群光,蔡賽美受到外界壓力,在連 戰副總統官邸的警衛協助我離開.1998年10月16日我住處友人陳偉德告知受到外界壓力, 限我3日內離開;1998年12月5日我到信義分局筆錄說吳伯雄要追殺我,當天即有人到我住 所以恐嚇語氣說話;1998年12月7日內政部長黃主文說他處理了。

   2000年2月2日在立委施明德助理陳涓淇陪我同前往台北刑事警察局筆錄,被刑事警員挾持不讓我離開,並且由信義分局扣留準備遣送出境,後來由大馬友誼中心代表Dr.YusofAhmad協助,由友人王兆億交保離開。之後房東說警員多次到我住處找我,友人向我透露警員向 他們打聽我的行蹤,要通缉我,將我遣送出境.2000年3月7日友人告知警方到我住處要人, 我應找個地方避一避;2000年3月8日,我去世貿向波蘭駐台官員求助,我的行蹤明顯受到監 視。

  2000年3月底,我向內政部長黃主文投訴我的安全顧慮,黃主 文對我說要我不要到處亂跑就沒事.2000年4月18日我被台北信義分局警員楊培雄,Ada m和黃美慧挾持(在台北市敦化北路102號馬航公司前門,時間下午二時半)並拘留(沒有公文 ),根據台灣拘留法,任何外國人被拘留15天即應有權免於繼續拘留,此外,在我被挾持之前, 台北市警察局長王進旺也已將我的陳情(吳伯雄涉嫌劉邦友血案),以公文函送台北市刑大和信義 分局,但卻沒有受到重視。

  2000年5月5日,大馬友誼中心高級官 員Mr.Hashim到拘留所見我,他要我簽收旅行文件,我說我的護照仍然有效,拒絕簽收. Mr.Hashim說我表弟從大馬寄機票,我說沒交代拒收.我說要見Dr.Yosuf,Dr .Yusof在2000年5月8日到拘留所見我,說台北市警局長有公文在哪裡,我說公文可以 查明,Mr.Yusof又問我楊培雄和Mr.Hashim說我的護照遺失,我說我的護照並未 遺失,,2000年5月11日,大馬友誼中心的一位職員到拘留所見我,並作筆錄(我沒有簽字 ),他說是奉Dr,Yusof之命,要協助我離開拘留所。

  2000 年6月信義分局拘留所主任李明前伸張正義,寫簽呈給楊培雄有關我的拘留,之前李明前主任也曾 告知該局外事科施科長和楊培雄有關台灣拘留法.而我在信義分局拘留50天內,楊培雄不准我對 外聯繫.2000年6月9日我被轉送到三峽外國人收容中心拘留,第二天即2000年6月10 日,拘留中心警員限制我20天不能對外打電話,當天拘留所新股長指示不讓我下樓或打飯,而當 我去見張股長也不獲允許。

  2000年6月24日我因細故被送到戒護 所,張股長見了我說他們沒有理由這樣處罰我,因為我沒有案子,按理3日後我應在2000年6 月26日離開戒護所,但是當天值班女警員不讓我離開,多拘留我一天,事實上2000年6月2 7日下午有國外重要人士到拘留所諮詢我的情況。

Source: http://zt.shvoong.com/humanities/498373-%E7%B5%95%E5%91%BD%E8%BF%BD%E6%AE%BA%E4%BB%A4-%E8%A8%98%E8%80%85%E8%92%99%E9%9B%A3%E8%A8%98/#ixzz2WErRTpy1

 2000年6月29 日友人王兆億在下午4點多非會客時間到拘留所見我說是奉楊培雄之命,他說要談條件.2000 年7月9日,拘留所女分隊長說第二天,信義分局警員要帶我離境,,當天晚上我的行蹤即受到監 視.2000年7月10日早上六點多,拘留所女分隊長和一位女警親自到拘留室帶我出去,我說 身體不舒服,後來我由南非籍馬美玲編號(2698)陪我下去,信義分局警員說我的case結 束了,我說我要回台北,因為我有很多事情要處理.信義分局警員即告訴三峽警員這件事(即遣送 我)要謹慎,由於我拒絕被遣送,當天早上我回拘留室之後,女分隊長和一位女警又到拘留室將我 帶到戒護室女分隊長說這是長官吩咐的,我怕出狀況,只好順從之,後來我對張股長說他們要將我 遣送出境.張股長後來告知我將於2000年7月15日被護送出境.張股長要分隊長讓我打電話 求援,但是分隊長不允許,2000年7月15日,楊培雄和兩位拘留所男警員到拘留室準備將我 遣送,我拒絕在拘留公文上簽押,拘留所的一位男警員因此粗暴將我的手扭傷.強行拖我下樓,當 時Mr,Hashim已經在拘留所辦公室等候,我請他協助,Mr.Hashim說他無能為力 ,警員不會聽.事實上Mr.Hashim之前曾通知我的家人2000年7月10日到機場接我 。

  2000年7月15日我被遣送出境當天,楊培雄將我雙手扣上手銬 ,由黃美慧和一位警員護送到機場,在機場的航警局,Mr.Hashim交一本台灣馬來西亞單 程護照給我,並要我在護照上簽字,Mr.Hashim跟航警局接洽,讓我快速通關,我就這樣 被遣送出境,我抵達吉隆坡國際機場,移民廳官員問我的新護照的來歷,我告知我的居民證和護照 都留在台灣,我是被挾持離開台灣的.移民廳官員收下我的新護照,並且開立一封公文,日期就是 2000年7月15日,要我在一個月後向吉隆坡總局說明原委,我向大馬警方報案,希望大馬警 方向台灣政府討回公道,同時追究相關失責人員的責任,我向大馬警方敘述我在台灣的遭遇;(1 )我的安全受到威脅:由於涉嫌劉邦友血案的吳伯雄現在台灣位居要職,我是血案的重要線索,對 他造成壓力,因此被相關人士以非正當手法遣送出境.(2)台灣的一些官員告訴我:我的拘留是 不合法程序,我可以向台灣當局申請國家賠償.(3)我被台灣警員非法居留將近3個月,並且在 不公正被遣送出境.(4)由於我被遣送出境,我的重要文件包括身分證,護照,銀行提款卡都在 原住處,(已託人取回)這對我的生活和工作都造成困擾。(5)前法務部長廖正豪曾告訴我說,我留在台灣比離開台灣安全,而Mr..Hashim卻沒有徵詢和調查這個案件下,強制安排我離境.Mr.Hashim作為一個大馬駐台官是否有責任保護國民?因為我不是在自由意願的情況下被押送離開台灣的.這是一種嚴重侵犯人權的做法。
2004年1月14日本人入境時,海關人員即詢問我是否是第一次到台灣,我告知曾久居 此,可見我的相關檔案已被消除。2004年1月27及28日分別有人到我住處找人,我慶幸脫 險。2005年3月4日下午,我現住處房東和一人突擊開啟我房門.我正巧在隔壁房,逃過一劫.
台灣知名記者張友驊曾找記者問李昌鈺博士得知“就是他(吳伯雄)幹的還有別人"

我希望台灣政府積極處理此案.

arabichappy@yahoo.com.tw

Source:http://zt.shvoong.com/humanities/498373-%E7%B5%95%E5%91%BD%E8%BF%BD%E6%AE%BA%E4%BB%A4-%E8%A8%98%E8%80%85%E8%92%99%E9%9B%A3%E8%A8%98/#ixzz2WErjsb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