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台灣人是台灣獨立建國之鑰
By 蔡丁貴

台灣人是台灣獨立建國之鑰 / 蔡丁貴 2013/06/10

公投盟對台灣獨立建國的論述並非是要跳過「中華民國或美國」而直接以「住民自決」的原則公投,宣布獨立建國。首先,因為「中華民國」雖然是非法侵占台灣的流亡政府,但是卻是實質控制台灣,一點都跳不過去,必須直接挑戰他的合法性,也必須忍受他對我們這些挑戰者以司法為工具的懲處。第二,只要可以認識到美國以國內法訂定「臺灣關係法」,就可以理解,美國對台灣的發言地位及重要性。我們一直認為美國是台灣人必須面對的一個重要國家,所以,也無法跳過美國。

但是,美國政府官員多次宣稱,美國對台灣沒有領土的野心,他的「一中政策(One-China Policy)」,就是peaceful resolution(和平解決)的政策。對從事台灣獨立建國運動的我們來看,美國就戰略上,長期以來所持的觀察態度,就是台灣人的力量還不足以成立自己的政府來管理自己的事務,但美國又不願意直接以軍事行動的方式介入來處理台灣的議題。我們觀察,美國強力反對有台灣主權意涵的公民投票(plebiscite),但不反對一般公共事務的公民投票(referendum),主要的原因是目前台灣社會的社會情勢,如果現在進行台灣主權議題的公民投票,台灣獨立建國陣營的勢力應該還不足以確保勝利,美國不願意冒這個沒有把握的風險,所以,多次表示反對進行這種公投,包括上次阿扁總統提出的公投,在美國的壓力之下,原來的公投議題主文(有主權意涵)才做了修改,降低了主權公投的意涵。

但是,我們認為要面對中華民國及美國,最重要的依靠,就是台灣人民自己的決心、意志、與行動力量。所以,我們提倡聯合國所揭櫫的「住民自決是基本人權」的主張,用意就是在鼓勵台灣住民必須認真思考及勇敢面對未來前途的問題。台灣人既不能依靠「中華民國」的仁慈施捨認同台灣而就地合法,也不能依賴美國永無止境的保護而停留在「維持現狀」的政治煉獄裡面。我們深信,只有台灣人民有權利決定台灣的未來(這是美國政府與人民會尊重的人權普世價值),但是如果台灣人自己不敢或不願意表態,也是另一種決定自己未來的方式與作為,那就會是由強權代替台灣人民決定台灣的未來。

台灣人民要追求獨立建國,對內要面對的目標就是推翻非法侵占台灣的「中華民國流亡政府殖民體制」;對外最主要的目標,就是要讓美國政府相信,台灣人民的獨立建國是符合美國的國家戰略利益,而且有能力願意為這樣的共同利益來負責。在這個階段,我們認為推廣非暴力抗爭的知識與技術,一方面可以鬆動流亡政府殖民體制對台灣社會的控制,另一方面可以讓美國政府與人民了解,台灣人民要建立的獨立民主新體制是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而且有足夠的力量來組織自己的政府。

我們認為,在台灣人民沒有具備這個力量之前,不可能進行任何有主權意涵的公民投票,但是現在的論述必須為了這樣的歷史時刻的來臨做好正確而萬全的準備。簡言之,我們的論述,就是中華民國在台灣是非法的,台灣人有權利可以推翻;美國對台灣的主權地位有相當的發言權,但是美國不會為台灣出兵,必須台灣人自己承擔決定未來的責任。讓台灣人民了解自己的政治人權---住民自決的權利,只是要建立台灣人民決定自己前途之信心的初步基礎工作,沒有盲點的問題,也不是一種錯誤。換言之,如果台灣人民沒有力量,就沒有主權相關的公投,就沒有宣布建國的程序,就沒有身分申請加入聯合國。目前我們在努力做的只是「公投建國制憲」這個過程之前的前置準備工作而已。再強調一次,台灣人民沒有自己的力量,甚麼都不是,也甚麼都沒有。我們努力的方向就是要讓台灣人民對自己有信心,然後可以產生力量。我們認為,台灣獨立建國運動者必須提供證據,以證明台灣人民有社會的支持力量來追求獨立建國,就是說服美國政府最好的方法。我們認為,將來不論美國與日本以甚麼方式要介入解決台灣的定位問題,台灣人民的選擇及可以選擇的實力,會是美日討論解決台灣問題的最關鍵因素。我們一點都不會也不敢忽視美國與日本的關鍵影響力。但是為了台灣人的尊嚴,我們不會向美國與日本「乞求」保護,我們誠懇地向美日兩國政府表示,台灣人民願意跟他們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