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1、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完全無關,這在國際法理上是可以確認的。中國人受到其獨裁統治者為了解決其國內問題的壓力而誤導其國民對外領土的野心,確實會造成台灣人民解決台灣內部問題的困擾,但是台灣人必須自己站在法理上堅持自己的主張。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無涉,台灣早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2、「中華民國」確實是中國這個國家的前朝政府,1945年代表二次大戰勝利一方的盟軍抵達台灣接受日本投降,1949年在台灣宣布軍事戒嚴開始非法統治,1951年舊金山和約簽署定案,只載明日本放棄台灣與澎湖等諸島嶼的權利,並未指定交付任何其他國家。

3、台灣人民在非法侵占台灣與澎湖等諸島嶼的專制獨裁統治之下,歷經各種反抗爭取,付出生命血淚,才迫使非法政府在1987年發布解除戒嚴令。但隨即以集會遊行法繼續控制人民的自由。而其統治依據所謊稱的「中華民國憲法」制定實施於1947年,早在舊金山和約簽署之前,自始與台灣無關,其疆域與政府體制均與台灣社會現況脫節嚴重。

4、「中華民國」自1945非法據台之後,強力灌輸「中華民族主義」的思想與教育,企圖掩飾其佔領統治台灣的非法姓。但台灣人歷經數百年外來政權的統治之後,社會文化與文明價值演變,不論先來後到,不分種族部落群體,已經自成一個「台灣民族」(Taiwan Nation)。觀察台灣社會的現況,統治集團以自視為「中華民族」高高在上,盤據統治地位獨享經濟利益,台灣民族則不分種族部落群體,淪為被剝削與壓迫的奴隸地位。可以說,台灣社會的民族壓迫問題並沒有因為1996年一場總統大選就突然從人間蒸發消失。

5、非法的「中華民國」在台灣人的非暴力抗爭之下,1987年解除戒嚴而且開放1996年的總統選舉,就突然取得合法統治地位。可以說,這些改變仍然是流亡政府殖民體制之下無力全面控制人民採取不得不的讓步而已。觀之之後各種社會演變,諸如鳥籠公投法對人民直接民權的限制、控制司法體系的獨裁、掌握社會輿論的媒體壟斷及持續維持「中華民族主義」的繼續文化洗腦,都可以看出台灣社會的民族壓迫問題並沒有因為一場可以投票的總統大選而消失,台灣人民做主人的權力只因為有投票就突然驚醒而發生作用。姑且不論統治集團在各種選舉的荒謬行為,台灣不會因為有舉辦投票的形式就符合「民主國家」的實質內涵。

6、台灣這一個寶島是歷代祖先相傳而來,台灣本是台灣人的國家(Country),這個本質不會因為統治者的身分或政府的體制而改變。但是台灣地位的歸屬,在舊金山和約簽署之後因為被外來政權非法統治,無法行使「民族自決」的權利而拖延至今,尚未決定「主權國」(Sovereign state)的地位,這就是國際上認定之共識:「中華民國不是一個國家」、「台灣不享有主權國家地位」的真實原因。

7、所以,我們認為: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Taiwan is our country),台灣還不是一個主權國(Taiwan is not a sovereign state yet),「中華民國」是中國前朝政府流亡在台北(Chinese government exiled in Taipei, 簡稱Chinese Taipei)。

8、根據目前台灣社會的狀態與情勢,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憲法」及政府統治的體制都未曾因為一場1996年的總統大選而改變,台灣人民的地位也沒有因而提升,受到的各種政治、經濟、社會及文化的壓迫也沒有因這一場總統選舉而解除,所以我們認為「台灣獨立建國運動」的真正內涵就是「台灣民族自我解放運動」,主張:以非暴力抗爭的知識與技術,推翻「中華民國」殖民體制,解除中華民族的壓迫,建立公平正義的制度,追求「台灣民族獨立」。我們也認為「台灣獨立建國運動」就是「草根公民社會運動」,主張:推動草根公民社會教育,組織群眾,強化公民社團力量,經由國際監督之「住民自決」的公民投票程序,建立台灣成為一個主權國,加入聯合國,就是「住民自決建國」。

9、同時,我們認為「正名制憲」的工作是完成「台灣民族獨立」與「住民自決建國」兩項「台灣獨立建國運動」之目標以後必然而自然的發展。我們認為:台灣人沒有力量推翻「中華民國」殖民體制、突破民族壓迫的問題,就沒有實力實現「正名制憲」的推展工作,會停留在空談的社會虛耗狀態,徒然讓「中華民國」獨裁統治集團苟延殘喘,繼續壓迫與剝削台灣人民。因此,我們不認為「正名制憲運動」對現階段之「台灣獨立建國運動」有實質上的幫助,但它是「台灣民族獨立、住民自決建國」運動成功之後必然需要的社會運動。

 

蔡丁貴

公投護台灣聯盟總召集人

 http://www.facebook.com/tingkuei.ts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