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台灣神陳智雄之女
Vonny Chen(陳雅芳)聖山巡禮
作者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2013-06-26


點擊上圖可看更多照片

效法著父親永不放棄的精神,台灣神陳智雄的女兒 Vonny Chen(陳雅芳),於此行第七次來台灣的過程中,在台獨聯盟的協助下,終於找到其父親生前的牢中難友,開始慢慢拼湊出記憶中模糊的父親事蹟。

陳智雄,1916年出生,台灣屏東人,留學日本時就讀東京外語大學荷蘭語科,精通六、七種語言,曾被日本外務省派往日屬印尼擔任外交官,二戰後陳 智雄留在印尼並與一名荷中混血的女子結婚(陳智雄28歲,陳太太16歲),並協助印尼脫離荷蘭統治而獨立,期間他曾被荷蘭政府囚禁一年,隨後陳智雄加入廖 文毅在日本的「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擔任東南亞巡迴大使,當時的印尼總統蘇卡諾(Sukarno)屈服於中共的壓力,遂將陳智雄關押入獄,等於是背叛陳 智雄,陳智雄於獄中寫信斥責蘇卡諾,蘇卡諾自知理虧,才又釋放陳智雄。陳智雄後來輾轉取得瑞士國籍庇護,在日本從事台獨運動,1959年陳智雄被國民黨特 務從日本綁架回台,但因國際壓力,國民黨才又釋放陳智雄,1961年國民黨政府又以台獨組織「同心社」案,將陳智雄關入黑牢,1963年5月28日被國民 黨政府處決。陳智雄牢友回想當年陳智雄在黑牢中總是大聲唱歌鼓舞其他台灣人牢友的士氣,據稱在行刑前,陳智雄仍大喊「台灣獨立萬歲」,警衛於是將陳智雄雙 腳掌以斧頭砍斷,以鐵絲穿過他的嘴巴,但在死前陳智雄依然堅持身為台灣人的骨氣。因此,他也被廣為認定是最純粹殉於信念的「台灣獨立運動第一位烈士」。

Vonny Chen 提到,她二歲時父親就離開家庭去從事革命了,因為祖母的反對,不讓年輕的陳太太帶著小孩搭船到台灣找陳智雄,當年印尼到台灣時航程需一個月,Vonny 僅有一次的回憶,是她六歲時,父親從台灣回印尼,但祖母只允許父親與小孩相處一個小時,Vonny 還記得當天父親帶他們到動物園,並買了一件綠色洋裝給她,此後就未曾再與父親見面,儘管如此,年輕的陳太太還是將兒女教育得很好,說爸爸的離開是去從事更 偉大的事,小時候沒有得到父愛的Vonny,聽到同學談到他們的父親,心中便會產生對陳智雄的怨恨,但隨著年紀慢慢變大,開始了解父親生前為台灣的貢獻, 就開始以自己的父親為榮。

Vonny 曾於白色恐怖的年代回台灣找姑媽(陳智雄的妹妹),但姑媽非常害怕,叫她不要多問父親的事,然而她始終沒有放棄,而且每次從印尼到台灣尋根所需的開銷都非 常龐大,因此她也必須非常努力在印尼工作存錢,而每次經濟有困難時,卻往往有奇蹟出現,身為天主教的Vonny 表示,彷彿上帝有在幫她。有一年台灣的國家檔案管理局寫信到印尼(年份待查證),叫陳智雄的家屬來台灣領取陳智雄的遺書,Vonny 才又開始努力存錢準備到台灣,到台灣,看了遺書才知道,陳智雄在獄中仍然非常關心家中三個小孩,並託付友人吳振南幫忙照顧妻小,然而這些遺書被扣留將近 50年,吳振南也早已過世,因此Vonny從小的家境就非常貧困。而陳智雄的遺書當中也提到他是為了台灣人而死,所以Vonny 更是以她父親為榮。此外Vonny提到,陳智雄生前在台灣有一棟房子竟然被國民黨政府侵佔,死前財產只剩100元。



Vonny此行到台灣,是透過台獨聯盟的協助,因為父親遺書中提到吳振南,不過吳振南早已過世,台獨聯盟則努力幫忙找到陳智雄以前的朋友與牢友,希望Vonny此行能獲得更多父親生前的資訊。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的邀請之下,Vonny 於6月24日前往「台灣聖山-生態教育園區」參訪,從志工的導覽中,Vonny 感受到父親的精神,在聖山被保存維繫得很好,看到熱情有活力的志工,彷彿看到陳智雄當年的影子,志工隨後向 Vonny 說明228大屠殺對台灣人覺醒的影響,也解釋了何謂「228台灣神」, 以及這些偉人對台灣民主、自由、人權與獨立運動的貢獻,若以天主教的觀點來看,這些偉人都已經上天堂,成為台灣的守護天使,Vonny 也相當認同以這種信仰的方式來當成全民歷史教育與培養台灣人自尊的作法。隨後Vonny 登上山頂的228台灣神紀念碑所在地,獻上白色桔梗花,並跟父親說她來看他了,在導覽過程中 Vonny 一再駐足流連於陳智雄的相片旁,彷彿要重建父女相處的情境,而用雙手親觸228台灣神紀念碑,Vonny 則表示彷彿在觸摸她的父親,因為都有一種無剛不摧的堅毅感。隨後Vonny 在聖山的「228自由鐘」響鐘祈願,她希望自己也能跟台灣神的志工一樣,為台灣做很多事,並希望台灣獨立,完成父親的願望,而她也在聖山祈福卡上寫下陳智 雄證道前的吶喊「VIVA TAIWAN」(台灣萬歲)。

志 工也跟Vonny談到了當今台灣的政治現況,對於前任總統被現任總統打入黑牢,她感到不可思議,然後又問到陳總統被送進監牢的原因,她說就好像國民黨當年 指控陳智雄販毒一樣,媽媽說陳智雄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毒品,另外最近簽署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即將開放大量中國勞工進來台灣搶工作,她也是難以想像。 Vonny說在印尼,印尼人非常排斥中國人,對台灣人則相對友善,因此畫妝時,都必須把自己眼睛畫大一點,以免被誤認為中國人,她回印尼也會告訴更多印尼 人台灣人與中國人的不同,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Vonny 說,來到台灣,彷彿回到自己的祖國;來到聖山,彷彿回到自己的家,她此後也是台灣神的志工了,聖山帶給她一種和平的感受,聖山也彷彿有一股難以形容的無形 能量,看到了為台灣這麼打拼的年輕人,她也非常高興,父親的精神重現在志工身上。而媽媽口中形容的爸爸,是一個勇敢而且永不放棄的鬥士,也是一位穿著時 髦,羅曼蒂克的情人。Vonny 希望父親的精神不會中斷,她也會一直站在台灣人這一邊,提供台灣人任何陳智雄史料的資訊,因為她希望繼承父親的腳步,幫助台灣獨立,她也希望自己的小孩可 以認同台灣,這一次回台灣,希望能多看看台灣美麗的風景,想想父親是否也曾經同樣看過這些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