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馬團隊促統萬能
全民抗爭才能制服
轉載自 酥餅的BLOG

轉載自 酥餅的BLOG
2012年06月3 - 6 日 22:21
分析台灣政局最常見的三大誤會(上)
最近台灣政局紛擾,馬團隊不斷出牌,台灣社會應接不暇,面對如此狀況,許多人無法有脈絡的理解台灣政局,追根究底在於對馬團隊的本質有許多誤會,以下是我根據讀者能接受的程度,依序排出三個最重要的誤會。

一、馬團隊沒有效能
二、民調是馬團隊執政基礎的重要指標
三、吳敦義相對於朱立倫,對台派是比較沒有危害的候選人

(其實在我心中總共有四個誤會,但是第四個現在能接受的人還太少,就先不寫了)

一、馬團隊沒有效能

要評估一個團隊有沒有效能至少要注意三件事情,首先要正確解讀該團隊想達成的目標與使命;第二,評估時要盡量全面,不能只取個別事件當作判斷的依據;第三,要跟類似的團隊相比,管理學的術語叫做Benchmark,才能真正比出這個團隊的效能。

首先大家必須先正確解讀該團隊想達成的目標與使命,如果馬團隊是想好好建設台灣成為一個人人有保障、社會有公義的現代化民主國家,那顯然這是一個沒有效能的團隊。但是那真的是馬團隊的目標與使命嗎?

我們先跳到第二點,盡量全面的截取重要事件當作判斷依據,這段時間以來的紛紛擾擾,大致可以舉五樣事件當作代表,由時間序排列分別是美牛、油電雙漲、一國兩區、換掉鄭弘儀、與證所稅。除了這五樣我還要加上一個大家可能沒那麼注意,但是我認為同等重要的事件那就是突然對大學教授如何報帳以及參加謝師宴展開的司法行動,總共六樣事件。雖說沒有證據證明馬團隊直接主導介入這六樣事件,但是塑造台灣目前的政經環境與社會氣氛,間接或直接的促成這六件事,馬團隊絕對是功不可沒。

許多的評論根據前五項事件得出馬團隊危害國民健康、增加生活痛苦、弱化主權、迫害言論自由、無法貫徹公平正義,因而推導出馬團隊沒有效能的結論。然而這樣的推論是建立在馬團隊的目標與使命是為了好好建設台灣的前題上。

如果我們改變假設,假設馬團隊的目標與使命是為了讓台灣社會的土壤適合統一你的看法會很不一樣。

首先統一是一個過程,像拼圖一塊一塊拼起來的,詳情可以參考張國城教授被統一的台灣逐字稿。以上所舉的六件事情,除了油電雙漲與證所稅外的四樣都是統一的重要拼圖。

美牛是為了確保馬團隊是美國在台灣的唯一代理人,也讓美國有信心,在統一的過程中,馬團隊有能力照顧美國的利益;一國兩區是為了讓台灣問題去國際化;換掉鄭弘儀是為了加強言論控制;在大學校園查帳與謝師宴為的是在校園安裝控制機制,後兩者同樣是為了減少統一過程中不必要的雜音。

到目前為止很清楚的,只要是跟促統有關的都會做成;跟促統沒有直接關係的油電雙漲與證所稅,對馬團隊來說就像是鬥牛士手中的紅布,讓反對他的人像被鬥的牛一樣,看到紅布就衝還自以為勇猛。當大家煞有其事上街抗議油電雙漲的時候,換掉鄭弘儀與安裝學界控制機制的環境已經成熟,520上任十天這兩件事就雙雙完成。另一方面,油電雙漲與證所稅會對馬團隊的統治基礎產生根本性的威脅嗎?絕對不會,因為油電價格與稅率都是馬團隊可以任意調整的。

最後讓我們來Benchmark,扁政府當時也想對資金結構明顯違法的TVBS與節目內容與申請頻道企劃書明顯不符的東森開刀,結果呢?明明有一定的法理基礎,扁政府要處理這兩家電視台不但搞到社會與論大譁,連美國的人權機構都介入關切,弄得好像是個箝制新聞自由的醜聞。到最後大勢已去,扁政府還要很阿Q的出來宣示在他任內絕對不會關掉任何一家媒體(即便這些媒體違法亂紀也一樣),事實上是根本沒有能力動這些媒體一根寒毛。相較之下,馬團隊520上任不到10天,換掉鄭弘儀整個社會無聲無息,反對黨連屁都沒有一個,連鄭弘儀本人都要出來幫忙解釋,你能說這樣的馬團隊沒有效能嗎?

再來比證所稅,李登輝時期也搞過證所稅,當時可是造成股市連續19天無量下跌由一萬多點跌到兩千多點,即便這樣,證所稅有影響李登輝的執政基礎嗎?不但沒有,李登輝後來還連任民選總統。相較於這次,股市頂多就是下跌個一千多點,還穩穩站在七千點上,你覺得證所稅會影響馬英九的執政基礎嗎?答案應該是很明顯的。

所以,千萬不要再認為馬團隊失能了,事實上,馬團隊是很有效能的,而且更重要的是,馬團隊之所以讓你感覺治國無能,完全是為了促統萬能,覺得馬團隊無能真的是天大的誤會。

二、民調支持度是馬團隊執政基礎的重要指標

由於油電雙漲與證所稅的退卻,許多評論都認為馬英九無法貫策改革,民調支持度屢創新低,執政基礎遭到嚴峻的挑戰,再繼續下去很有可能提前跛腳,這是分析台灣政局第二個天大的誤會。

首先回顧歷史,八八風災的時候馬英九的民調支持度也曾經掉到十幾趴,甚至有些單位還曾經做出個位數的支持度,結果馬英九的執政基礎有受到挑戰嗎?馬英九有跛腳嗎?不但沒有,後來還連任總統。

更何況,最近這兩年來台灣並沒有任何選舉,而馬英九本人也不需要再參與任何選舉,加上台灣不是像日本那樣的內閣制國家,低民調支持度會引發國會勢力重組導致內閣垮台,另外在台灣要罷免總統比登天還難,不要說罷免總統了,就算罷免立委,拿因為綠營分裂而當選的林國政那個選區當例子,部落客陳凱邵曾經算過,要罷免林國政所需的票數,就算投郭玟成的人加上投陳致中的人全部出來投罷免票還短缺一萬多票,要罷免總統?別鬧了。

在一個暫時沒有選舉的國度,對於一個不需要參選的總統,加上根本不可能罷免,民調完全沒有任何意義。

馬英九的執政基礎並不是來自於高民調支持度,馬英九的執政基礎決定於四件事:一、他是否仍舊是中國在台灣的唯一代理人;二、他是否仍舊是美國在台灣的唯一代理人;三、他是否是國民黨的唯一領袖;四、他是否能成功指定接班人。只要能做到一跟二,三的問題就不大,只要一、二、三都做到,四也就水到渠成。

所以延續上一篇的論調,油電雙漲跟證所稅引發的民怨對他來說根本毫不重要,甚至我都懷疑這兩個議題是馬英九手中拿來鬥牛的紅布。相反的,為甚麼馬英九一定要提一國兩區?他要確保中國滿意他的代理,鞏固在台灣的中國代理權。為甚麼馬英九一定要推美牛,重點不只是還美國支持他的人情債這麼簡單,更重要的是,他要向美國展示,美國在台灣的利益找他就對了,牢牢握住在台灣的美國代理權。所以油電雙漲、證所稅這些事他都可以讓步,都可以妥協,相對的,一國兩區跟美牛的事情馬英九決不會妥協。

當在台灣的中國與美國代理權都在馬英九手中時,所有的利益也都在馬英九的股掌之間,國民黨內的秩序自然依照離馬英九的親疏遠近依序排列,當國民黨所有人都必須依附馬英九時,他當然就是國民黨唯一的領袖。

談接班的問題時我想到中國一個歷史故事,李勣是唐朝的開國大功臣,唐太宗晚年,曾對太子李治說:「李勣這人太忠義,你無恩於他,恐怕日後他無法盡心輔佐你。」為了使李勣忠於李治,唐太宗將他貶為疊州(今甘肅迭部)都督。李治即位後根據唐太宗的遺命恢復了他的職位。換句話說,唐太宗是怕太子鎮不住國家大臣,所以把這些大臣降職,為的是讓年輕的皇帝有機會施恩於這些大臣以鞏固年輕皇帝的統治基礎。(感謝噗友Ricebug的補充)

分析台灣政局一定要記住一件事,馬英九已經不選了,套句張國城老師在臉書上的談話,在馬英九任內因為改革不成中箭下馬的所謂的清流越多,到時候能幫他的繼任者助選的清流也就越多;油電上漲造成的痛苦越多,選舉時油電調降得到的感激就越多。

再說,油電雙漲只是緩漲,並不是不漲,油電雙漲後人民變窮,到時候台灣人民到底會人窮志旺,找害大家生活變苦的馬英九算帳;還是人窮志短,日子都過不下去了,更需要依附掌握在馬英九手中的利益?我想答案是很難樂觀起來的。

所以你還認為證所稅與油電雙漲造成的低民調支持度真的會憾動馬英九的執政基礎嗎?說真的,那真是天大的誤會。

最後一個誤會,也就是有關馬英九接班人的問題。

三、吳敦義相對於朱立倫,對台派是比較沒有危害的候選人

首先讓我先講兩件相對接近事實的事情。第一,前陣子我在網路上試探過不少台派的網友,假設最後不得不在吳敦義與朱立倫之間選一個支持,你會比較願意支持哪一個,結果大部分的台派網友的回答都是死都不會支持這兩個人,不過進一步逼問後,大部分的台派網友比較願意接受吳敦義。

第二,選後我主持過也參加過很多所謂的選後檢討會,到目前為止,所有圈內的學者與評論員都一致同意吳敦義將是馬英九的接班人。大家要知道這是很不尋常的事情。首先馬英九上任還不到一個月,下一任的接班人竟然就如此明確,長久以來一直被認為是馬英九接班人的朱立倫竟然這麼早就敗下陣來。

吳敦義這幾年的扶搖直上只能以匪夷所思來形容,他的出線完全不符合國民黨外省權貴統治集團的邏輯,反而是外省籍、留美、高學歷、善於經營媒體關係、又有岳父高育仁幫他搞定地方勢力的朱立倫理應是量身訂做的接班人,這也是為甚麼長久以來台灣政界都稱朱立倫為朱太子的原因。要知道,高雄市長敗下陣來後,吳敦義只是個陽春立委,不到幾年,這位本省籍、學歷普通、民間聲望不高的政治人物竟然變成大家公認馬英九的接班人,到底吳敦義的貴人是誰?

在寫這個系列文章的某個中午,透過友人的安排跟徐永明老師有一場餐敘。有趣的是徐老師也認為吳敦義是馬英九的接班人,只是我跟徐老師對於為甚麼是吳敦義的原因看法差很多。

徐老師認為,會挑選吳敦義有可能是國民黨內在實驗一種新的慣例叫做隔代省籍平衡,就是國民黨的接班人將是外省籍、本省籍交互輪替。至於為甚麼不選朱立倫的原因也有可能是朱立倫相對於吳敦義有比較多的負面素材,仿間有許多人笑稱朱立倫是砂石倫,之前壹周刊也報料指稱國民黨的明日之星在美國有私生子,雖說只是傳聞,但的確是負面素材。

我則認為,如果馬英九的接班人是朱立倫,那代表下一任總統的主要任務依然是維護國民黨統治集團在台灣的利益,但是如果是吳敦義的話,那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為了轉移台灣主權做準備。(2012/4/3 酥餅的噗浪)

首先,我所說的轉移台灣主權這幾個字必須加上雙引號,我指的是在吳敦義的任內,會透過許多正式非正式、官方非官方的機制,慢慢的將台灣由事實獨立狀態變成事實統一狀態,至於要不要正式宣布法理統一則看共產黨方便。在這樣的轉變過程,中國需要一位好用的台籍政治人物,張國城老師也指出這位政治人物最好跟美國不要有太深的淵源,吳敦義沒有留學過美國,相對的朱立倫不但留學美國,前陣子維基解密的資料甚至讓人懷疑朱立倫是美國的線民,我個人認為這才是吳敦義出線,朱立倫落敗的主要原因。

看到這裡,你還認為吳敦義相對於朱立倫是對台派比較沒有危害的候選人嗎?那真是天大的誤會。事實上,外來政權要賣台還要花點功夫,但是如果是台灣人自己出賣台灣,正當性十足,自然也就容易多了。

最後爆個料,當天徐老師有一項對台灣未來政局的預測與我不謀而合,他說未來北台灣有可能是國共共治,南台灣則是民共共治。現在國民黨有些人靠民進黨的反對在賺取中國利益,久了民進黨自然也會有一批人想說,為甚麼不自己來賺比較快,所以台派要如何迅速調整自己的策略因應這個局勢,等未來大家想法都比較一致之後再談吧!

分析台灣政局的第四個誤會 (下)
四之一:台派無條件支持民進黨是保台最佳策略
四之二:台派放棄民進黨另創新政黨是保台最佳策略

這兩個都是天大的誤會。

讀到這裡你就知道為甚麼會接受第四個誤會的人不多了,因為這篇文章很有可能會得罪認為台派應該團結、團結、再團結的人,也有可能得罪認為台派應該另外組政黨或是鐵板一塊轉支持台聯黨的人,所以能接受的人還有多少?

所謂的台派表現在選舉上大概有40%的基本盤,由2004年開始的三次總統選舉,台派都無條件的支持民進黨的候選人,但是弔詭的是,這百分之四十的人越團結,越無條件的支持民進黨,整個台灣的政治權力越往統派移動。反而是2000年的選舉,連宋都覺得他們拿得到台派的選票,國民黨分裂,陳水扁代表台派完成首次政黨輪替。1996年的選舉,台派分裂,支持民進黨候選人彭明敏的僅21%,國民黨的本土派反而在國民黨內掌權。很明顯的,台派無條件支持民進黨,就歷史事實來說,不但不是保台最佳策略,甚至還有反效果。大家沒看透的是,反效果是理所當然的。

首先,在單一席次的選舉,尤其是總統大選,如果台派這百分之四十的選票無條件的支持民進黨,而民進黨又沒有能力當選,這百分之四十的選票跟廢票沒有兩樣,完全沒有機會與聞國政,跟台灣國內完全沒有任何台派一樣。國民黨內的政治人物因為絕對拿不到這百分之四十的選票,所以被迫選擇台派另一端的光譜,也注定了國民黨內的本土派完全沒有黨內鬥爭的籌碼。試想,如果王金平拿得到這百分之四十的選票,國民黨內的權力結構會是今天這個樣子嗎?

另一方面,先不論民進黨有沒有機會當選,當台派這百分之四十的選票絕對會無條件支持民進黨時,不要說與聞國政了,連民進黨也不會在乎台派的政治主張。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剛好民進黨前主席蔡英文說了下面這席話,無疑為這個論點提供了最佳的論證。蔡英文說,由於原住民長期把票投給國民黨,也造成國民黨長期忽略了原住民的訴求,這是很吊詭的現象。把國民黨置換成民進黨,原住民置換成台派,道理是一模一樣的。

讀到這裡你還認為台派無條件支持民進黨是保台的最佳策略嗎?這真的是天大的誤會。所以台派應該唾棄民進黨自組政黨,還是這百分之四十的選票鐵板一塊轉而支持台聯呢?

首先,如果這百分之四十鐵板一塊無論是無條件支持新成立的政黨還是轉而支持台聯,那跟上面的分析一樣,只是把民進黨置換成新政黨或台聯而已,結果不變。更何況,以台灣現在的政治現實,恐怕民進黨恨不得跟台派比較親近的政治勢力全面離開民進黨,免得影響他們跟國民黨競爭賣台代理權。加上目前台灣的政治制度,不管台派出現多厲害的領導人,也不管民進黨的主席多肉腳,民進黨立刻領先新政黨每年兩億三千萬政黨補助款與十三名立委。另外,如果民進黨、台聯、與新成立的台派政黨因為競爭激烈把台派百分之四十的選民更牢固的綁在綠色板塊,讓國民黨的政治人物更覺得沒有機會拿到這些選票,那台派更沒有機會參與有意義的鬥爭,更會被邊緣化。

根據以上的分析,有效的保台策略必須符合以下三點原則:

一、台派要找回主體性,不再無條件支持任何政黨。

台派要讓國民黨的政治人物覺得他們有機會拿到台派的選票,這樣才能有效打破馬英九在國民黨內建立的利出一孔體系,才有辦法真正憾動馬英九的統治基礎。

很難想像嗎?事實上這樣的事情在苗栗立委補選的時候就發生過。由於在苗栗民進黨的地方實力實在太弱了,沒有被國民黨提名的康世儒覺得有機會拿到台派的選票,因而出來挑戰國民黨提名的李乙廷之妻,結果台派選票在這場選戰成了關鍵選票,成功決定了當選人。如果台派在苗栗有百分之四十的選票,而且無條件支持民進黨的候選人,今天當選的絕對是李乙廷之妻。因為民進黨絕對會推出自己的候選人,康世儒因為絕對拿不到台派的選票不會出來選,而民進黨的候選人又選不上,就像上面分析所說的,這百分之四十的選票變成廢票。

苗栗的立委補選會成局,某個程度是透過民進黨的操作,不過既然是個成功的模式,台派應該擴大應用面,不是在民進黨不願意接戰的時候才做類似的操作,必須積極,主動的操作這個模式,只要民進黨沒有能力當選的北台灣單一選區都有適用的空間,尤其是總統大選。

二、台派要運用現有的政治力量,不可從零開始。

台灣目前的政治制度注定國民兩黨將擁有最大的政治資源,過去台派完全自外於國民黨的內鬥已經不是很聰明了,如果真的完全離開民進黨自起爐灶,自外於民進黨的內鬥,那更不聰明。根據可靠消息,下一屆的立委與縣市長提名極有可能採黨員投票50%,民調25%,幹部評鑑25%。所謂的幹部就是民進黨的中執委,一名中執委大約需要19個黨代表支持,而一個黨代表大概需要300張黨員票。民進黨總共有30席中執委,台派只要能在30席中拿下8席左右就能成為很有力量的關鍵少數。一席中執委大概要6000位黨員,只要五萬名黨員,就能有效介入民進黨,比創一個能夠取代民進黨的新政黨容易太多了。

三、台派要創造可能性,參與有意義的鬥爭。

眼前馬上有一個有意義的鬥爭,就是吳敦義與朱立倫的鬥爭,而介入吳朱鬥爭的關鍵在於台派必須讓朱立倫覺得他有機會拿到台派這百分之四十的選票,否則想要打倒吳敦義的朱立倫唯一的選擇就是競標用更低的價格出賣台灣以換取中共的支持。有人會問說,就算幫朱立倫鬥倒吳敦義,等朱立倫當上總統情況會不一樣嗎?我的回答是,要繼續鬥爭,但是如果能鬥倒吳敦義,至少馬英九不再是國民黨內唯一的領導人,也無法成功指定接班人,更會影響馬英九掌握在台灣的中國與美國代理權,根據誤會二的分析,將直接衝擊馬英九的執政基礎,減緩馬英九促統的腳步。

但是要讓習慣支持民進黨的台派轉而支持朱立倫談何容易,許多我認識的朋友認為,國民黨作為一個邪惡的政黨,根本沒有資格參與民主國家的選舉與競爭,你要這些人去支持國民黨的政治人物,大概比登天還難。但是,如果台派的思想跟行為無法改變,台派這百分之四十成為廢票事小,更嚴重的是當國民黨內的政治人物競相用更低的價格出賣台灣,民進黨也有可能加入競標,你說,這樣的事情是不是已經發生了?

綜合以上三點,簡單說,總統大選或是北台灣單一選區的選舉,台派必須在國民黨內找人支持,打破馬英九主導的局面;複數選區或是南台灣單一選區的選舉,台派必須介入民進黨以控制提名人選,這才是有效的保台策略。反過來說,中國派有沒有在做類似的操作?他們有沒有透過媒體輿論不斷鼓勵民進黨內非台派的政客,說他們才能拿到所謂的中間選票,才是清流?有沒有試著裂解民進黨?有沒有介入甚至掌握國民黨內的提名?答案應該是很清楚的。

趨勢是不利的,局勢是險惡的,台派有沒有可能做為一個群體,集體調整策略做到以上三點,我的判斷是很難。就算改變台派的集體策略很難,還是有一些個人就可以做的事。所以這一系列文章的結尾,我希望大家去看一下張國城教授的防止統一該做些什麼的逐字稿,先讓我們各自堅守崗位,由小事做起,不要輕忽民主,要監督立委,要懷疑政府,要關心抗爭,有了這樣的習慣,即便台灣被統一了,大家還是會過得比較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