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中華民國是台灣,台灣是中華民國』的邏輯謬誤,就是那些不但接受『中國』,並且自甘做為外來政權『國民』的高學歷低IQ者的傑作。轉載自 南方快報, 江建祥 專欄

選後,有許多人從技術層面去檢討選舉的得失。但是,儼然成為台灣獨立建國運動最大阻礙的民進黨,卻是將選舉的慘敗定調為『沒有成功』的壯舉,並完全拒絕失敗的檢討。

 外來殖民政權的阿Q精神,已然深植受毒化教育的被殖民者腦裡;往昔『反攻大陸』的謊言,民進黨邯鄲學步依樣畫葫蘆的結果,了不起也只能套上『奪回政權』的幌子。

 缺乏熱情的溫和理性『政治工作者』,又一次斯斯文文地從陽光的南方,含著民眾簇擁的鴉片,一路high翻天,搖搖擺擺地向陰冷無情的北部前進。愛因斯坦說:『重複同樣的方法而期待不同的結果,簡直就是精神病。』那些以為躲在傀儡的裙子裡,便可以完全遮羞的影武者,在持續吶喊『再戰2016』的同時,能不深思嗎?

 中國國民黨作票、買票的事實和謠傳非始於今日。蔣家在台灣設計的選舉制度本來就是用來安撫、壓制被殖民者的工具而已。中國國民黨的選舉制度遵守的是中國國民黨的遊戲規則,也是中國國民黨維繫殖民統治的工具。

 好像到拉斯維加斯賭博一樣,莊家總是最後的贏家,否則為何賭場會如雨後春筍到處林立?心存僥倖的賭客不曉得其中的奧妙,仍然趨之若鶩。慘輸後,斷了尾指,卻又回頭使用各種詐騙手段籌足資本,想要下次扳回一城,這種不明就裡的賭徒,和搞不清楚狀況的選舉熱衷者,區別在哪裡?有區別嗎?

 中國國民黨巧妙地將台灣過去農業社會、廟口文化的大拜拜殺豬公,成功地由每幾年就辦一次的選舉所取代。『做醮』的民粹,金紙檀香迷煙中的神明簇擁,媽祖轎下靈異附身的高潮快感,逐漸從都會地區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城市鄉野都為之瘋狂的選舉造勢。

 雖然黑臉換黃顏,不同的媽祖,卻是一樣的婆娘和依舊的群眾。享受過『大進場』的狂喜後,媽祖婆喊:『阿內,好憮好?』....你說呢?好否?

 和漢二族,一樣都是侵略者,同樣的掠奪,卻是迴異的手法。中國國民黨從228大屠殺的慘痛經驗裡,著實地學會了如何運用迂迴的手法,將大和『皇民』變成中國國民黨的『國民』。白色的高壓轉型成金色的籠絡,普及的教育不但沒能塑造出具有獨立思考能力的成人,反而養成了一群嗷嗷待哺,等待甜美毒漿的曠女宅男。

 『中華民國是台灣,台灣是中華民國』的邏輯謬誤,就是那些不但接受『中國』,並且自甘做為外來政權『國民』的高學歷低IQ者的傑作。

 上帝依照祂的形象造人。人是芸芸眾生中,唯一可以驕傲地說他擁有上帝attributes屬性。因為如此的驕傲特質,沒有一個人,沒有一個民族可以是另一個人或民族的附屬。台灣人經過四百多年的殖民統治之後,基因起了重大的改變,不但失去了這種驕傲的特徵,甚至容許奴隸的烙印從表皮進入了肌膚的深層,甚至沁入了骨髓。

 吳敦義和王金平的嘴臉,就充分代表這種刻骨銘心的奴性。而吵著憲法一中、和解共生的功利益主義者,在選後急忙跟著統派媒體起舞,高聲疾呼『中國政策有待檢討』、『沒有什麼不可修的』,說是充分表現務實的理想,其實就是隱藏在骨子裡的奴性,忍不住在哀嚎。有這種基因會造成根莖的潰爛,如何期待繁茂的枝葉和絢麗的花卉?

 更有所謂的務實台獨份子,平日對台獨基本教義人士的污衊,比諸共匪和愛國同心會的沙文豬對台獨的攻訐,毫不遜色。『賣票是罪大惡極嗎?』竟然是此務實者的近期大作,一個號稱著名大學退休教授的高級知識份子,可以替收取賄賂,出賣選票兼靈魂的人提供『合理』的藉口,難道不是另一個爛番薯的範例?

 更更甚者,有人憑藉假學歷,加上杜撰的『萬國公法』和拼湊的『戰爭法』,也可以將在美國的濫訴,和被聯邦法院連連三振的結局,用髒臭的口水,抹成美國法院的聖旨,誑稱美國法院明白表示要求行政機關必須替『美國軍事政府的暫時屬地』積極謀福利。

 喪心病狂至此,本僅足以博取無知者的憐憫,竟然有所謂的台灣人媒體,不辭辛勞地代為廣傳,真可謂亂世奇聞也!番薯可以爛到此種程度,令人乍舌!

 番薯的根爛了!不思追根究底的人,卻一邊撫摸枯黃的枝葉,一邊忙著對爛根繼續施肥。台灣人所面臨的不是技術性的問題,而是整個根本基石的問題。

 是把爛了的根刨起丟棄的時候了。基因被外來政權無情地改造的台灣人,要避免爛根的宿命,唯一可循的突破知道就是『對物種有利的突變』Beneficial Mutation,這種有利的突變經年累月的架疊結果,有朝一日可以成立一類新種New Breed。

 這種基因的突變就是對內在自我的激烈挑戰,恰恰好是所謂的內在革命,革自己的命,不遺餘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