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免驚!美國不是你阿爸!
台灣的前途操在台灣人的手中!
By 江建祥

 很多台灣人,包括大部分的台灣領導人,總是以美國馬首是瞻。只要美國的任何官員對某件事情表示意見,很多人會奉之如聖旨。其實這是個很嚴重,而且可能會導致致命結果的錯誤。

 2004年陳水扁競選連任時,泛藍在民意趨勢的壓力下通過了『鳥籠式』公投法,奸詐地扼殺了人民的公投權;而陳水扁也不甘示弱,馬上揚言將引用該惡法進行防御性公投。斯時風起雲涌,中共咆哮跳腳,美國總統也在溫家寶訪美時間,慌忙中替中共向台灣嗆聲。台灣的政界,不分藍綠,頓時引用布希總統的脫稿言辭,為自己的立場大作宣傳。

 殊不知布希總統並不是個很聰明的人,常常忘了幕僚事先為他準備的台詞,布希當時針對台灣即將舉行的公投所做的評論是與美國一貫的『一個中國』的政策相違背的。事後美國國務院官員急忙滅火,可是泛藍與共產黨,還有一些不學無術的所謂政治評論家和『叫獸』,早已根據布希的一句脫口誤做了堆積如山的結論,說什麼這是美國在幾十年來第一次的對對華政策的轉向。

 同年年底的立委選舉,陳水扁到了選戰末期,突然轉而搶奪台聯的主要議題,嘶聲力竭地跟著台聯喊正名制憲。是時,又引起泛藍和他們的共產表親的極力反彈,紛紛向美國告洋狀。美國國務院也不甘寂寞地適時配合演出,經由其二等官員發佈似是而非的『不支持』台獨的評語。

 這一下,害死了台灣人,本以為泛綠鐵定過半,卻因為選前美國國務院的一段外交辭令,使得許多選民認為美國對陳水扁很不滿,如果讓泛綠過半可能導致美國對台灣的拋棄,更進一步地促使蠢蠢欲動的共匪鋌而走險。有很多泛綠選民,因為統派『霉』體的無端渲染制造恐怖,竟然轉而放棄投票的權利。

 在連戰、宋楚瑜相繼西歸媚共之後,聽說美國總統布希和胡錦濤通過電話,奉勸胡先生如果要與台灣談判,必須與執政黨直接對話。這一下可好了,陳水扁先生和一些民進黨直接、間接地引用布希的這句『要談,就和執政黨談』,開始宣稱扁胡會也是一個選項,也是美國首肯的。

 這簡直是拿著雞毛當令箭。人家布希是說老胡不該採用離間計,只找專門搗蛋的在野黨串門子,而故意排除與台灣人的真正代表人對話。布希並沒有說﹕『阿扁!去跟胡錦濤和談!』陳水扁和民進黨內一些人的解讀,確實令人捏一把冷汗。一不小心,我們可能會看到另一次蔣介石機場送行與抗爭的衝突。

 了解盎格魯薩克森的民族特性

 雖然有些人認為美國是個大熔爐,事實上,從這三、四十年來美國人文社會的發展趨勢來看,美國已經從原本的大熔爐逐漸地轉變成一個大的生菜沙拉盤,各方神聖匯集之後,不但沒有完全地熔和成一個單一的社群,反倒是,每一個族裔各自保留各自的文化特色,『共生』在同一個物理環境裏頭。

 可是,這些不同的社群並沒有造成社會的嚴重分歧與矛盾,凌駕在這些族群之上,還存在著大家共同遵守的憲法精神與對自由民主的追求。美國的開國元勛是英國的移民,美國的多數人種屬於盎格魯薩克森民族。盎格魯薩克森人有一個特質,那就是對英雄的崇拜。盎格魯薩克森人十分敬重強者,即便是敵人,只要是強手,盎格魯薩克森人對他們還是十分地禮遇。譬如,日本在二次大戰期間與美軍在太平洋戰場上浴血鬥爭,日本偷襲珍珠港造成美國重大損失,美國最後也讓日本人成為人類史上第一個嚐過原子彈的民族,可是戰後美國對日本重建所付出的代價,卻代表著盎格魯薩克森族人尊重強人的特色。

 美國人平日對小孩子的教育也非常注重以成功者為典範的品德教育,強人如軍事將領、傑出的政治人物、高薪的職業運動選手、翻雲覆雨的企業家,都是值得模仿、崇拜的對象。盎格魯薩克森人最看不起的是自甘懦弱的人,他們本於基督教的教誨,對社會上的弱勢團體,如殘障人士權益的保障做的十分徹底,可是他們對那些自甘墮落的人,卻是毫不同情。

 對付盎格魯薩克森人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讓他們嚐到你的強悍。遇到強者時,他們會欣喜若狂,因為他們把每一種競爭當做一種競技,有強的對手,玩起『球』來才會勢均力敵,遊戲才會有趣。他們又是很務實的民族,當敵我實力懸殊時,他們會設法交涉negotiate 或協商 bargain,換取對自己有利的條件。

 有一些從台灣移民美國的人,常常因為孩子的不時回嘴而感嘆自己的下一代已失去那種溫良恭儉讓的美德。實際上,這是對美國教育的不了解所引起的誤會。美國人是用傳統的盎格魯薩克森精神教育他們的下一代,他們注重的就是據理力爭,決不輕言放棄,不斷地交涉協商想辦法獲得雙贏。

 台灣人不了解盎格魯薩克森人的特性,不知道要與美國人據理力爭,抗爭到底。隨便人家一句『麻煩制造者』(trouble maker)就急忙撤退,換得的不是老美的尊重,反而是鄙視。

 陳水扁和他的幕僚在面對美國的施壓,常常扮演『淘氣的小媳婦』的角色,一方面想要調皮一下,另一方面又深怕受到處罰。所以,他們常常不明究理地替老美劃底線,然後又自己畫地自限。其實他們不明暸對美國人而言,任何的交涉或協商是沒有底線的。

 美國有一個很出名的與性騷擾有關的判例,法官在判例裏就曾主張:『問一問有什麼關係?!』It doesn’t hurt to ask!他說:如果連問一問都不可以,人類早就絕種了。本同此理,台灣人在爭取美國對台灣獨立建國的支持時,應該要了解並充分運用上述的『問一問有什麼關係』的原則。

 免驚!盡量要求!台灣人的責任是拼命的要求,而美國人的責任則是死命地拒絕,在來往拉鋸戰之後總會達到一個雙方都可以接受的均衡點。可是,在實務作業上,台灣人因為不了解這種遊戲規則而吃了很多虧。

 從過去民進黨政府處理對美關係的一再挫敗,可以看出陳水扁團隊中欠缺熟諳盎格魯薩克森民族性的人才。民進黨政府一向的作業流程是:(1)先提出試探性的要求;(2)面對美國的反對,先假裝堅持不讓;(3)美國再度重申反對時,民進黨政府就馬上不戰而退。最後換來泛藍真營的恥笑謾罵。

 這種作業方式是幾百年來奴隸制度的結果,是不可取的小媳婦作風,台灣人常喜歡說:『歹勢啦!不好意思啦!』歹勢就是姿勢不對!台灣人想要獨立建國,第一件要學習的事情就是如何積極進取步(be aggressive)!

 了解美國人的基督教傳統與親子教育理念

 美國的立國精神是基督教的教義,美國的開國元老在草創憲法的時候,特別強調美國是一個在神監管眷顧下的國家(One nation under God),美國的鈔票背面也印著我們信仰神的字句(In God We Trust.)基督教特別強調愛,耶穌對他的門徒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愛人如己。這兩條誡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總綱。』(馬太福音二十二章三十七節)

 另外,基督教也講求人與神之間的溝通,也就是禱告,保羅說要不住的禱告(pray without ceasing)。 路加福音十八章開始記載耶穌講過的一個要人《常常禱告,不可灰心》的比喻,祂說:『某城裏有一個官,不懼怕神,也不尊重世人。那城裏有個寡婦,常到他那裏,說,我有一個對頭,求你給我伸冤。他多日不准。後來心裏說,我雖不懼怕神,也不尊重世人。只因這寡婦煩擾我,我就給他伸冤吧,免得他常來纏磨我。』

 神要人常常禱告,不住地禱告,不可灰心,並不是在跟人玩遊戲。祂的目的要知道: how much you want it?你到底多想要?

 美國人堅信真正的愛不是溺愛,而是界限分明的愛。美國的家庭教育專家強調不可對孩子有求必應。所以,當孩子對父母提出要求的時候,這些專家教導家長要先拒絕(say no),讓自己有時間思考利弊得失,也讓孩子有機會考慮是否真正渴望如此的要求。如果孩子有真正的渴望,孩子應該要負起說服父母的責任,孩子與父母不斷地交涉協商,最終達成一個雙贏的結果。如果孩子不盡到說服父母的責任,那表示他並不見得真正渴望能得到他起初所期盼的。如果孩子對他的要求鍥而不舍,這表示他確實渴望得到所期盼的。

 這些專家進一步解釋說:如果父母不經思考就先答應小孩的請求,然後在三思之後又反悔,撤銷原來的應許,這對父母的誠信度是莫大的傷害。如果父母先行拒絕,然後在孩子不斷地溝通之後,終於應許孩子的請求,孩子會十二萬分地感激,也會從這種經驗中學會如何成為一個精明的生意人。

 布希總統是個虔誠的基督徒,也是兩個孩子的爸,很顯然地,他上過親子教育的課程。所以,當陳水扁扮演淘氣的小媳婦向布希探底線的時候,布希腦袋裏想得是:『先拒絕』....『先拒絕』『看他多想要公投』『看他多想要正名制憲』。結果因為陳水扁是依據東方的教育在操兵,他誤以為布希這種不經思考的斷然拒絕表示布希心中的萬分不滿,文化隔閡,陰差陽錯的結果,阿扁老是覺得布希不盡情理,而布希總覺得阿扁並不誠心渴望美國的支持,要不然阿扁會繼續不斷地請求。

 免驚!美國不是你阿爸!

 與美國人交涉,首先要學會的就是:『免驚!盡量討!』 美國人注重的是所有權、界線的觀念,當兩個人的權利主張彼此競爭的時候,雙方各自需盡力『開疆擴土』,在這種權利『推擠』的過程,雙方學會君子之爭的藝術,然後當結果產生的時候,就是雙方所可以互相接受的土地界限。

 美國的訴訟制度採當事人進行主義,也是本於這種人各盡本分爭取自己的權益,互相競衡的精神,在訴訟中當事人疏於主張權益的時候,法官不可越俎代庖,當事人未做適當主張的請求,依照『不告不理』的法理原則,法官不可裁判。

 台灣早就已經獨立了,目前台灣所應該做的是正名與制憲。美國有權利設定她自己的『一個中國』的原則,她有權利故意地模糊這個原則,她也有權利對任何人說不。台灣有權堅持主張自己的獨立主權,她有權要求美國給予適當的協助,她也有權要求美國給予軍事上的協助以對抗日益囂張的中共。美國當然也有權拒絕台灣的任何要求。每一方都應該要免驚盡量爭取自己最高的權益。

 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美國不是台灣的宗主國或監護國。李前總統就曾經說過:美國不是你老爸!台灣沒有必要自貶身價,動輒以美國馬首是瞻。陳水扁不是連宋口中的『兒皇帝』,也不需要動不動就要向美國請益。誰在乎宋楚瑜在美期間美國某官員是否曾對他耳提面命?誰在乎美國的『一個中國』的政策是否太過模糊容易造成不必要的誤讀?台灣的前途操在台灣人的手中,那需要美國的首肯?現階段的台灣領導人應該要覺悟了!

2005.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