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國家的水準取決於
大多數國民的水準,
政治人物全部在說謊
是老百姓緃容出來的
By 柯文哲

新竹中學對我的影響
柯文哲於2009年新竹中學校友會年會演講

每次聽到有人痛罵中國官吏沒有不貪污的,不僅國民黨貪污,連民進黨也一樣貪污,我就想到辛志平校長,還好我親眼看過有一個人清清白白做了三十年校長,至少有一個模範(model),讓我們深信做官也有不貪污的。我在醫院擔任主管,也會遇到廠商關說的情形,要求我稍微妥協一下,反正大家都是這樣,這時我總會想到辛志平校長,曾經有一個人終其一生,堅持他的教育理想不曾妥協過,讓我更有自信做自己該做的事而不必妥協。

新竹中學對我最大的影響就是「堅持」,不管外在環境如何,勇敢的做自己(No matter what the environment, be yourself.)。因為當年的教育,讓我更敢講實話,更有勇氣做該做的事,而不至於隨波逐流,甚至同流合污。我在美國住過,也常常旅行於歐美各國。深知國家的水準,取決於大多數國民的水準,一兩個偉大的科學家、政治家皆不足造就一個現代化的文明大國。而國民的水準根基於普遍的思想、文化。思想與文化的養成則主要決定於青年時期的人格養成教育。

新竹中學是一個有「特色」的學校。在那個白色恐怖、威權統治的時代,新竹中學的圖書館卻訂閱「自由中國」,這是思想開放。在萬年國會、黨禁、報禁的時代,新竹中學有「動員月會」,常常看到學生和校長搶麥克風,彼此爭辯。只要對學校有任何意見,皆可在全學年級的集會中上台發表自己的想法,也許學生的意見不夠成熟,校長也不贊同你講的,但重要的是,他讓你講,而且在公平的基礎上和你辯論,我對「民主自由」的信仰,啟蒙於此。

當時的新竹中學也沒有圍牆,據我所知,台灣的中等學校以上,恐怕只有新竹中學是沒有圍牆的,雖然思想上有絕大的自由,但是「三大鐵條」的校規,只要是「打架、偷竊、作弊」,一旦抓到,即刻退學,皇親國戚、人情關說都沒有用,這又顯示了紀律、法治及人人平等的精神。在升學主義泛濫的時代,新竹中學竟然堅持「五育並進」,堅持完整的全人教育。堅持音樂課要上音樂,美術課要上美術,體育課要上體育,不僅要上課,而且要認真學好,否則真的會因為音樂、美術不及格而留級。當然游泳、越野賽跑是每一個竹中畢業生現在津津樂道,而當時咒罵連連的。我那一屆真的有人越野賽跑不及格,寒假每天到學校跑操場,跑到有一天及格了為止。

其實所有這些特色,簡單的說就是「堅持」,堅持「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台大醫院過去幾年凡是牽涉到扁家的案子,不是灰頭土臉,就是鼻青眼腫,到最後幾乎是動輒得咎,裡外不是人。唯一的例外,是阿扁被收押當晚,到台大醫院驗傷。因我是創傷部主任,兼管外科急診。事前副院長打電話給我:「等一下阿扁要來驗傷,上一次為了吳淑珍兄嫂診斷書一案,急診內科已經灰頭土臉了。你們外科不要再搞砸了,你自己看著辦吧!」面對這個全國矚目的案子,我坐在辦公室想了半個鐘頭,才下定決心撥電話給急診處,只交代了一句:「該怎麼辦,就怎麼辦。誰值班就誰看,要照會就找當日值班的,一切依法行事,平常心處理。」結果當日完全依照常規處理,兩個鐘頭完成檢查、開藥、開診斷書,又把阿扁送回地檢處。如果按照以前面對VIP的處理,頭痛,做電腦斷層;肩痛,核磁共振檢查;頭暈,留院觀察;而且沒人敢負責,照會來照會去,一定搞到第二天還在檢查。不但社會失去耐心,流言滿天飛,臺大醫院又成眾矢之的。此次一開始就打定主意,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反而使台大醫院平安渡過政治風暴。

其實「該怎麼辦,就怎麼辦」,不就是當年辛校長那些老生常談「一年級把一年級的功課讀好,二年級把二年級的功課讀好,三年級把三年級的功課讀好,另外再複習一、二年級的功課」。一些很簡單的做事方法,竟然我花了三十幾年才實踐了辛校長的訓示。

就我個人經驗而言,醫學上的進步,固然有些歸功於重大突破,例如:葉克膜。但是這些所謂的突破(breakthrough)畢竟是少數,進步更大的成分來自於小進步的不斷累積,例如:勤洗手防止院內感染,感染後快速的給予抗生素(減少空窗期),使用長期抗生素的病人給予益生菌減少腹瀉、、、、等等。明白的講,裝設「葉克膜」的病人,如果護士抽痰不乾淨,病人極易死於肺炎,而使所有的治療前功盡棄。「一所學校能培養出諾貝爾獎得主、中研院院士固然值得讚賞,但是培養出無數品格高尚的社會中堅份子,奠定社會堅實的基礎而促進整個社會全面的提升,更是教育的目標。」
新竹中學創立近九十年,以其獨特的學風,在桃竹苗地區教育了無數學子成為社會的中流砥柱,在台灣民主化、現代化的過程中作出了重大貢獻。在此校友會中,謹報告各位老師、學長,新竹中學對我的影響,並自勉勉人,我們大家繼續為台灣社會的全面進步作出不斷的貢獻。

我的存在 見證台灣的荒謬 (柯文哲)
2013年07月04日

我本來是個醫師,現在卻變成一個天天上電視的「藝人」,怎會這樣?我有什麼特別?有人問:你怎麼敢講實話?一個人因為講實話變成這個社會的英雄?這表示整個社會都在說謊。至於講實話為什麼要「敢」?道德勇氣這句話是錯的,做道德應該是很自然的事。做道德的事需要勇氣,不對的是這個社會。
政治人物為何全部在說謊?是老百姓縱容出來的。我很想找個深藍的來問「馬英九有沒有說要處理黨產?」有。「說過幾次?」很多次。「有沒有處理?」沒有。「那馬英九有沒有說謊?」他會怎麼回答?老百姓會替他解釋,那是選舉語言,不要當真。第二個問題「馬英九有沒有說沒有達成633,薪水要捐一半。」有。「但他沒有捐,有沒有說謊?」我一樣想知道深藍的人怎麼回答?
承擔比清廉更重要
一個指頭指向別人,三個指頭指向自己,我一樣問深綠「謝長廷有沒有說,沒有選上總統要退出政壇?」有。他也沒有退出政壇,「那是不是也說謊?」所以都有問題。但為什麼大家縱容政治人物說謊?因老百姓覺得說謊不重要。
我在美國住過,當年為什麼尼克森下台?因為他講了幾個謊話而已。如果說謊要下台,台灣政壇一空!
我最早上媒體是因趙建銘事件,但趙建銘事件到現在在台大的歷史都還沒結案,因台大不敢面對這段歷史。當年台大怕被連累趕快把他趕走,這不是老師面對學生的方法。趙建銘R2我就認識他,他是個很正常,南部來的孩子,很熱情,晚上值班會煮鱔魚粥給護理師吃。後來怎麼會變這樣子?是台大沒教好他,環境出了問題。這都是台大在權勢面前矮了身子,集體墮落造成的。
我不願妥協跟交換,當然就要承擔一些苦果,但這是我的價值觀。這也是我對馬英九的批評,有比清廉更重要的事,就是承擔。我是台灣第一號急救專家,看過太多生死,對很多病情發展,我太清楚了,所以無法安慰別人,也無法被安慰,我也常忍痛要承擔起來,為病人做決定。
不拔管對至親殘忍
像《安寧條例》修法前,不准醫師撤除維生系統,有個年輕太太,因為腦出血造成腦死。那時只有三個選擇,帶回去、拔管、器捐,後來家屬決定拔管,但主治醫師不願意幫家屬處理。有天我進加護病房,布簾後面窸窸窣窣,我想在做什麼?拉開布簾一看,發現她先生手上拿著氣管插管呆立在床旁。我後來把主治醫師叫來罵一頓「如果我是你,我會幫他拔,這叫承擔,你不願意承擔,叫家屬自己處理,這對至親的家屬有多殘忍?」
台大愛滋器官捐贈事件,我被折磨的差點死掉,但我很安慰的是,在最危險時,我沒有丟下部屬逃掉,幫他們擋下,承擔是最根本的。所以為何政治人物一定要說謊遮掩躲避責任?我常開玩笑,如果某天我真出來選市長,我要說:「從現在開始,由我來重新定義何謂政治人物。」
陳玉梅採訪整理
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