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台灣人要做主人
孔子的遺言
By 酥餅的 BLOG

所謂孔子的遺言

所謂的萬世師表孔子的臨終遺言,不知道四書五經要不要讀這個?五個重點。

1. 孔子很後悔當老師,生活過得還不如江洋大盜。

2. 孔子的一生最大的錯誤就是只會當找主人的奴才而不知道自己當主人。

3. 所謂的道德倫理只是權力者控制人民的工具,武力與實力才是權力真正的來源。

4. 別以為別人請你去當謀士有多了不起,本質上你還是奴才。

5. 不要真的以為做學問多了不起,換不了名利權勢都是假的。

不管是不是孔子的原意,在儒家社會中,讀書一直被當成只是出人頭地換取功名的路徑,所謂的知識份子也一直被簡化成有學歷或是有教授職位的人,所以儒家社會才會有「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總是讀書人」的感慨!

事實上,知識分子不只是擁有知識的人,而是有能力有意願用自己的知識服務比自己知識不足的人,這一點,恐怕孔子到死都沒有參透!

這是原文,後面附有網路上的白話文翻譯。跟倫語課本大部分的內容一樣,真假都有爭議,不過倫語你還是讀得很認真很開心不是嗎?

《子壽終錄》

子壽寢前彌留少時,喚諸弟子近叩於榻側。子聲微而緩,然神爍。囑曰:吾窮數載說列侯,終未見禮歸樂清。吾身食素也,衣麻也,車陋也,至盡路洞悉天授之欲而徒棄乃大不智也。

汝之所學,乃固王位,束蒼生,或為君王繡袍之言。無奈王者耳木,賞妙樂如聞雜雀鳴,擲司寇之銜於仲尼,竊以為大辱。其斷不可長也。鴻鵠偉志實毀於為奴他人而未知自主。無位則無為,徒損智也,吾識之晚矣。

嗚呼,魯國者,乃吾仕途之傷心地也。汝勿複師之轍,王不成,侯為次,再次商賈,授業覓食終溫飽耳,不及大盜者爽。

吾之所悟,授於爾等,切記:踐行者盛,空敘者萎。施一法於國,勝百思於竹。吾料後若有成大器之人君,定遵吾之法以馭民,塑吾體於廟堂以為國之魂靈。然非尊吾身,吾言,乃假仲尼名實其位耳。

擁兵者人之主也,生靈萬物足下蛆;獻謀者君之奴也,錦食玉衣仰人息。鋒舌焉與利劍比乎?

愚哉!曠古鮮見書生為王者,皆因不識干戈,空耗於文章。寥寥行者,或棲武者帳下,或臥奸雄側室。如此,焉令天下乎?王座立於枯骨,君觴溢流紫液,新朝舊君異乎?凡王者祈萬代永續,枉然矣!

物之可掠,強人必效之;位之可奪,豪傑必謀之。遂周而復始,得之,失之,復得之,復失之,如市井奇貨易主耳。概言之,行而優則王,神也;學而優則仕,奴耳;算而優則商,豪也;癡書不疑者,愚夫也。

智者起事皆言為民,故從者眾。待業就,諾遁矣。易其巧舌令從者擁主,而民以為然。故定乾坤者必善借民勢。民愚國則穩,民慧世則亂。

武王人皆譽之,紂王人皆謗之。實無異也!俱視土、眾為私。私者唯懼失也。凡為君者多無度,隨心所欲,迎其好者,侍君如待孺子。明此理,旋君王如於股掌,挾同僚若持羽毛,騰達不日。逆而行之,君,虎也,僚,虎之爪也,汝猝死而不知其由。遇昏聵者,則有隙,斷可取而代之。

治天下者知百姓須瘦之。抑民之欲,民謝王。民欲旺,則王施恩不果也。投食餓夫得仁者譽,輕物媚予侯門其奴亦嗤之。仁非釣餌乎?塞民之利途而由王予之,民永頌君王仁。

御民者,縛其魂為上,囚其身為不得已,毀其體則下之。授男子以權羈女子,君勞半也。授父以權轄子,君勞半之半也。吾所言忠者,義者,孝者,實乃不違上者也。

禮者,鉗民魂、體之枷也。鎖之在君,啟之亦在君。古來未聞君束於禮,卻見制禮者多被枷之,況於布衣呼?禮雖無形,乃銳器也,勝驍勇萬千。

樂者,君之頌章也。樂清則民思君如甘露,樂濁則漁於惑眾者。隘民異音,犯上者則無為。不智君王,只知戟可屠眾,未識言能潰堤,其國皆亡之。故鼓舌者,必戳之。

吾即赴冥府,言無誑,汝循此誡,然坦途矣!切切。

言畢,子逝。

《子壽終錄白話翻譯》

孔子臨終前,叫他的弟子們都跪在了他的床旁邊。孔子雖然說話聲音小且慢,但精神卻很好。並開始囑咐弟子們:

  我多年來遊說各國的君王,但最終也沒有看到秩序恢復,輿論一律的局面。我這一輩子,沒吃啥好的,沒穿啥好的,乘的車也很不像樣。快到死了我才明白,上天讓我享受的東西我卻沒有去享受,實在是太不明智了。

  你們跟我學的那些東西,都是些為了鞏固君王的王位,控制老百姓,或著是歌頌君王的學說。但君王聽不進道理,美妙的音樂他們聽起來就像是麻雀喜鵲亂叫。他們隨便給了我一個司空的官來糊弄我,是對我的莫大侮辱。這樣的君王不會長久。我的偉大理想沒有實現是因為我只知道給他人做奴才,而不知道自己當主子。手中沒有權利,就不能實現自己的理想,是白白浪費自己的智慧,這一點我知道的太晚了。唉,魯國啊,你是我當官路上的傷心之地呀。你們可千萬不要走我的老路,當不成國王,也要當侯,再不行也要成為大商人。當教書先生最多也就是混口飯吃,還不如江洋大盜活得滋潤。

  我給你們說的這些都是我悟出來的,但你們必須記住:只有行動才能事業昌盛,只是空談便一事無成。把一個想法真正地付諸實施了,勝過把一百個想法寫在竹子上。今後那些有作為的君王,肯定會按照我的辦法管老百姓,並且為我修廟塑像,把我當作老百姓頂禮模拜的精神偶像。然而,他們並非真心尊崇我以及我的說教,不過是借我的名字鞏固他們的王位罷了。

  擁有軍隊的人才有可能成為人君,他們把老百姓看得就像蟲子一樣微不足道。出謀劃策的人只能給國王當奴才,要想吃好的穿好的還得看主子的臉色。再能說會道的舌頭能和軍人的利劍比試嗎?太愚蠢了。自古以來很少見到有書生當君王的,就是因為他們不知道掌握軍隊。智慧都消耗在了寫文章上。即使有個別實踐者,也不過是給掌握兵權的人打下手,或者給那些想圖謀篡位的人當謀士。這樣怎麽能號令天下呢?

  君王的寶座是建立在白骨之上,君王的酒杯裏盛滿了鮮血。各朝各代都如此。君王總是希望他的帝國能世世代代存在下去,然而這只能是癡心妄想。如果財物可以通過打劫得到,強悍的人就會效仿。如果王位可以被搶過來,那些英雄豪傑就會想辦法奪取。這樣就會沒完沒了的你爭我奪,得到的會失去,其他人再奪到,再失去。就和自由市場上的熱門商品一樣,經常換買主。概括地說,實踐得法者就可以成王,那就是神;讀書讀得好可以當官,但終究也不過是個奴才;謀劃精道經商可能成功,那就是富豪;迷信書本而不懷疑書本的人就是愚蠢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