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台灣的茉莉花革命?
By 林保華

響應「公民一九八五行動聯盟」發起的「公民教召—還仲丘一個公道」活動,七月二十日一早到國防部門口,只見白牙牙一片。我立刻想到,這類似去年香港反對國民教育的學生運動,台灣的年輕人終於出來了。當然,去年的反對媒體壟斷,台灣年輕人已經初試啼聲,這次規模更大,年輕人比例更多。

由網友發起、經過四天網路串連,三萬人聚集包圍國防部,有媒體稱為茉莉花革命的台灣版。我基本認同這個看法。當然,人數規模還不足,但是如果軍方還執迷不悟,馬英九總統還在包庇,規模將會擴大。

「一九八五」是軍方投訴電話,倒過來讀是「無法救你」,據說誰打了這個電話,還會被列入黑名單,這才是可怕之處。不過順著讀的話,也可以讀出「英九跋扈」,這才是目前台灣一片亂象,最封閉的軍隊也被揭出黑幕的原因。

那天上午,台灣民主基金會與《遠見》雜誌舉辦第五場「見證台灣民主」系列論壇,邀請謝長廷發表演說。當老人們回首見證台灣民主來承前啟後的時候,台灣的民主運動已經進入新的階段。軍隊做為新階段的突破口,有其偶然性,也有其必然性,因為它是台灣社會最保守、最封閉的群體,而現在的最高統帥則是最虛偽的政治人物。

如果說反媒體壟斷是對普世價值的追求,那麼這次追求冤案真相的行動,不但是追求人權的普世價值,還涉及每個台灣年輕男性的生命安全,做為台灣女性,也是她們的兒孫,她們的兄弟。

年輕一輩缺乏政治經驗,這點老人們應該盡心協助,但嚴酷的事實,讓這些非政治人的年輕人「被成熟」了。洪仲丘舅舅、姊姊的表現,他們的理性、冷靜、清醒、敏銳,乃至談吐與鍥而不舍,勝過許多政治人物。不過,我們也要警覺,已有政治沉渣從地下冒起,企圖消費這些受難家屬,這些人太沒有人性了。

那天晚上在群賢樓門前的燭光晚會,五年前也受難的蔡學良家人上台講話時,談到過去社會的冷漠,對我震動很大。如果社會不是那樣冷漠,對過去發生的冤案早日追究,洪仲丘、陳俊銘等等被冤死的事件或可避免。

也是社會的冷漠,目前台灣主權與民主的日益流失沒有被認真重視過,台灣一旦亡國,死的絕不是幾個人!

馬總統是對正義、生命冷漠的典範,他可以為黨主席選舉投票人數的多少哽咽,他可以在一些獨裁者圖像面前流淚;就是對基層民眾的貧窮、對災民的痛苦、對軍中被害的冤魂,沒有流下一滴淚。

不過,我對楊念祖「大破大立」之說還有所期待,那就撤下不稱職的官員,掙脫舊的觀念,營造為人民而戰的新國軍。

未來的台灣,不在冷漠中爆發,就在冷漠中滅亡。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