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抗議活動的四個基本原則
轉載自 酥餅的 BLOG

昨天與國城兄針對最近大家很關心的洪仲丘軍中虐殺事件對談,整個對談的過程將近三個多小時,挑了其中的一個小時左右後製成深音網路廣播,第一段談到抗議活動的四個基本原則。了解這四個基本原則之後,你在參加抗議活動之前就可以自己評估,你去參加的到底是一場真正的抗議活動,還是一場嘉年華會。

的一個原則就是,活動的訴求必須明確、具體可行、可考核。活動的訴求不能太過形而上,比如說,追真相,國防部也不會反對要追真相,既然大家都同意要追真相,何必上街?而且追真相也太過空泛,到底做了什麼才叫追真相?因為太過空泛根本無從考核起。所以你必須把所謂的追真相具體定義成一個可行的方案,或是所謂的Actionable Item。比如說,你可以要求軍方公開由6/30日開始到7/3日每一天每一個關係人以分鐘為單位的詳細行程,這就是一個Actionable Item。有了具體可行的訴求,後續才能考核軍方到底有沒有做到你的訴求,做得好不好。

第二個原則就是要有決裂的準備以及談判的劇本。假設今天你有了一個好的訴求,但是對方不接受,那你打算怎麼辦?還是時間到就解散回家嗎?如果是這樣,對方根本沒有必要認真考慮你的訴求,沒有決裂準備的抗議活動當然也只能是一場嘉年華會。要注意的是,決裂的準備未必是暴力衝突或對社會造成巨大的擾動,決裂的準備也包括非暴力選項。另外,有可能你的訴求對方無法全部接受,這時候,你也要有談判的劇本,哪些訴求對你是比較重要的一定要達成,哪些可以先妥協,這在活動之前就都要討論過、準備好。

第三個原則就是抗議活動一定要有能力製造壓力,或讓對方懼怕,否則對方同樣不用理你。如果活動只是安排你聽一些演講,看一些表演,時間到了就解散回家,那對方為甚麼要懼怕?

第四個原則就是對於抗議活動本身也要有正確、可考核的指標。過去的抗議活動,最常用的指標就是參加人數,而不是抗議活動的訴求有多少被權力者接受,這是一個完全錯誤的指標。為了讓更多人參加,活動一定要選在假日,選在交通方便的地方,訴求一定要和平理性不然會嚇跑人,活動時間不能太長,否則參加的人會累,會走掉,還有人說最好不要談政治,這樣的活動能不是嘉年華會嗎?這樣的活動就算有一百萬人上街也不過就是浪費大家的時間金錢在街頭上演一場戲,本質就已經是嘉年華會而不是抗議活動了。

在廣播中我跟國城兄用了公民教召,過去民進黨的抗議活動,以及紅衫軍當例子,詳細解說這四個原則,完整內容可以在下列連結收聽,聽完你就會了解,為甚麼你覺得過去參加的抗議活動都像是嘉年華會,因為你本來參加的就是嘉年華會。當然大家也要矇心自問,你準備好要參加一場真正的抗議活動了嗎?

另外一個例子如下:

517還缺個具體可行的訴求
商學院 business communication 的課裡通常會有一個作業,就是要練習寫抗議信給廠商,寫抗議信除了明確的說明原委,表達不滿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要具體提議廠商該如何補償你,而且這個提議要非常具體而且是在廠商作的到的範圍內才有意義。

517目前缺的就是具體可行的訴求。
我建議,這個訴求可以是「修訂刑事訴訟法」、「廢除集會遊行法」、「制訂兩岸人民監督條例」、或是「劉兆玄下台」。

講白一點,就算馬英九想答應你的訴求,你也要讓它知道該做什麼,讓他有個方案可以評估,有個討價還價的起點。另外,如果這個訴求具體可行,又獲得社會的認可,馬英九要拒絕壓力也會比較大。

檢視一下民進黨的四大訴求:

「保台灣,ECFA要公投」這個可以,ECFA要公投就是具體可行的訴求。但是另外三個「顧主權,唾棄賣台權貴」、「救失業,反對無能政治」、「護弱勢,反對一中市場」就完全空洞了。

我真的覺得我前面建議的四個還好一點。既然517的兩大主軸是人權跟主權,與人權相呼應的具體訴求是「修訂刑事訴訟法」跟「廢除集會遊行法」,與主權相呼應的是「制訂兩岸監督條例」,「劉兆玄下台」則是為過去一年政府的施政負起總政治責任。

而且這四個訴求為什麼好,為什麼成功的機會大還有一些眉眉角角我不方便在這裡公開討論,我的噗友們可以在這噗裡看出原由。

總之,517由於民進黨公職願意以身試法,已經初步凝聚了支持者的力量,只要再加上具體可行的訴求,517將會是個成功的企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