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推翻暴政,此其時矣!
@ 江建祥

『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賦予人不可被剝奪的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為了確保這些權利,人們因而形成政府,然而該政府的權利,是來自被管理者的同意』。美國獨立宣言裏所講的,就是以人性尊嚴為中心的法治理念。人之所以有尊嚴,是因為人是造物者依照自己的形象,所創造具有靈性的尊貴生命。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這些天賦而不可被剝奪的權利,是整個人類社會的組織結構的中心,所有的制度都是為維護這些權利而設置的。所以說:國家是為人民而存在的,人民不是統治者的隸屬(subject)或附屬客體 (subordinate object)。這種民主和以人為中心的觀念和專制時代皇帝把人民當作權利的客體、統治的對象,主張『朕即國家』,自比『天』之『驕』子的傲慢是完全不相容的。

 前太平洋時報社長,也是留日的行政法專家黃森元博士在他的宏文『現代國家的本質』裏談到:『在一個特定土地區域上,由各個人所具有共同意思抽出來,加以人格化,就形成共同意思體。再加以法律化,就成為生命共同、命運共同之國家。就是現代國家之本質。』國家裏頭最珍貴的就是『人』,因為所謂『生命共同和命運共同』指的是一群組成國家的『人』的共同生命和命運,是有血有肉的軀體的整合體,不是抽象的黨國圖騰。抽象的國家是具有實體的人的總和代表;天底下,那有抽象凌駕在實體之上的道理?

 西點軍校校訓:責任、榮譽、國家(Duty, Honor, Country)被獨裁屠夫蔣介石抄襲竄改之後,變成主義、領袖、國家、責任和榮譽,所謂的國軍五大信念。主義指的是已經失去反攻大陸能力的三民主義,而領袖則以國民黨一黨專政下的獨裁黨魁當仁不讓。從這個五大信念可以看出外來殖民者的黨國不分,甚至黨凌駕於國的謬誤。至於什麼是『國軍』,講白了就是『國』民黨的黨『軍』。

當兩岸退役將領聯誼喊出『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沙文藍豬范蘭欽出面嘉許,從不堪入目的中國近代史裡拼湊出一套支撐的歪理。其實,從邏輯上,唯有把『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裡的『國軍』解釋成『國民黨軍』Nationalist Army,而『共軍』顧名思義就是共產黨的土八路軍,才能說這兩個次位階概念『軍』都屬於上位概念的中國軍。否則說『中華民國國軍是中國軍,而中國軍也是中國軍』,豈不犯了精神錯亂症,變成只有婊子才知道如何表的一中各婊?

『國』民黨『軍』夾尾落荒而逃,躲到台灣之前,是用搶丁、虜人的方式勉強維持它的存在。向後『轉』,快速闖『進』台灣之後,則是用強迫式的義務兵役制度,將被殖民的土人natives,像趕牛隻進屠宰場一般,押入集中營。而殖民者的子弟若不是使用詐術取得免役的醫療證明,就是動用關係靠特權在軍中謀得輕鬆的職位。

在國民黨軍的將領們『不知為何而戰』之前,殖民地的年輕子弟是這些人所謂『勿忘在莒』的自我催眠下的可消耗兵卒expendable foot soldiers。在殖民者和他們的母國宿仇開始眉來眼去互通款曲,忘了為何而戰之後,在他們眼中原本可以隨意耗費的殖民地青年,就變成他們唯一可以緬懷昔日威權高壓統治快感的玩具。
馬英九以及那一群中國黨豢養出來的權貴子弟,就如同蔣友柏所說的,即便是出國留了學,腦袋裏裝的還是食古不化的黨國一體的專制思想,視民主如洪水猛獸,避之猶恐不及,講到個人的

自由與人權就拿出『國家、社會整體的利益』這一句魔咒來鎮壓、搪塞。這些人根本上是本末倒置,用黨國欺壓人民,不把人當人看的邪惡勢力。

洪仲丘被虐致死事件,並不是最近才開始肆虐的殖民者暴行,在白色恐怖,民權未張的時代,類似慘絕人寰的事件層出不窮,唯一的區別是當時黨國一體的妖魔,可以透過集團陰謀,將罪惡完全地掩蓋罷了。

 在不把人當人看的馬英九,以及與他狼狽為奸的黨國權貴的帶領之下,台灣正一步一步走向人性尊嚴被毀滅殆盡的境界, 洪仲丘被虐致死事件,大埔與民爭利的違法拆屋只是冰山一角。馬政府對陳水扁的繼續羈押折磨,對人權的不斷打壓,對人民集會遊行的憲法權利的限縮,尤其是對中國政策的一意孤行,在在顯示出『馬昏無能』這個殖民者權貴,將『黨國』這個奴僕凌駕在人民這個主人頭上的罪惡。

台灣目前正處於存亡危急之際,一切跡象都顯示出這是個結束的開始Beginning of the End。The End is near and soon! 這是危機,還是轉機,端賴人民發揮睿智鼓起勇氣來決定自己的命運。台灣人如果再不覺醒,起來逆轉這個毀滅人性尊嚴的趨勢,如果還忙著進行黨爭或為了流亡體制下的選舉而打拼,第二次的種族屠殺,以及新專制暴政的來臨是指日可待。

 猶太人在西元70年間被滅國之後,經過了將近一千九百年才重新復國。在這一段亡國的期間,猶太人是沒有國家的人 a people without state,雖然他們擁有許多不同的國籍,但因為臣服在不同強權之下,乃遭受了無數次的種族屠殺的噩運。現今的以色列國是在六百多萬條生命冤死於納粹集中營後才建立的。臺灣難道要等到五、六百萬還清醒的人都被殺光,趕到海裏,才能喚醒那殘餘的七百萬嗎?(就算到時那些人終於覺醒,恐怕也為時已晚了!)到以色列取經的政治工作者如果不明白這段歷史,卻只顧從技術層面去謀求邯鄲學步的癡夢,那最後的一里路,恐怕是登山客最畏懼的那段攻頂的絕命之路。

 保有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是維護人性尊嚴的首要之務。『不自由,吾寧死!』是人存活的真正價值觀。您聽過那一隻待宰的豬牛羔羊,抱怨過生前沒有吃飽的?美國獨立宣言闡明推翻獨裁專制,不但是人民的權利更是他們的義務。(But when a long train of abuses and usurpations, pursuing invariably the same object evinces a design to reduce them under absolute despotism, it is their right, it is their duty, to throw off such government, and to provide new guards for their future security.)爭取人性尊嚴的社會運動,不是嘉年華會式的沿街遊行,而是持續不斷地對威權統治者的挑戰與衝撞。

 一個人的品格是從他留給子孫後代的基業去評斷,而不是從他自祖宗繼承而來的家產來衡量。台灣人如果不起來推翻獨裁專制的政權,他們還能夠留給子孫什麼?他們還有什麼品格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