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Finger Pointing to the Moon - Bruce Lee
上帝的手指頭
@ 江建祥

聰明的狗,當主人伸出手指時,知道循著指頭的方向去尋找獵物。後知後覺的狗則只能凝視著主人的指頭,不知所措。愚蠢至極的狗卻會趨前猛舔主人的手指。

上帝用社會上一連串不公不義的事件當祂的指頭來指引我們,祂要我們追根究底面對真正的問題,並尋求解決之道。洪仲丘受虐致死案,或是土霸王大埔強拆民宅事件,嗜血的媒體把它們當作上帝的手指,猛舔食、猛吸允,不亦樂乎?沒腦的政治工作者,望著這些不公不義的事件,不假思索,環繞著它們,便拼命開藥方。更甚者,有言不及義者,竟然把近日『西遊記』裡學得的皮毛,拿來編織治國政綱2.0,大談軍隊如何轉型為人才塑造所的春秋大夢,不知道『不知為何而戰』的部隊和茅坑無所差別;簡直是望著指頭,不知如何是好?

手指頭用來指月的時候,它的特定功能止於『指引』pointing。看到手指頭之後,應該要做的是循著指尖的方向,找到明亮的月。那些把指頭誤認成月亮的人,你放心讓他們當你的領導者嗎?往懸崖的路,就算只差一里路,值得盲從瞎跟嗎?

喜歡掉書袋的政治工作者一再強調民進黨的所謂三個發展階段:(1)黨外追求民主的第一階段、(2)建立台灣主體意識的第二階段,和(3)一個現代政黨講的階級議題,與跟弱勢和公民團體站在一起的第三階段。局限於線狀思維的人,認為進入第三個階段之後,就必須『脫胎換骨』,不再被狹隘的民主、主權等議題束縛。於是,以偏概全,將所有的問題全部簡化為左右之爭,思維裡只有階級鬥爭,彷彿高舉與弱勢和公民團體站在一起的大旗,便可引領正義之師,打贏一場世紀階級大戰。

影視世界都已經進入3D了,而一直強調要繼續隨時待命(available)讓選民有個選擇的睿智者,居然只能在單行道上吠喘?其實這所謂的三個階段,只是任何一個有理想的民主政黨所應追求的三個並行不悖的理想。在政黨發展的任何階段,追求民主、維護主權和保護弱勢的理想都是屹立不動的標竿,它們之間沒有所謂的位階性,也沒有所謂的「緩急先後」問題。

從中國威權專制黨的復辟的角度來看,民進黨在民主運動和主權確保的戰場上已經慘敗。陳水扁八年的全民總統夢,不但不美,也沒有相隨而來的希望,民進黨屈就於體制的一味妥協和無知和解,沒有產生共生的結果,接踵而來的反而是邪惡勢力的傾巢而出。上任後,躲在背後操盤的馬英九,挾媒體、檢警、情資和司法的淫威,對台灣精英的追殺和全面整肅,證明民進黨的民主運動是功敗垂成。

  台灣是個不正常的國家。死後入斂,穿著壽衣卻拒絕入土的中華冥國,憑藉著黨政軍情的共犯結構,對台灣人民施行凌虐超過一甲子。過去的兩次政黨輪替,頭一回是中國黨內權力失衡派系分裂所造成;而第二番則是台灣人在手牽手維護主體意識的感動,和「奇美小護士」的激將之下,想讓本土意識持續的姑且一試。而中國黨復辟則是獨裁幽靈挾媒體、情資和黨產的優勢所做的絕地大反撲。這種政黨輪替,和選民對權力制衡所展現的共同意識毫無關聯。

弱勢團體和不同的公民團體有他們不同的需求。民進黨果真要如其前主席所期盼的,走入所謂維護弱勢團體權益的第三中間偏左階段?民進黨是否要局限於和這些弱勢團體相互謀利的關係──選票換預算、利益分配的承諾換政權?民進黨真的要如許信良所說的「一切以奪回政權為指標」嗎?還是,民進黨可以重新找回他們和支持者曾經共同擁有的基本價值,在追求民主、維護台灣主體意識、保護弱勢團體權益,以及和公民團體緊密結合的並行不悖的理想上,和支持者互相激勵,促成彼此的提升,把阻礙台灣民主發展的中華冥國徹底的推翻?

『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的口號,讓警察耐不住而違法違憲地逮捕拘留大學教授和學生,這些殖民者的鷹犬在怕什麼?洪仲丘受虐致死事件,軍方表面上進行懲處,暗地裡卻幹些串供滅證的勾當,這些殖民者賴以維持威權統治的錦衣衛在緊張什麼?大埔阿嫲和洪仲丘的死,如果只能讓一些『凝視著指頭』的公民運動者,奮身加入靜坐、行動劇的嘉年華,他們不但死得冤枉,更是死得不值得。如果,這些不公不義能夠讓台灣人再一次的覺醒,得以體認存在於台灣社會的一切違背公義的罪惡,都起源於殖民者的壓迫,那麼他們的犧牲才具有永恆的價值。

台灣一直以來所面臨的一切問題,包括司法不公、行政濫權、官商財閥勾結,乃至軍紀渙散、官僚腐敗都是殖民者對被殖民者的不公不義的壓迫。忘掉了這個問題的本質,卻只會從每一個單一事件的膚淺層面去思考解決的方式,就像望著主人的手指頭發呆的狗。睿智者應該有超越(單純凝視指頭)的能力,能夠Look beyond the finger and seek the “moon.”
台灣需要一個領導者,能夠站在制高點上高呼:『看啊!明月!』Look!The Bright M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