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洪仲丘,又被厚黑了!
再度顯示中華民國是
中國的流亡政權,是
在台灣的殖民政府

公民運動團體號召了25萬民眾,齊聚凱道,要求馬政府對洪仲丘被虐致死案給個真相。換來的竟然是行政院長江宜樺的敷衍故事。除列了幾項到時候可以推諉給『國民黨立法局』的空洞的法政改革承諾之外,對真相的要求,則是用管轄權當迴避的藉口,拿特偵組黨擋箭牌,再把責任丟回公信力盡失的軍法單位。唉!又是真情換假意。

中國人李宗吾倡議的厚黑學有三個不同的層級:第一是“厚如城墙,黑如煤炭”,人人憎惡,欺敵不易;第二是“厚而硬,黑而亮”,雖有矇騙敵人的功能,但加以時日,經過細心觀察,仍會露出蛛絲馬跡;第三則是“厚而無形,黑而無色”,也就是西方厚黑學所謂的formlessness,達此境界,可以殺敵於無形,銳不可擋,所向披靡。

和江宜樺的初級厚黑段數相比,馬昏無能的厚黑段數就不可同日而語了。馬用一貫對付抗爭的手段,奸巧地避免和鋒利的劍尖碰觸。這回躲到阿里山上去把人當人看,事後透過喜歡遞紙條的『霏』轉述說:凱道上的聲音反映社會對於軍中人權保障的強烈要求,馬都聽到了,並且肯定『小馬英九』江院長的四點空口嚼舌的宣示。馬採取的厚黑戰術是selective hearing選擇性的聽取。

誰在乎什麼國軍的軍中人權啊?大家要的是洪案的真相、和對消失的八十分鐘的交代!洪仲丘被虐致死案的真相,果不其然,將和洪仲丘一起被埋葬,25萬人的悲情聚會,換得的只是同情的眼淚和媒體的關注嗎?不應該吧?!

這個外來政權統治者口中的『國』軍,絕對不是台灣人的國家的軍隊!不要搞錯了,這個所謂的『國』軍是那個在1947年殘暴地殺戮台灣精英的蔣幫陸軍21師所屬的國民黨軍,也就是外國媒體筆下所記述,被共產黨八路解放軍殺得片甲不留、節節敗退的Nationalist Army。這個所謂的國軍就是在白色恐怖時代,作為蔣匪政權的靠山的獨裁軍隊。

某『國軍』憲兵司令在回憶當初從日本人手中接掌台灣兵役制度的過程時,就曾驚嘆說:日本人把台灣人管得服服貼貼地,只要一張明信片,每一個到了兵役年紀的順民都會乖乖地到區公所排隊報到,真是amazing。我們以前在大陸缺兵都只能一邊逃竄一邊抓兵,靠槍桿子『徵兵』。台灣人是當順民習慣了,被國民黨用一張明信片就騙到了國民黨的軍隊裡當奴隸傭兵,一部不把台灣當作固有疆土,不屬於台灣人的憲法,說人民有服兵役的義務,台灣人不假思索,就甘願成為國民黨軍隊裡沒人疼惜的充員仔。

國民黨對台的殖民高壓統治,所採取的手段,其毒狠和兇殘遠超過日本軍國主義者。日本人礙於教育普及的困難,無法透過教育在短期內同化殖民地的本土居民。然而,國民黨透過迂腐的儒家封建科舉思維,在台灣推動普及的填鴨式,以考試進階、功名利祿為唯一目的教育制度。他們透過唯唯諾諾、享有18趴優渥待遇的教職人員,將國民黨的思想毒素灌輸給普羅大眾。今天我們看到的悲慘世界裡的所謂台灣精英,泰半是缺乏人文素養,只知追求技巧,充滿粗俗的匠氣,失去特性的『類華人』,他們滿腦子裡充斥著中國人的士大夫觀念,是將自己太過高估的狂人。難怪乎,有些所謂的台灣人『精英』會覺得她們的精英那一塊,連馬英九都望塵莫及,也會痴吟『中華民國是台灣、台灣是中華民國』的夢囈。

在國民黨軍裡當過充員兵的人都記得自己是如何被那些志願軍官歧視虐待的。從新兵訓練中心開始,到下部隊,一直到退伍為止,背負著『籍貫』原罪的台灣充員兵,在國民黨軍隊裡受盡了各種歧視和不公平待遇。兩、三年的年輕歲月在忿忿不平的心理狀態下,就如此的浪費掉。如果說軍旅生涯可以將一個男孩變成一個成熟的男人,那是因為精神的煎熬可以堅韌品德,挫折和受苦可以培養人格。國民黨和共產黨師出同源,共產黨的大鳴大放,也就是毛澤東講的陽謀,是用騙術引誘『土直』的人把只應該放在心裡的話講出來,然後伺機加以報復,順便對其他不敢囔囔『國王沒有穿衣服』的『聰明人』產生殺雞儆猴的作用。

國防部為共犯結構脫罪而編撰的宣教劇本如是說:『住在台中的小丘,原本軍旅生涯即將接近尾聲,詎料在退伍前自認已是待退人員,攜帶智慧型手機進入營區,於安全檢查時遭查獲,連長將小丘處以悔過處分。資料指出,小丘平日在營即對部隊運作頗有微詞,常喜歡發表「高論」,連長對其積怨已久,慫恿對小丘不滿的悔過室「戒護士」要每天「照三餐」好好「照顧」小丘,小丘每日遭以超出體能負荷方式加重操練、惡整,進入悔過室3日後陷入昏迷,送醫不治。』這一個小丘只是一個典型的台灣充員兵,他之所以死於非命,是因為喜歡發表高論,招惹上級,而慘遭『照三餐』施予的『照顧』,他唯一的罪孽是身為台灣人不知守本分,居然敢做和身份不相稱的放炮行為。 這和美國弗羅里達州的黑人青年不知自己膚色所代表的原罪,竟然膽敢在光天化日下取捷徑借道白人社區回家而慘遭殺害,有何區別?這和阿扁只是個三級貧戶的子弟,居然可以『竊國』,造成國民黨的『換天』慘劇,最後身陷黑牢,慘遭精神虐待,又有何差別?

從國民黨軍在台灣強迫台灣人入伍當『傭』兵之後,有多少台灣充員兵因為他們的原罪加『白目』而不明不白地命喪黃泉的? 如果,25萬人聚集在一起,凝聽洪媽媽的苦情泣訴,而跟著灑淚的悲情之後,所有要真相的訴求,被中國人四兩撥千斤地使用厚黑詐術就輕易地敷衍掉了,洪仲丘不會是最後一個冤死的,任何一個正在國民黨軍裡被奴役的台灣人,和以後將入伍當傭兵的,都有可能會是下一個。趙天麟引述禁閉生說法,洪仲丘臨死倒地掙扎期間,不斷的以憤怒又害怕的言語罵三字經。 如果,台灣人不堅持國民黨和國民黨軍必須公佈真相,並嚴厲懲處謀殺洪仲丘的惡人,我們還可以聽到洪仲丘在往黃泉的路上仍然一直罵X 你 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