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Benchmark 洪仲丘案
By Subing's BLOG

這是一場成功的表態活動

這是一場成功的表態活動,表態活動基本上就是一種表演,所以人要多,現場要整齊,有秩序,活動要溫馨感人。既然是表態活動,大家集合了,表態了,時間到了當然是準時解散回家,畢竟明天還要上班。

評估表態活動,人數多、畫面漂亮,吸引媒體注意都是重點,訴求有沒有被接受反而不重要,因為重點是表態,把自己的訴求說得漂亮才重要,有沒有人聽到,聽到的人怎麼反應並不是那麼重要,也不需要討論,所以不管怎麼看,這都是一場非常成功的活動!以表態活動的標準來看。

願意出來表態絕對比不願意出來表態好,凡事也都有過程,漠不關心的人不可能突然上街革命,更何況我也不覺得台灣有任何革命的環境跟土壤。

但是.....千萬不要再說因為人多這就是一場成功的抗議活動,因為第一這不是一場抗議活動,這場活動沒有決裂的準備,沒有談判的劇本,也不打算製造任何壓力讓權力者懼怕,馬英九今天上山一日遊去了。第二,抗議活動成不成功不是看人數,而是看你的訴求有多少被真正接受。

我感覺比較扞格的是,活動結束後,太多人用很嗨的心情跟語氣把焦點放在人很多,畫面很漂亮上,幾乎沒什麼人在討論訴求有多少被接受。

或許大家本來就知道參加的是一場表態活動,也只打算參加一場表態活動,所以也用評估表態活動的標準在評估這場活動,那我的扞格又是為甚麼呢?

或許是因為,犧牲了一個優秀的青年,總是希望能帶來更多改變,不只是軍中制度的微調,行政院君子欺之以方又沒什麼人在討論注意的回應,以及一張登在CNN上漂亮的照片。

Benchmark 洪仲丘案

所謂歷史不忘、後事之師,管理學上也講究Benchmark,就是說,要找類似的機構、單位、事件來比較,才能客觀的比出效能,找出缺點,洪仲丘虐殺事件至今將近一個月,就讓我們來Benchmark。

我找了兩個之前的軍中虐殺事件來比較,一個是發生在1995年8月21號的鳳山陸戰隊明德班謝坤倉命案,另一個是發生在1993年7月16日的綠島勵德班陳世偉虐死案。

先來說謝坤倉命案,謝由於多次逃兵被送往高雄鳳山的明德班,結果三天之後就出事,事發時,軍方說謝是翻牆逃亡落地時不小心撞到頭,但是家屬不相信,當時還是立法委員的張俊雄受家屬之託,希望能拜託法醫楊日松幫忙驗屍,當時腳傷的張俊雄,杵著拐杖,一擺一擺的,每天都在楊日松的辦公室外面堵楊日松,堵到最後楊日松終於答應幫謝坤倉驗屍,驗屍後發現,謝身體沒有外傷,但是解剖後,肉像水果撞傷,整個背部都爛掉了,腦也出血,所以判斷是被人活活打死!

後來軍方調查,謝是遭當時明德班的班主任下令好好照顧,被包在棉被裡面打,才會身體驗不出外傷,偵結後總共起訴十七人,班主任雖然沒有直接動手,但是以教唆致死起訴,被判十一年,罪最重,直接動手的管訓士兵因為是被教唆,被判四年左右,罪最輕。

再來看陳世偉虐死案,簡單說陳世偉也是因為逃兵被送往綠島勵德班,一到勵德班就被照顧,五個人拿炒菜用的大鐵鏟一頓猛打,而且逃到醫務室照打,當時剛吃完飯的醫務室人員經過他身旁也沒有人出面阻止,後來事情嚴重了,後送台東馬偕醫院,剛好陳的哥哥有朋友在馬偕當醫師,趕緊通知家屬事情才爆開來,這件事情後來有五個人被起訴,最重要的是,因為這件事,後來綠島憲兵隊被裁撤,綠島勵德班從此成為歷史名詞。

相對於洪仲丘案,台灣有形式上的民主,電視台變多了,網路上也很熱鬧,但是拿張俊雄對比只能以公民身分蹲坐在下面當那25萬分之一的蔡英文與蘇貞昌,台灣的反對黨是進化還是退化?相對於謝坤倉案軍方給的真相,軍檢是進化還是退化?相對於陳世偉案中勵德班遭裁撤,洪仲丘案後禁閉室還是不動如山,雖說軍事審判制度有機會小幅修改,但是整體來講,公民對權力者的影響力,到底又是進化還是退化呢?

反對黨的總統候選人跟反對黨的主席只能像一般公民一樣蹲坐在台下成為25萬分之一,這在正常民主國家都是危險的訊號與最大的悲哀,表示政治上的反對力量完全被閹割,但是在台灣許多人認為是最佳的典範。我不是說他們要上台搶麥克風,但是他們除了當25萬分之一之外別無他法也不能有作為,你不心驚膽顫嗎?

至少我是高興不起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