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避免統一要做些什麼
@ 酥餅的BLOG

學習做選擇

我們應該要強調的是,在台灣的教育裡面,應該要教導年輕人怎麼做選擇,如何下決定。不然你從來沒有做過選擇,都是學校幫你決定,政府幫你決定,到你自己要做選擇的時候,會不會選錯人?到你作決定的時候,會不會做出錯誤的決定?這是很有可能的。在這種情況之下,公民社會應該是從教育開始,讓大家知道怎麼做選擇,怎麼下決定。

歷史發展沒有必然性,人類選擇的後果有必然性

歷史發展是沒有必然性的。如果歷史發展有必然性的話,以色列應該滅國,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應該繼續侵略歐洲,因為它的整體國力大過希特勒時代的德國;如果是這樣的話,美國應該統一美洲。就是說歷史如果存在某種必然性的話,我覺得很多事情不易解釋。或許將來會出現一段人類的歷史是有必然性的,但是我就至少一百年的歷史看來,恐怕沒有一定的必然性。

什麼是必然性?我認為,人類的選擇是有必然性的。集體的選擇必然導致一個集體的後果。譬如說1933年希特勒得到了政權,他用很多的方法取締其他的政黨,雖然他從來沒有得到國會的多數;各位如果對這個有興趣,可以去看一本書,《第三帝國興亡史》;但是他不斷地開始摧毀民主,開始取消各種制度,開始迫害政敵,大家漠而以息,然後害得德國走向毀滅的道路。後來在蒙哥馬利率領英國第21集團軍占領德國的時候,曾經出過一個〈告德國軍民書〉,裡面說:「各位德國人,每一個國家、每一個民族的人民,都要為他們的統治者負責。」所以我認為說人類的選擇是有一定的必然性,但是歷史的發展未必有絕對的必然性。今天如果統一真的發生,我認為不是歷史發展的必然性,而是這片土地跟這種集體選擇,逐漸累積,然後逐漸變化而成。
想要民主不等於會捍衛民主

國家的存亡,軍事跟外交,尤其是在直接的戰場上,軍事的運用跟相對實力的對比也是很重要的。不是完全以民主的體制,我們不想怎麼樣,就可以達到目的。我再次要向各位報告,你有怎樣的意向,跟你會不會去採取達到這個意向的行動,跟你的行動是不是有效,這是三件事。我們希望民主政治,我們希望民主的存在,不意味著大家就會去捍衛民主,更不意味著我們捍衛民主的行動就一定是有效的。民主的產生是會倒退的,是會脆弱的,是會有問題的,需要靠不斷地反思,不斷地努力,不斷有人提出各種改革的方案,然後,更重要的是,民主體制下的人一定要有堅定的決心去對抗反民主的敵人跟力量。

台灣人對民主漫不經心

今天在台灣,很多事情大家覺得已經民主,所以就像我上次跟大家報告的,1月14日投票開票的時候,在距離這裡不遠的某黨黨部,也是一大群人圍著電視在看中選會的選舉結果,那麼假定那時候選舉的結果差距很近,突然斷線了,突然電腦病毒發作了,今天這個結果是怎樣呢?你勝了,但是人家不承認你勝了,因為你根本沒有證據去推翻那個結果。這就是說大家對民主太有信心,太漫不經心。不講別的,民主已經很久了,直選立委也很久了,我們有一個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大家可以去看,我們立法院裡有多少立委是讓人民不滿意的?那為什麼人民沒有辦法用他們的力量讓這些立委下去?這不就代表我們的民主體制有問題嗎?不是代表人民對於反民主的勢力根本沒有警覺嗎?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蠻大的問題。

如果不希望被統一的話,我們這些非典型台灣人可以做些什麼努力?

由小事做起

我來之前想到一句話,叫做「佛度有緣人」,然後,「醫治不死病」,就是說醫生能治好的病就是那個病本來就是不會死的病。如果那個病注定是要掛的,還是已經病入膏肓,送到醫院恐怕也是來不及。台灣今天的狀況,我認為現在可以做些什麼事情,第一個,我們要從小事做起。

觀察選舉、觀察立委

什麼是「小事」?我們要找一些對公民社會、對台灣社會、對台灣的政治發展,簡單的、不用花什麼錢的、有利的事情來做,譬如說,與其大家大張旗鼓地遊行,可是實際上它是讓吳總統的選舉更順利,還不如大家花時間觀察立法院,立法院公報都上網,根本不用花錢買,也不用花錢訂,它的影音也是上網的,大家看看自己選區的立委在幹些什麼—台灣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自己選區內的立委叫什麼名字,就算知道名字,根本不知道他在做什麼。所以選舉的時候怎麼不會被那些樁腳操縱呢?怎麼買票這種事情在21世紀還會存在呢?就是因為太多的人根本就不去關心這些事情。

譬如說很多人買個東西,包括我在內,為了幾塊錢在那邊盤算要不要買,可是呢,中央政府總預算一年是一兆多,平均每個人攤到的經費是十萬計,立委是怎麼在審查那些預算的?希哩呼嚕就過去了!像這種事情大家不重視,覺得沒關係,然後在那邊盤算油價幾毛錢,在那邊抗議。所以這就是統治者看了最高興,因為大家本末倒置。

支持向上的力量

所以就是說第一個,我們看選舉,第二,看立委,然後支持向上的力量。譬如說有人在發傳單,在抗爭,我們也去鼓勵一下。他抗爭的東西說不定跟我根本沒有關係,但是今天他可以抗爭,就是保障明天我抗爭的權利。我們都能抗爭,是不是人家就會收斂一點?所以第三個,就是支持抗爭。不一定要捐錢,但是我們表示聲援。譬如說警察要拖人的時候,如果現場的人多一點,他也會比較手軟;如果就只有幾個人坐在那邊,根本沒有人管,那真的是被拖到哪裡去了都沒有人知道。

同情了解抗爭

就是說台灣的社會,大家不要本能性地覺得說政府一定不會犯錯;司法一定是公正的;死刑的宣判,那個人一定是罪有應得的;政府收了你的稅一定會好好運用;國營事業一定是戮力從公,所有的成本一定會用到大家身上…。身為21世紀的台灣人,絕對不要再這樣想!大家要第一、看選舉,第二、看立委,第三、同情或瞭解抗爭——剛剛講支持抗爭,這是不一定的,因為每個人的立場可能是不一樣的。台灣應該發起一個公民運動,所有的人,只要看到有抗爭,都去瞭解他為什麼抗爭?他在抗爭什麼?他抗爭的事情,他的訴求跟現狀落差在哪裡?台灣如果有這樣的公民運動,只要一有人跳出來抗爭,大家就去關心,瞭解他們到底在講什麼,我認為這就是一個公民的力量。

保持警覺

第四個就是保持警覺,就是不要理所當然地覺得說很多事情一定是那樣。譬如說我今天聽到一個新聞說5月1日有一艘貨輪在福州外海沉沒,船上載的數千噸農藥外洩,漂流到台灣海岸,被海巡署已經撈起來清理掉的已經有3噸。報紙上有刊,可是大家不太知道。也就是說對於一些莫名其妙的八卦新聞,大家只要一看到它們出現,大家就要警覺到一定有事情在發生,一定有狀況在變化,只是有人不想讓你知道。誰有小三這種事,跟大家有什麼關係,這一定有狀況!所以我們大家要學會從新聞背後看新聞,關心公民記者,支持公民記者,瞭解抗爭。我認為就算是被統一了,有這種生活習慣,我們還是會安全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