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一個春天在那裡?-
台灣的人民之怒公民運動!
╱文﹕南方朔

關心政治問題,白衫軍公民運動
才能成為茉莉革命,徹底解決問題。

【山雨欲來風滿樓﹐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台灣年青人不再對政府沉默了﹗公民運動可能比失去『制衡能量』的民進黨更讓『背離民意』的馬總統及國民黨更頭痛。想臨門一腳促統的某黑道大哥﹐台灣可能回早了。欲將兩千多萬自由人糊弄加入專制大家庭的台灣政客們﹐操之過急小心反彈﹐欲速則不達反為選民唾棄。為滿足一己『意識形態』而犧牲『全民的福祉』﹐便是邪惡為人類文明開倒車﹐千古留臭】

一個春天在那裡?-台灣的人民之怒公民運動!

╱文﹕南方朔 《亞洲週刊》主筆

【明報專訊】最近我和多位台灣媒體界的元老聊天,大家都有一個共識,那就是亞洲如果哪個國家發生類似「阿拉伯之春」的群眾不滿運動,那個國家極有可能就是台灣,因為台灣民怨鼎沸,已到了相當飽和的程度,國家領導人的滿意度只剩13%,那已是近代國家的最低紀錄。台灣極有可能在最近的將來,由於某項題目,引爆真正大型的群眾不滿運動,那時候就是「台灣之春」的開始。

「台灣之春」極有可能引爆

「台灣之春」會在什麼時候、以什麼議題引爆,它無法預測,但8月3日星期六,它卻以一種微型的方式,以洪仲丘命案為引子做了預演。大約有25萬至30萬群眾,在酷熱的8月天,自動自發的在台北總統府前廣場集合表達人們的憤怒與不滿,「馬英九下台,馬英九下台」的口號叫得震天價響。這是台灣群眾的自發自主運動,沒有反對黨參加。正因它是自發的公民運動,才可看出台灣老百姓對馬政府、對台灣的軍方是如何的不滿,甚至已到了極端痛惡的程度!

今年7月3日,一個台灣成功大學畢業、正在軍中服役即將退役的青年洪仲丘在部隊被懲罰,活活被整死。此案發生後,軍方及馬政府根據他們的習慣,都等閒視之,部隊死了一個下士義務役的士兵,他們根本不當一回事,以為新聞鬧幾天就會過去。

但洪仲丘的家屬、他的同學及網友卻不死心,拚命為洪仲丘喊冤,7月20日為洪仲丘喊冤,要求調查真象的「白衫軍」第一次出現,當天有3萬人參加。由於事情已開始鬧大,馬英九遂開始緊張,由於馬即將在8月11日前往中美洲訪問,他們遂決定要在他出國之前把洪仲丘案搞定。這也是最近期間,他要國防部長高華柱下台、要軍方趕快將此案起訴的原因。馬似乎以為,他的這些動作,即可使民怨沒有了動力,事情再也鬧不下去。

問題是,馬和馬政府只是以危機處理的方式處理本案,並無意對此案的真象做出真正的解決,於是此案遂愈鬧愈大﹕

(一)7月31日,軍方檢察單位將此案偵結起訴,起訴了18個人,但起訴的人雖多,但台灣的媒體均認為這是「捉小放大」,奉命整人的士官幾乎已完全挑起了責任。對於奉了命令將人整死的案子,應當是罪自上面開始論,而不能只是將士官處以重罪。而且7月31日的起訴書最獨特的乃是在洪仲丘的人緣不好、部隊的人如何討厭他上做文章,它的邏輯似乎是洪仲丘的被整乃是自找的。難怪軍方的起訴書一出,各界都極為憤慨了。事情已經鬧到這種程度,它們還在官官相護推卸責任。

(二)軍方7月31日雖然起訴了18個人,但8月1日首次開庭,初收押的4個人,卻都全部交保飭回,這已明示他們的罪過不是很大,不會重判。而更嚴重的,乃是本案在最關鍵的時刻,洪仲丘的禁閉室閉路電視錄影全部消失,這明顯的是湮滅證據,遭人刪除。但桃園地檢署卻認為黑畫面沒有人為因素,乃是維修時關掉主機電源和電力不穩所致,地檢署並將湮滅證據這部分永遠結案,不得再議。這也就是說,此案最關鍵的湮滅證據部分,在官官相護下硬是草草結案,怪不得地檢署決定一出,全台灣立即嘩然。人們認為馬政府是在吃案了。當時人們已預估到,由於政府掩蓋真象,全民憤怒,7月20日白衫軍只有3萬人,8月3日白衫軍再起,一定會有3萬人的10倍,估計會到30萬人。而果不其然,8月3日參加的群眾的確在25萬至30萬之間,台灣人民對馬政府和軍方的憤怒已到了新的高潮!

錯把洪仲丘案視為危機處理案件

一個區區的下士洪仲丘的命案,會鬧成如此軒然大波,台灣以外的人一定無法理解。主因乃是,台灣的軍方乃是個巨大的黑箱。它以愛國效忠為名,早已養成了軍中無法無天的惡劣習慣。舉例而言,稍早前有個江國慶案,他是個義務役的小兵,在部隊裏被屈打成招,立即槍斃了事,後來家屬自己喊冤,終於發現它是屈打成招的冤案。台灣軍方濫權、惡整義務役小兵之事已極為平常,被整死的人已不計其數。由於部隊乃是個黑箱,官官相護,人死了也就死了,真象也永遠被沉埋。在台灣服兵役,早已不是光榮的事,而成了相當危險的事。正是這種集體情緒,人們遂對洪仲丘被活活整死案那麼的感同身受。

但令人惋惜不滿的是,馬政府缺少了這種感同身受的認知,他們只是把這個事件視為危機處理的一個案件,他們以為象徵性的懲罰幾個人,人心即可擺平,做一些小動作即可讓人民的憤怒失去焦點,事情就鬧不下去。例如,8月3日25萬至30萬人集合要求真象,馬英九卻頒個「旌忠狀」給洪仲丘家屬,國防部也放話說要賠洪家台幣1億,用錢和獎狀就想把一件事關真象和軍中改革的案件擺平,但人們要的是真象和改革,而不是要擺平。這也是洪仲丘案愈擺愈不平的原因。

今天的台灣已經百孔千瘡、亂象不斷、經濟在惡化、官吏在貪腐無能濫權、軍隊已失去信用,各種政策如核四如服貿也不得民心,現在甚至狂犬病也在氾濫。台灣已是個遍地烽火的社會,哪一個烽火會成為真正大烽火,引發人民的不滿狂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