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新加坡建國的啟示
By 蘇餅,張國城
轉載自 三際信息站

抽空聽完《酥餅,深音廣播》「新加坡建國給台灣的啟示」(請點此連結線上收聽http://deepsound-twfuture.podomatic.com/entry/2013-08-06T16_02_10-07_00

新加坡建國有幾個關鍵:

1. 新加坡曾是英國的殖民地,在全球戰略佈局中,被安排為英國在麻六甲海峽附近的油庫,轉運港,和應變的軍事基地,在英國統治之下,她是個「普通法」和「習慣法」的地方,保障人民的資產和權利,這塊土地上的人,才是它最終歸屬的主人,決定怎麼使用它,在這個情況之下,新加坡人自然認為獨立之後我就是這個國家的國民,這個觀念其實也不難,可是在其他「經驗主義」和「歷史主義」橫行的地方,就會有很多奇怪的論述,比如說土地上的人,不能夠決定這塊土地的歸屬和施設政策,而要訴於更高的權威,歷史上你服從那個權威,比如說台灣人不能替台灣做決定,因為台灣是中國神聖不可分割的領土,必須要加入十三億人一起來決定。

若照這個概念,新加坡根本不可能獨立,因為在新加坡成為自治邦的時候,你還是聽從英國的決定啊,甚至你可能還要聽肯亞的決定,因為那都是一部份,如果你站在普通法的角度,你就會覺得:肯亞決定新加坡的制度,或新加坡決定肯亞的制度,是很奇怪的,說不通的,所以說如果照傳統的歷主義或經驗主義,而不是普通法的原則,那新加坡根本不可能獨立,因為你是英國人建立的,你當然是英國的部份,或者你跟馬來西亞那麼近,你應該是馬來西亞的一部份,而且你還曾經加入馬來西亞的聯邦,當馬來西亞人,成為馬來西亞的國民,你更沒有獨立的基礎。

2. 英國統治期間,為新加坡帶來普通法,引進現代國家的觀念,即文人領軍,國防的概念,文官和軍隊服從於納稅人的觀念,政府服從於人民,是公僕而不是統治者,所以英治時期,她在文化上已有了這些基礎。

3. 新加坡在二次大戰期間曾被日本軍事佔領三年,但1945年戰爭結束後,日本撤走,新加坡人並沒有一面倒的歡迎英國重返,而是自己當家作主;這跟台灣有很大的不同,台灣人在日本倒了之後,一點當家作主的心態都沒有,至少不是多數,而是熱烈歡迎祖國,希望祖國來援助,那祖國怎麼不會騎到你的頭了呢,新加坡從1824年起就當英國殖民地,也長達一兩百年,但新加坡人對「祖國」已經開始懷疑,決定要當家作主,這就是她可以脫離英國的關鍵,台灣曾是大清的國土,但清廷並不重視她,台灣要什麼沒有什麼,但二次大戰結束,卻濡慕祖國,最後遭到屠殺,這兩群華人因心態不同,得到不同的命運。

4. 新加坡1947年的立法會議,22個議員有6個開放給民選,16個還是由英國指派。當時的政黨領導社會運動,透過群眾運動來培養他的人才,也透過領導運動給予群眾和人民承諾,讓人民來檢驗,絕對不會有所謂的社會運動要和政黨切割,因為不管是工人運動或學生運動,你都知道你的訴求要落實,一定要靠政黨進去體制內(國會),而且,若政黨若不配合你的社會運動,他會倒臺,政黨不能置身事外,就像腳踏車的兩個輪子,社會運動和政黨運動同時前進,政黨帶動社會運動,也透過政黨的參政權和影響力保護社會運動,落實你的主張…

聽完這段錄音,不免想到八月三日的抗議活動,即使有35萬白衫軍參加,只要立法院內國民黨佔多數的席次,馬政府仍然可以我行我素,不顧民意,硬要推核四公投,推服貿協議…但民進黨看到有25萬人參加這個活動,一些高層幹部還暗自竊喜,殊不知,當人民不再需要透過你來表達他們的訴求,這個政黨還有存在的必要和價值嗎?

酥餅:這一集深音邀請到台北醫學大學助理教授,同時也是台灣智庫諮詢委員的張國成老師擔任與談人,談論新加坡建國過程對台灣的啟示。

由於新加坡建國初期有許多社會運動,李光耀也是工運出身,因此也特別談論到社會運動與政黨的關係,社會運動去政治化,去政黨化的問題。另外也以新加坡為例,討論在亞洲文化圈中,建國菁英的特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