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誰才是最大的敵人
By 江建祥
You raise me up - 你鼓舞了我

尼采說:『你所面臨的最大敵人,永遠是你自己...你必須隨時準備用你自己的烈火燃燒自己。置之死地而後生,如果不曾化成灰燼,如何重生?』

民進黨的諸公、諸母們向懸崖挺進的最後一里路,走得實在令人驚心動魄!讓民進黨各大頭只能閉嘴席地而坐的白衫軍,才剛宣稱『階段性任務已經完成』,這回沒能割到稻仔荱的政治工作者,就急忙地展現她異乎常人的精英那塊;忘了『不在其位,不謀其政』的道理,更不懂得尊重至少也是多數決選出來的現任黨主席,竟然志願充當馬無能的幕僚長,企圖指導昏君應如何善用白衫軍所聚集的能量,並徒勞無功地勸說這個本世紀最糗的政治丑角不要錯失社會改革的良機。唉!這是一個試煉靈魂的亂世,時勢沒能造出英雄,卻反而將一些人的貪婪之火和自我毀滅的愚蠢,無情地曝露在眾人的眼前。啊!惋惜!

羅馬書十二章三節指示地十分清楚:『不要自視過高,卻要照著上天賜給各人的信心正確地評估自己。』把一條小鯊魚放在海鮮店門口的水族箱裡,相較於周遭環境,它彷彿已是大尾鱸鰻;自己覺得越大,越是長不大!將這條小鯊魚帶到海邊放生,面對浩瀚的太平洋,它的成長必定突飛猛進;顯然,越覺得自己渺小,越需要成長,不禁然地便從謙卑中逐漸地茁壯,最終偉大而不自知。寧願做條水族箱裡的鱸鰻,鎮日浮沉於狹隘的水域,還是立志做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艦,駛向無際的大海?不是一個需要很多腦力的抉擇,是嗎?

革命初始,美國的開國先賢就了解,對英皇暴政統治抗衡,不可被局限於一個國家內部的利益團體或區域權益之間的爭奪,必須將所謂的『社會問題』的層次提高到被壓迫的殖民者勇敢起義,對抗殖民者暴虐橫霸的獨立戰爭。獨立戰爭必須師出有名,於是,獨立宣言的起草便落到一個五人小組的肩頭上。繼喬治華盛頓之後,成為美國第二任總統的開國先驅約翰亞當斯,是一位具有遠見、充滿智慧,富有正義感的領袖人才, 他和富蘭克林以及年僅三十三歲的湯瑪斯傑佛遜是當時文采過人、才智頂尖的五人小組成員。從人生閱歷和社會威望著眼,富蘭克林應是最適當的領頭羊,而以政治歷練和法學素養來比較,約翰亞當斯卻是不二人選。但是,富蘭克林並不倚老賣老,有意責成約翰亞當斯操刀,而約翰亞當斯則更謙虛地公開表示:『由於自己嫉惡如仇的個性,惹來甚多無端的爭議,又因為自己所屬派系已經佔有過多的政治版圖和輿論的關注,撰寫可能流傳千古驚世駭俗的獨立宣言的榮譽,應該歸於人緣極佳又隨和,文筆遠遠超過我的湯瑪斯傑佛遜。』

湯瑪斯傑佛遜在兩位前輩禮讓之後,毅然決然地說:如果您老執意交託,晚輩就當仁不讓了。歷史記載:湯瑪斯傑佛遜在兩位前輩讓賢之前,已經默默地在幕後辛勤地裝備自己,當個甘之如飴的追隨者,直到屬於他的時候到了,才從幕後勇敢地踏向前,像先知以賽亞對上帝的答覆一般,說:『我準備好了,差遣我吧! Here I am! Send Me!』(這個謙卑蟄伏,蓄勢待發的『我準備好了』和紅杉軍時期的另一個『我準備好了』絕對不可同日而語!您說是嗎?) 美國獨立宣言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堪稱人類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驚動動地文獻,是不把自己當成自己最大敵人的偉人們睿智又謙卑地協力而產生的,驗證了經文上的真理:不要自視過高,卻要照著上天賜給各人的信心正確地評估自己,方能為神所用成就天人合一的偉大事業。台灣 沒有約翰亞當斯、富蘭克林和湯瑪斯傑佛遜,卻有什麼天王或巨頭之類的小丑,讓人不禁地求助上蒼施予憐憫:God, Have Mercy on Me!

約翰亞當斯有句名言: 『人民有權表達他們的共同意思,而政府更有義務聽取民意。然而政府的義務僅止於聽取尊重。政治領袖不能凡事依毫無主見,依賴民意制定政策,民意變幻莫測,好的政治領袖應該負起領頭的作用,站在民意的前導地位,疏流導引人們走向社會共利的方向。一個政治工作者,如果對陳水扁被違法羈押審判的事實不敢表示意見,必須要等到所謂社會的氛圍達到一個程度,才肯小心翼翼地附和比較多數的民意,顯然地就不是在承擔領導者的重任。如果同樣的政治工作者,在陳水扁是否應該被接納,重返他和昔日同心戰友苦心建立、經營的政黨這件芝麻小事,都不能有LP地勇敢站出來引領民意,甚至還要一位飽受牢獄災虐、精神逐漸耗弱的老長官,somehow(不知該如何地) 繼續努力去爭取社會大多數人的認同,這個人最大的敵人,難道不是她自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