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台灣人的啟蒙運動
@ 李學圖
轉載自 太平洋時報
你有聽到我們在唱歌嗎(客語抒情版)

台灣人的啟蒙運動 李學圖

台灣幾百年來多受外族的統治。外族統治的本質之一是不為當地的居民設想,只為統治者謀求利益與權力的維持與擴張。荷蘭人統治台灣,為的是商業利益;鄭成功占領台灣,為的是反清復明;日本佔領台灣,為的是作為南進的基地;國民党政權佔據台灣,為的是反共復國,直到發現其不可能,復僻之後更變成「聯共制台」 「終極統一」。沒有一個佔領過台灣的外來政權是真正為台灣居民設想。外族統治的本質之二是統治者不擇手段;舉凡賄賂、偷、騙、搶、謀殺、屠殺可以用就用。在可以掩蓋隱藏、反對力量薄弱的社會,像在228當年的台灣,搶、謀殺、屠殺是統治者最簡便的手段;在今日的社會,監督机構林立、資訊傳播超快,外來統治者會改用媒體包裝、賄賂、偷、騙等手段欺騙選民。往日用的搶、謀殺、屠殺的手段,受害者可能是特定的族群,但現今所用的媒體包裝、賄賂、偷、騙等手段欺騙選民,受害者是更廣大的民眾。台灣的住民若希望自已和子孫有一個民主自由法治而安康的生活,就必須剷除外族統治,建立自已的國家。要從百餘年的外族統治,轉型成為有深度的民主國家必須透過啟蒙運動,來建立台灣主體意識、強化對台灣的信心、提升國民的素養與智識、建構願景、爭取國際支援。

啟蒙運動的必要性與目標

台灣主體意識的脆弱將會造成對國家認同的迷惘、對台灣的未來失去信心、國民的素養與良知更易被毒化,因而造成群體行動力的缺失,會變得更易被統治、被殖民。若無法取得政權或繼續被統治,更易受制於統治者的愚民政策、操控的媒體、與不公不義的政策,終而台灣人的自主意識與群體行動力更被壓制。所以我們必須突破被統治、被殖民的惡性循環。

一個正常國家的國民,對其國家歷史的認識、主體意識的培育、與主權的衛護都受學校教育與家庭教育的培養與燻淘,而成長之後對社會價值觀的型塑多受大眾傳播工具的影響。台灣很不幸,幾百年來都是外來政權的殖民地,其學校教育是皇民教育、是黨國教育,而非為台灣的子民與台灣的未來著想的教育;其大眾傳播工具也多為把持政權而技巧地注入愚民與麻醉思想。因而台灣為培育國民對台灣歷史的正確認識、台灣主體意識的培育、與主權的衛護,進而深化民主制度、正常化國家體制所須要的台灣主體性的教育,無法獲得有效的管道來推動。更可歎的是,隨著外籍新娘的增加及其家庭成員的成長,以及可能的被服貿協定誘迫門戶開放,收納更多的中國移民,台灣主體意識的培育更形艱巨。

既然無法獲得有效的體制內管道,我們就必須尋求或創造體制外的管道來推動台灣人主體意識的啟蒙運動。台灣的國家正常化或獨立建國必須在島內族群政治與國際政治的現實中型塑認同與支持。在各族群、各群體中建國的訴求必須是一致的,在國際政治中建國的訴求必須是宏亮的,在實際生活中建國的意志必須是堅定的。而台灣人啟蒙運動的目標就是要在未來無盡的時間長河中、在任何困境裡、持續地培育這些建國的必要條件:一致的、宏亮的、與堅定的建國訴求。


20138月3日台灣總統府凱道前, 1985 公民覺醒運動 25萬公民為洪仲丘討公道 (余志偉攝)

啟蒙運動的管道

我們要如何來推動台灣人的啟蒙運動呢?

一、提升台灣意識
如何在各族群,各群體中凝聚一致的建國訴求,台灣意識的提升是最迫切須要的。臺灣是一個由不同族群組成的移民國家,如同美國與加拿大。美加的移民是個人的行為、是自願的、能夠拋棄歷史包袱、要在新的土地上建立一個免於宗教迫害、免於政治迫害、屬於他們自已的新國家;所以他們對土地、對國家的認同是清晰而一致的。臺灣的移民常掙脫不了歷史與文化的糾纏與政治的枷鎖;於是對新家園的認同就有異於美加的移民。族群與藍綠的問題,數十年來一直困擾台灣的社會,消秏社會的能量;如今,又有「聯共制台」引發的統獨之爭,台灣人以血淚、青春與生命建立的民主自由的根基與生活方式正面臨「聯共制台」與共產社會的威脅。這種威脅是威脅到台灣的全體住民;臺灣的所有住民已經面對同樣的命運、已經型成一個命運共同體。這個命運共同體須要台灣意識的衛護。

台灣的歷史一再地見証外來的統治者是不為島嶼的居民設想的、是不擇手段的。為台灣世世代代的幸福,我們必須抗拒再被殖民。我們要透過以下的方法來提升台灣意識、抗拒再被殖民:

第一、要追尋真相:我們要追尋歷史的與當今的有關公共事務的真相。目的是要了解台灣的過去與現在,並試著回答一個問題:假若某某事情不發生,或統治者有不同的處理方式,今天的台灣是否會更好;譬如說,試著問自已:假若1960年代蔣介石能設想台灣日後的國際處境,而不拗於「漢賊不兩立」,那麼今天的台灣是否就已是聯合國的會員國,而不是一個國際孤兒。當然除了了解台灣的過去與現在,我們也要了解中國與中國共產黨的過去與現在;為什麼他們會殺害法輪功信徒?了解真相,會讓我們體會命運共同體的意函、產生台灣意識,「更進一步帶領我們認同台灣、釐清國家定位,激發我們衛護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與捍衛台灣主權的情愫。」

第二、破解一元的文化霸權:莊萬壽教授認為台灣人雖不認同中國這個共產國家,但因尚不能破解漢文化、存留有民族的情結,而影響到台灣國家認同的成長。他認為對於漢文化成份,台灣人不可能也不必去切割,一如美洲諸國不必去切割英格蘭、西、葡等語言文化一樣。但「我們要袪除封建父權、階階倫理、人治私情和具有國家意涵的文化規範,如簡體字、官僚文化價值。」我們要思考「如何合作奮起集體新的論述,包括以民主、自由主義去瓦解虛構的炎黃、中華民族主義,和孔儒禮教封建主義。以多元與人權的價值,去破解一元的文化霸權...。」

第三、實踐台灣民族的建立:「聯共制台」的國民黨與共產中國常以同文同種企圖麻醉台灣人,可是台灣的歷史經驗與民主軌道已經使台灣成為一個「台灣民族」。在現今的世界,血緣、種族已非構成國家的要素,重要的是生活方式與全體住民追求的願景,美國就是一個例證。更何況台灣人的血緣己被証明有異於漢人。 史明也「…導出台灣民族與中華民族已經分別存在的歷史事實。……台灣民族主義,是用來團結四大族群的思想主張,以幫助台灣建立成為新而獨立的國家」 台灣民族主義是將個人的台灣意識凝聚而成為集體的守衛台灣的防衛性武器。
二、建立對台灣的信心
相信有不少的國民認為台灣領土小、人口少,難以對抗中國的武力侵犯,因而不敢奢望台灣能獨立建國;事實上,這也是我們的敵人用以恐嚇台灣的技倆。台灣的領導精英應該正視這個問題。在體制內切切實實充實國防與國家安全(包括政治安全、經濟安全與社會安全) ;關心台灣啟蒙運動的人士 (在體制外) 必須要讓國民知道人民的意志、國際輿論與支持都是國家的防衛力量,更要介紹世界無數的小國,如何在鄰國的威脅下仍然選擇獨立而不被併吞,又能持續發展。
當然,台灣人的能力與智慧更應該被強調。台灣民族是刻苦勤奮、能冒險犯難、能創新發明的民族;台灣的過去,曾創造出「寧靜革命」的政治奇蹟,也有過「亞洲四小龍」之一的經濟成就,而年青的一代在諸多行業上,更走在世界的前端,譬如說,在設計發明、在運動領域等。奧大利亞學者Bruce Jacobs在台北外國記者俱樂部說,” 台灣的人口數,相當於奧大利亞的人口,多於世界三分之二的國家,而其領土也大於世界三分之二的國家。…台灣並不小,若能了解台灣是” 中級強國” (middle power) ,不但會改變外人對台灣的看法,更重要的,也可能會改變台灣人塑造台灣的衝力…領土大小的重要性、固然與鄰國有關,也與一個國家國民的心態有關。」 也就是說我們要了解自已的優點,發揮自已的優點,就可能創造出足以讓台灣站得住的實力。台灣人對自已與對台灣應該要有信心。

三、提升國民的素養與智識
表面上,台灣意識的提升似是台灣邁向國家正常化最重要的元素,事實上,審思台灣的歷史與今日的台灣社會,我們會發現提升國民素養與智識的重要性決不亞於台灣意識的提升。試看2012年的總統選舉,經過四年的執政考驗,馬英九政權已暴露出是一個背信、無能、控制司法體制、企圖賣台的政治騙子,可是台灣的選民竟然投票給他作第二任。選民的無知與素養應是原因之一,選民投票要有責任感。柯文哲醫師在一次演講中曾說:「…國家的水準,取決於大多數國民的水準,一兩個偉大的科學家、政治家皆不足造就一個現代化的文明大國。而國民的水準根基於普遍的思想、文化。」 旅日作家黃文雄說:「台湾的本土政権提高了台湾人的意識是自然的、可是大都是属於感性的、如何従感性的台湾意識提高到理性的或悟性的意識、必須透過国民文化的運動来培育。有了理性或悟性的民族自覚必然能産生実践性的強烈民族意識。近代的国民意識或民族意識…並不是天生的而是培育出来的。」
那麼我們要培育什麼樣的素養與智識呢?簡而言之,是要培育台灣國民的素養與智識以幫助台灣邁向「正常而安康」的國家。這包括了解歷史的與當今的有關公共事務的智識、有監督政府的智識與責任感、有判辨媒體報導真假的能力、有是非正義、與對社會的責任感。試圖擬出這些素養與智識,以描繪出明日台灣人的圖像,

筆者在2010年曾邀65位台灣各界的精英編撰成一本「台灣的品格--進步國民的素養與智識」。該書將智識分成十五個領域:文化、文學、藝術、人文、歷史、教育、媒體、法律、政治、社會運動、兩性族群、經濟、環境保護、科技、國防外交。雖然涵蓋面寬廣,但都是台灣邁向正常國家的過程中,台灣國民所應該了解的基本智識。該書用「智識」二字,而不用「知識」,是要強調知識本身固然重要,而知識的適當應用,更為重要。很多的事務都有其適用的範圍,超越這個範圍,其適用性就值得商榷。譬如,一加一等於二;一桶水加一桶水,就不見得是二桶水,可能是一大桶的水。所以我們在應用這些知識的時候,必須考慮在當時的環境中的適用性,否則生性善良忠厚的台灣子民容易被似是而非、以一概全、不合時空、輕重緩急顛倒的言論所誤導。
希望有更多這一類的媒介物出現,將台灣國民應有的素養與智識應用各種媒介傳播給不同年齡、不同教育程度的群體。

四、建構願景創新文化
我們除了要追尋歷史的與當今的有關公共事務的真相之外,也要創新文化建構未來的願景。我們未來的願景是一個「正常而安康的國家」。更深一層的說我們要建構一個有人權、民主、自由、正義、安全與永續富有的國度。這六項之中的前四項是簡而易明,第五項的安全包括國防安全、政治安全、經濟安全、社會安全與環境安全。第六項的「富有」包括物資的與精神文化的富有。我們也要創新台灣的文化,台灣的品牌,不論是食物、服裝、文學、音樂、藝術,建立台灣的特色。要讓我們的國民了解這些是我們努力追求的目標,也是所有國民須要努力的工作項目;不斷的創新文化會讓我們的國民了解我們正朝向一個值得驕傲的台灣國邁進。

五、爭取國際支持
前面說過台灣的國家正常化或獨立建國必須在國際政治的現實中形塑支持。賴怡忠教授說「在台灣六易其主的殖民歷史中,外來者多以殖民母國的世界觀形塑台灣人民的世界觀,導致台灣人民在失去自我認同後,也同樣失去建構台灣自我的世界定位之能力,使台灣不僅在亞太區域,同時在全世界出現的是一個面目模糊、沒有中心價值的外交思考,周邊國家不知如何期待台灣的角色。…長此以往,導致台灣因自我區域定位不明,因不被區域國家視為一個可靠的交往對象而被邊緣化。」 所以台灣人要讓全世界知道我們唾棄共產主義獨裁統治,要宏亮地嗆出台灣人的建國訴求。
當今的民主國家中,最影響台灣的國家應是美國,而維持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穩定又關連到美國的國家利益。這樣國際牽制可能會影響政府執行國家正常化政策的步調,但民間的、體制外的啟蒙運動與建國運動必須持續進行、儲蓄能量,在時機來臨時,才有足夠的能量爭取國際支持。所以海外的台灣人應將台灣人建國的訴求傳播到各世界各國領袖。即將出版的<voices of the Taiwanese>就是有這樣的構想。台灣的啟蒙運動也包括啟蒙國際社了解台灣人的心聲。

啟蒙運動的動力

一,自我解放:
我們要自我解放,不要以為政治是骯髒的,不去接近它;那是外族統治者用來麻醉或防止台灣精英進入政界的藉口,或是經歷過外族暴虐統治的父母對子女無可奈何之言。政治其實是分配公共資源的權力,您不參與就可能失去您的權益。所有關心台灣不再被外族統治的海內外台灣人,都有責任、都應參與台灣的啟蒙運動。台灣教授協會也為此,在2013年7月開動「國家危機與公民責任」的全國演講會。2013年8月3日在凱道「萬人送仲丘」的主題「公民覺醒、拒絕愚弄」當是追尋公共事物真相的起床號。
二,建立論述及制作文宣:
我們必須從台灣主體性的立場建立論述及制作各種文物讀本。以各種媒介,為各不同(年齡的、教育的、職業的)群體宣導、以提升台灣意識、建立對台灣的信心、提升國民的素養與智識、建構願景創新文化、及爭取國際支持。
三,傳播理念與信息:
我們必須將這些建立的論述、理念與信息,以高效率的方法傳至社會的各各群體。這一點,可說是最難突破的問題。自2008年以來,台灣社運團體已有諸多提升公民意識的集會,但是否能將理念與信息有效地傳至社會各角落?傳播的媒介當然包括電視、平面媒體、以及各種新科技;2013年07月20日,三萬人包圍國防部要求徹查下士洪仲丘致死的真象,就是在網路上組成的「公民1985行動聯盟」在七天之內動員的結果。也許大學生是傳播啟蒙的理念與信息的尖兵,因為他們來自台灣的個個角落個個階層,當他們放假回鄉的時候,就能催化家鄉的啟蒙運動。
四,奉獻時間:
我們要奉獻時間作啟蒙運動。即然啟蒙運動是要為台灣的住民和世代子孫建立一個正常的國家與安康的社會,那麼我們就要把它當作是生活的一部份。就時數而言,假若我們每週能奉獻二個小時(相當於每個月8.6個小時),持續地自服完兵役之日至年老無以為續之時,來從事各種有關啟蒙運動的工作,諸如探索歷史事件、了解社會真相、自我價值的審思、以至引導他人的覺醒、建立本土主體性論述等,我們就能透過義工的方式產生龐大的時間資源。
五,以幾何級數傳播理念與信息:
希望每一位已從被外族統治的夢魘中覺醒過來的人能設定目標: 每年至少引導二個人的覺醒,而被引導自覺的人亦能隨即開始每年至少引導另二個人的覺醒;如此推動至年老無以為續之時。如此,啟蒙運動就能快速逐年以幾何級數成長。
六,財物支援
任何社會運動都須要財物支援,啟蒙運動雖採義工的方式推動,乃然須要財物支援。除了募款樂捐之外,無法每週奉獻二個小時的國民可以金援的方式參與啟蒙運動。至於換算的比例,那是財力與良心的問題。

結語

在外來統治者及殖民威權體制尚未完全剷除之前,我們無法透過體制內的機制培育台灣主體性意識教育,我們必須在體制外推動啟蒙運動。啟蒙運動的目標是要塑造一致的、宏亮的、與堅定的建國訴求。啟蒙運動必須多層面進行以提升台灣意識、建立對台灣的信心、提升國民的素養與智識、建構願景創新文化、及爭取國際支持。從推動啟蒙運動的立場而言,希望台灣國民能自我解放,關心台灣的未來、參與啟蒙運動的推動,能奉獻時間、傳播理念與信息、支援財物。
行文至此,筆者必須向尚未認同台灣建國訴求的國民提出要求,要求他們審思價值觀,當60%的台灣民意調查受訪者不接受兩岸關係是「一國兩區」的說法,78%的受訪者認為台灣與中國大陸不是同一個國家,81.2%的民眾同意民進黨台灣前途決議文中「台灣是一主權獨立國家…任何有關獨立現狀的更動,都必須經由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的方式決定」的政策 ,您異於多數人的想法是否正確?您若修改您的價值觀,您可知道,您對台灣的貢獻有多大?

作者: (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前會長)

(本文是作者依2013年1月1日,在大紐約區海外台灣人筆會的講稿”台灣人的啟蒙運動”,整理補充之後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