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核能發電是「本質」上
就不安全 : 應該停建
@ 老宅男的世界

我是清華核子工程碩士,我說的話,每一句都真實,沒有違背我的專業知識,我也完全負責。

請總統暫時跳脫所有的政治、外交、經濟、的諸多綑綁,以彈性思維看我這篇分析,主題圍繞著您宣示的大原則 - 核能,安全第一。

一. 「核能發電是否安全是總統自己就可以推理判斷的」

請總統不要倚賴身邊那些行業內的專家,您問他們100次,他們也只會有一種答案,那就是 “核能是乾淨、安全而且廉價的”。然而他們這麼說,根本違反現實,他們只是“醬”在裡面而不自知。

容許我用一個不恭敬的比方: 假如社會反娼聲浪非常高,可是總統您因為不懂娼妓事業,所以找來妓女及娼館老板的代表,商討廢娼的可行性,因為他們是"專家",這樣會有廢娼的答案嗎? 不但不會,他們還會告訴您: 廢娼的話,因為那些孤寡男人找不到替代方案,會影響人心,造成犯罪率增加,對社會風氣有不良影響;色情行業蕭條,已經投資於色情行業的資金將會付諸流水,性工作者失業,造成失業率增加,更嚴重影響經濟發展,所以廢娼萬萬不可。

請總統相信我,用不用核能發電是總統看完我的建言後,就可以自己推理判斷的….

二. 「我學了六年核子工程的心得」

1. 核能發電,是用來平衡當初發展出核子武器的科學家和政府的良心不安(或者說,減低世人的責難),所以發展出來。因為原理聽起來很神奇(把質量變成能量),吸引了很大的資源投入之後,變成一個龐大的商業利益團體至今。

2. 當時我們所以接受這教育,出發點或者是為了發展核子武器,但是人家給我們的,卻不過是披著尖端科技外衣的核能發電商業技術。所以「我們的核工教育終究只造就出兩種人: (1)核能發電的推銷員,任職於GE或西屋公司,和(2)核能發電的客戶,任職於台電和原能會」 形成了很完整的核電生態體系。

而這些人,正是30年來引導台灣「罷黜百家、獨尊核術」,現在還圍繞在您身邊告訴您核電很安全,而且除了核電之外,我們沒有其他路可走的“專家”。

3. 核能發電是「本質」上就不安全。

本質上安全的系統是這樣簡單定義:
An inherently safe system has a low level of danger even if things go wrong. It is used in contrast to safe systems where a high degree of hazard is controlled by protective systems...

本質安全的系統即使出了差錯,也只會有低度的危險,換句話說,本質安全系統有自我保護、抑制損害的性質。相對的,非本質安全的系統,安全性只能倚賴「人為的保護措施壓抑極度災害」來達成。

由於我們所用的核反應爐即使停機後,反應爐仍然繼續產生大量的衰變熱,必須持續不斷的冷卻,否則最壞狀況就是爐心熔毀造成「極度的災害」。這種「本質」也是所謂的系統延遲(system lag),無法以控制系統加以控制,所以才有所謂的深度防禦、多重圍阻設計,也就是以「人為的保護措施壓抑極度的災害」。

常有人說,世界上沒有絕對安全的東西,例如汽車飛機都不是絕對安全,為什麼你反對核電卻不反對使用飛機、汽車? 這類比是不對的,因為汽車、飛機並沒有具備這種本質上不安全的特性,(除非每一輛汽車有車輪轉向會落後方向盤3秒鐘這種奇怪的問題,而且出一旦失控,會造成大量的無選擇性的死傷)。

也有人會說,雖然本質上不安全,但是既然用了深度防禦、多重圍阻加以保護應該就好了,你還計較什麼呢?

因為核電系統本質不安全,才會使得你的保護措施“沒完沒了”,可是災害仍舊是“防不勝防”啊?

靠人為措施壓抑著的無法承受的巨大災害,只要還“有可能”發生,我們當然要計較啊!

核電的本質上不安全的特質讓我用一個比方說明就更清楚:

假如今天有一種汽車,用一種很特別燃料,您得向車商買這種燃料,他說現在的價錢是汽油的四分之ㄧ,但是這車子有兩個問題:

一是引擎的冷卻水無論如何不能停,即便您開回到家把引擎關了,您還是得讓冷卻水泵繼續轉,一旦不轉了,引擎就會燒掉,放出劇毒。這種劇毒重則會瞬間把您的骨頭、血液、皮膚都殺死,不能再生,您會死得很痛苦,輕則讓您得癌症,會不會死,會怎麼死就看運氣了。但是車商告訴您要放心,因為車上有備份的小引擎,確保水泵不會停,除非撞車撞得超乎想像(俗稱超過設計範圍),要不然是不會發生這樣的狀況。

第二個問題是,它非常環保,燃燒時【不會產生二氧化碳,只會產生劇毒】,這種劇毒至今人世間沒有解藥,所以不能隨便排放,只能一直收集在這車子上特製的冰箱跟著您,這個冰箱也不能停,一停,劇毒跑出來,您全家就要死光光。

但是車商告訴您一定要放心,因為這車子有一個特大號的備用電池,除非撞車撞得超乎想像(俗稱超過設計範圍),要不然是不會讓冰箱停掉。

這車子開了40年後,要報廢了,您得自己找一個10萬年不會有地變的山洞,把這些年來所產生的劇毒藏在那裡,交給您的千百代子孫去操心。

這樣的車子,價格是一般汽車的三倍,您會說它安全、清潔、又廉價嗎? 您會買來開嗎? 如果不會,您當然也不該相信核能是乾淨、安全而且廉價的能源。

三. 「如果總統還是覺得必須相信專家」

請總統回味這些專家說的幾個安全的理由:

1.「核能發電設計採用深層防禦、多重圍阻,所以運轉時絕對安全」

這正好暗示核電的「本質」就是不安全,所以才要加這麼多被動的防禦、圍阻。

其次的問題是要多深的防禦,又要有幾重圍組才夠? 如果夠了,為什麼麼還有三哩島事件,福島核災?

車諾堡的設計是不同的理念,所以我不以它為證,但車諾堡核災說明【核能有多麼難駕馭】,請總統一併考慮。

2.「核四是採用最進步的設計,安全考慮比核一、核二、核三都要更週密,是最安全的設計」

所謂最進步的設計是30年前最進步的。

而這些話都是GE說的,GE也就是福島核電廠的設計者。所謂深層防禦、多重圍阻也是他們標榜的設計理念,但來了一個天災,卻一點也不管用。

3. 請總統再回味一下,這些專家們除了解釋各個核災發生的原因給您聽,甚至淡化核災的悲慘結果之外,可曾提出預警核災會如何發生? 沒有。

他們推崇的這些偉大的安全設計理念,是他們自己悟出來的,還是人家教他的?是人家教他的。

核反應爐,又是他們設計的,還是別人設計的? 別人設計的。

如果這些設計與理念都不是出自這些專家,他們為何能那麼篤定的告訴您核能是安全的?

四. 「世界上有那麼多核能電廠,我們何必那麼擔心?」

全世界目前有435座核反應爐運轉中(我們有6座),發生事故之前,個個看起來都很安全。但就算我們不算三哩島,不算車諾堡,只算福島核災,核災發生機率也有3/435,遠高於統一發票中200塊的末獎機率2/1000。我們也心裡明白,全世界這麼多座核電廠,發生事故也只是早晚問題,不會“千秋萬世直到永遠”都平安。

既然如此,總統您認為以台灣的地質條件、施工的品質、操作的嚴謹度,我們的核電廠發生事故的機率在世界排名是前面還是後面?

以我們的人口集中程度、動員能力、環境條件,我們對於核災的忍受能力,又是世界排名的前面還是後面?

如果總統也覺得發生率排名前面,忍受能力卻排在後面,我強烈建議我們不要只為了6%發電成本差異,冒那種毀滅性的風險。

何況我們還有別的國家少有的問題: 假設出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核災,我們的國軍正全力動員疏散百萬民眾,這時忽然對岸宣佈將派20萬解放軍協助處理“台灣省”的核災,我們能忍受、能應對嗎?

五. 「我們若是發生類似福島的災變,我們會斷然處置」

不知道這句話是總統自己的意思,還是江院長自發性的說法,不過把福島核災的原因,從核電不安全的本質引導成人為疏失,就是核電利益集團的宣傳。

實際上日本官方獨立調查單位的報告開宗明義就說: 換了誰當時在那個位置上,結果也都相同。有人說,所謂換了誰在那位置上,是指日本人,台灣人與日本人的民族性不同,我們台灣人不一樣。

這一點總統且相信一半就好,換做性格比較靈活的台灣人,發生災害固然也許反應會快一些,不會像日本人一樣墨守成規。可是這靈活的個性卻是伴隨著不按照規則做事的習慣,在這麼複雜精密的系統操作中,反而容易造成意外,意外發生之後,反應也更可能完全失序。加總起來說,若我們發生核災,後果應該只會比日本人更糟。

再說,斷然處置是知易行難。福島核災一開始就斷電,所有的儀表都不能顯示,誰都不知道當時核反應爐狀況到底是怎麼樣。就像打仗時通信完全中斷,不管指揮官如何英明果決,士兵們如何驍勇善戰,還是注定要打敗仗。

六. 「我已經要求核四一定要通過安全測試才可以運轉」

我反核電是因為核能發電本質上就是不安全的,不只是核四蓋得好不好的問題。就好像無論毒藥怎麼吃,都還是毒藥,會毒死人。

如果我們非得討論核四蓋得安不安全不可,那麼總統應該聽說過核四建廠期間的一些設計、施工、管理上的荒唐問題吧?(例如裝尿的寶特瓶竟然會出現在圍阻體的混凝土牆裡)。建廠過程如此之散漫不嚴謹,我們如何能夠在最後階段 “加強檢查”就把它變成一個安全的電廠呢? 就像一個懷孕的準媽媽,在懷孕期間,生活不檢點,菸、酒、毒品樣樣來,下星期就要分娩了,才在這星期加強產前檢查,不但要確保生出健康的小寶寶,還要保證他可以活到99,有這種道理嗎?

再說,所謂的安全測試,看起來不過就是任何工廠運轉前都有的“試車”,只是證明這工廠可以動起來,但卻與安全與否、可靠度高低無關 - 因為安全可靠這件事,是設計出來的,是製造出來的,是管裡出來的,從來不是測試出來的。

至於總統如果還覺得設置“核電安全監督委員會”有用的話,我可以明白的告訴您,那些人在位時都沒辦法監督台電按部就班蓋核電廠了,所以才發生那麼多荒腔走板的事件,現在他們已經退休成局外人了,您怎能反而相信他們可以保證核電廠的安全?

如果總統看了我說的這些,仍然覺得核電的安全性可以接受,我們才有如您所說的“兩害相權取其輕”的必要,讓全民共同決定、共同承擔進行公投,否則,總統您應該可以直接宣示廢核政策,避免台灣社會的兩極化對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