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堅持到底才是對
非暴力抗爭理念真正的實踐
@ 蔡丁貴

堅持到底才是對非暴力抗爭理念真正的實踐

蔡丁貴 公投護台灣聯盟總召集人

哈佛大學愛恩斯坦研究院的吉恩夏普博士在他的書中舉例指出,在同一個時代都是被殖民統治的印度與阿爾及利亞,前者的殖民國家是英國,後者是法國。兩國的文明程度應該相當,在殖民地的殖民統治都同樣兇殘,但是最後印度推翻了英國的殖民統治,阿爾及利亞的革命行動卻沒有推翻法國的殖民統治。夏普的結論是,因為革命運動方法選擇的不同。他指出,印度因為甘地帶領印度人以非暴力抗爭的方法,使印度人全面投入反殖民地抗爭而贏得勝利,阿爾及利亞的革命以武裝革命的方式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被法國軍隊擊敗而瓦解失敗。所以,面對國家內部的暴政及外國的侵略,非暴力抗爭都是一種非常有效的全民防衛(Civilian-based defense)方法,既可以提升成功的機會,也可以減少傷亡的比例。

對於國內暴政或是外國侵略的全民防衛之非暴力抗爭,最主要的重點之一,就是要否認殖民壓迫或是外國侵略的合法性。這個重點可以從中國一直把侵略台灣向國際社會模糊作為內政問題,就可以很快理解。同時也可以從台灣人為什麼被中華民流亡政府殖民統治至少64年卻無法翻身來反省。太多台灣人不理解中華民國退敗到台灣是流亡政府的殖民統治,甚至不知曉台灣人有充分的權利可以主張建立自己的國家,早期知道這個關鍵的台灣精英幾乎被誅殺殆盡,少數流亡海外繼續台灣獨立建國的命脈。近年來,因為殖民體制在社會壓力之下開放選舉,卻也因此讓更多台灣人誤以為內部的選舉開放就已經改變了殖民體制在台灣統治的非法性,特別是2000至08年的民進黨執政,更是造成更深對台灣國際法理地位的錯誤認知。台灣的國際法理地位至今未定,中華民國不是國家,台灣也還不是主權國(Sovereign state)。

台灣的現況跟當年的殖民地印度相比,其實情況比當年的印度還好一些。台灣現在面對的是還尚未與其母國銜接的流亡政府(這也是馬騜及連戰等統治權貴汲汲要改變台灣人民接受中國統治的原因),台灣人只要奮力打敗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就可以阻擋中國勢力的侵入,在這個過程中,使用非暴力抗爭的方法(包括選舉)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這樣就可以讓國際社會的壓力迫使中國無法以內政動亂的理由而對台灣出兵干涉。所以,只要台灣人民懂得非暴力抗爭知識與技術的巧妙,中國要公然侵入台灣的機會其實是不太大,這也是中國改變長期戰略,以經濟收買來取代軍事武力威脅壓迫的重要原因。就防衛台灣的長期戰略退一萬步來說,將來若不幸中國勢力已經入侵台灣統治,台灣人要反抗的方式也不是鼓勵台灣人民進行「暴力抗爭」,因為在哪個時候,中國勢力既然可以入侵台灣,就表示中國的武裝力量已經入侵台灣,以台灣人民極少力量的武裝要對抗中國的軍隊,只會造成無辜台灣人的傷亡,更讓中國勢力利用慌亂的時機藉口連累誅殺菁英。這是不智的。這個時候還是要以非暴力抗爭的方式進行「不服從、不合作」的反抗運動,等待機會推翻侵略的敵國。最簡單抗爭方式就是,拒絕當中國共產黨的官員,或與之不合作。
要推翻國內的暴政或是抵抗外國的侵略,人民可以依賴的武器之一就是台灣人民的民族意識。台灣人面對流亡政府而認賊作父,就失去了很大的抵抗力量,選舉時更流失了大量的選票。這種不合作與不服從的抵抗作為,夏普的書中記載至少有198種分別列為政治性、經濟性及社會性的方法。請讀者自己上網連結哈佛大學愛恩斯坦研究院的公開資料,多多學習,大多數資料都有漢譯本。本人有將夏普博士的一套新著「自我解放---推翻獨裁體制及其他壓迫體制的戰略規劃指南」(分成6冊編輯)加以翻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贊助發行。在台灣有意研讀的網友可以向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教社委員會)索取,歡迎贊助,以助推廣。

選擇對不公不義的壓迫進行抵抗是一種博愛的精神擴展與落實,但是選用錯誤的抵抗方法會讓受壓迫的人民產生更大的挫折感而失去抵抗的信心。從最近一年來台灣學生抵抗運動方式的成功維續,可以證明非暴力抗爭的柔性威力(非暴力抗爭不是和平主義,Pacifism)與成功的機會很高。只要台灣人民把自己手上原本就有的權力(People’s power)收回來,統治政權就瓦解了。台灣的學生正在進行收回對政府授權的非暴力抗爭。

誠如吉恩夏普博士所說。非暴力抗爭的理論與知識長期以來受到很多的曲解與誤解,這幾年在非洲與中東的人民革命成功推翻獨裁者,大多以吉恩夏普博士的非暴力抗爭的戰略規劃為藍本,包括緬甸翁山蘇姬反抗運動方法的調整也是如此。社會革命可以是科學的,也可能是臨時起意的,甚至是雜亂無章的。我期盼台灣發生的推翻中華民國流亡政府殖民體制及抵抗中國共產黨的侵略的人民革命是一場科學的非暴力抗爭人民革命,這樣成功的機會可以提高不少,傷亡會更少。這也是我構思「2020 Free Taiwan」的依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