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台灣獨立建國的先知 - 陳智雄

生是台灣人,死是台灣魂-台灣真男子 陳智雄

陳智雄(1916-1963)
早年協助印尼獨立建國經驗,戰後立志於台灣獨立建國運動。

被廣為認定是最純粹殉於信念的「台灣獨立運動第一位烈士」。堅決主張「台灣話就是我的國語」「生是台灣人,死是台灣魂」。

就義前,拒不下跪,刑前,仍高喊:「台灣獨立萬歲!台獨萬歲!台灣獨立萬歲!」(by Stella)

陳智雄(1916年—1963年5月28日)是台灣屏東人,台灣獨立運動參與者,曾經擔任過「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的東南亞巡迴大使。

戰後,目睹當地人民反抗荷蘭統治、爭取獨立的風潮,暗中提供日軍遺留的武器給蘇卡諾,並實地參與作戰。印尼獨立後,陳智雄決心獻身台灣獨立,乃受派為廖文毅「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巡迴大使,積極活動,受國共兩黨雙面夾攻。

1959年,國民黨特務把他從日本綁架回台;1962年涉「同心社案」被判死刑。判決時,當庭陳述「生是台灣人,死是台灣魂」;臨刑前,拒不下跪,警衛人員竟將他的腳掌砍斷。死前,仍高喊「台灣人民萬歲」。

早年事蹟與印尼經驗

陳智雄於1916年出生於日本帝國統治之下的屏東,家境小康,高中未畢業就赴日本青山學院高中部,之後考上東京外語大學荷蘭語科,畢業後曾任職日本外務省。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軍佔領南洋的英、荷屬殖民地,致使日本政府頓感外文人才的迫切需要。因陳智雄精通英語、日語、荷蘭語、馬來語、台語、以及北京官話等六種語言,遂被外務省派至印尼擔任外交官。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陳智雄辭去外務省的工作,滯留印尼從事生意,並與一荷蘭籍女子結婚。當時,長期受帝國主義統治的殖民地紛紛爭取獨立,受荷蘭統治的印尼也不例外,由蘇卡諾(Sukarno)領導的獨立軍,與荷蘭統治當局正做殊死戰鬥。出身日本殖民地——台灣的陳智雄,對殖民地人民爭取民族解放的獨立運動頗為同情,乃藉荷籍夫人為掩護,暗中提供日軍遺留下來的大批武器,援助印尼的獨立革命軍,也因此被荷蘭軍政府逮捕並囚禁達一年之久。印尼獨立後,蘇卡諾擔任首任總統,蘇有感於陳智雄的冒死義援,遂待他如國賓,並授以榮譽國民的最高榮譽。

擔任「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的駐東南亞巡迴大使

目睹印尼經由人民的奮鬥而終獲獨立的過程,陳智雄不僅萌生了台灣獨立的想法,而且決定獻身於台灣獨立運動,因此,他接受了設於日本之「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大統領廖文毅的委任,擔任其駐東南亞巡迴大使一年。透過陳智雄的良好關係及人脈,廖文毅曾於1955年應邀參加了在印尼舉行的「萬隆會議」,使他的國際聲望達到了最高點。當時出席的六個國家代表,除了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的廖文毅以外,還包括中國的周恩來、印度的尼赫魯、埃及的納塞、馬來亞聯邦的拉曼、以及印尼的蘇卡諾。後來,由於陳智雄的關係,廖文毅也應邀參加了拉曼總理的就職大典。

後來,由於中國共產黨的壓力,親共的蘇卡諾不但阻止陳智雄在東南亞所進行的外交工作,並將其逮捕下獄。後來陳智雄在獄中寫信責罵蘇卡諾忘恩負義,蘇卡諾自知理虧,陳智雄才獲得釋放。

當時,陳智雄決定赴日本與廖文毅會合,但是日本政府卻不讓無國籍的他下機入境。就這樣,陳智雄在東京和印尼之間的飛機上往來好幾次,直到有一位他在飛機上碰到的瑞士官員出面,安排他到瑞士去居住,並順利取得瑞士公民權以後,他才得以於1958年以瑞士公民身份前往日本,繼續獨立運動的推展。

為政治信仰遭到槍斃

然而,隨著台灣獨立運動在國際間的進展,國民黨也開始透過種種手段想要瓦解其勢力,並將相關運動者加以逮捕。1959年,透過國民黨駐日單位特工人員的運作,陳智雄終被情治人員綁架回台。由於日本臺獨運動者的強烈抗議,並向媒體新聞界公開陳智雄秘密被捕的實情,國民黨只好將其釋放,條件是要他安份守己,不可在台灣有任何反對政府或是從事台獨運動的言論或行為。

1961年底,陳智雄吸收蕭坤旺、戴村德等仁組成「同心社」,擬以該組織推展獨立運動,但因往來信件遭調查局攔截而使同心社的同志被一網打盡。翌年8月,同心社的成員同時接到起訴書,陳智雄遭叛亂罪起訴。1963年5月28日,陳智雄為自己的政治信仰遭到槍決,為台灣獨立運動奉獻出自己的生命。當時與他一起被關在青島東路之軍法處看守所的施明雄,在近三十年後回憶那天的場景:

“ 執行那天,好多個劊子手,衝進牢房,壓制住仍在熟睡中的智雄仙,然後像抓雞鴨般地倒提他的雙臂,他忘記世俗的一切痛苦似的,在寧靜的清晨,用他嘹喨的有力的聲腔,大聲吶喊:「台灣獨立萬歲!台獨萬歲!台灣獨立萬歲!」……

最可惡的,仍是那些警衛室的班長在押送刑場前,竟然不將雙腳鐐好好卸除,而以斧頭砍斷他的雙腳掌,不讓他英勇豪壯地昂首走向刑場,而以拖的方式,傷害陳智雄先生「視死如歸」的尊嚴與權利。

我終生抗議,以此文留存千史作為見證。(施明雄 1998,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