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二二八屠殺受害人 - 施水環

施水環,1925年生,台南市人。1954年7月19日
因「台南市委會郵電支部案」被捕,為白色恐怖冤獄
的典型案例。自1954年10月1日至1956年7月24日
(槍決日),囚於台北軍法處19個月,前後寄出68封
家書,述說她對家人殷切的思念。
-.-.-.-.-.-.-.-.-.-.-.-.-.-.-.-.-.-.-.-.-.-.-.-.-.-
寄出最後的家書 槍響後終得解脫

「親愛的媽媽,今晚不知怎麼的,心裡難過得透不過
氣來,眼淚直在眼裡打轉。但我仍咬緊嘴唇拼命地
忍耐者,因為我知道我不應該再為了媽媽哭泣,
這樣更會引起媽媽的悲傷......」

一九五五年七月十八日,施水環的第廿六封家書。
這時她在軍法處已經九個月了,軍法看守所為了壓榨
政治犯的勞力,在所裡設置縫衣工廠,包一些公家單位
的制服生意來做。「我整天在忙做縫紉工作,每月可
領工賃。三月份已領到十二元,四月份還沒領。」
(五五年五月二日,第廿一封信)十二元相當於當時
公教人員薪水的十分之一。雖然待遇極微,因為可以
出來透氣,許多人搶著要做。

施水環的好友丁窈窕也在縫衣工廠。她帶一個十月大
的女嬰。當時有些女性政治犯被捕,連同一些還沒
斷奶的、牙牙學語的、活蹦亂跳的孩子也一起帶進來
坐牢,成為全國最年輕的「受刑人」,軍法處為此
還特設一個「托兒所」。

最後的日子仍要到來。一九五六年七月廿四日,丁窈窕
正在做衣服,她的女兒和其他孩子在一旁嬉戲。一個
女性獄官來找丁窈窕:「你有特別接見。」丁窈窕當時
還在羈押待判,根本不知道什麼是「特別接見」,以為
有人來訪,就抱起女兒走向大廳。到了大廳,獄卒突然
從丁窈窕的懷裡把孩子硬扯過來,然後把她銬手銬腳,
拉出去槍斃。根據一位因「台中案」判十二年的女生
張常美回憶,當時丁窈窕的孩子哭個不停,哭到抱回來時,
下氣不接上氣,誰抱她都一直哭。最後才叫丁窈窕的丈夫
抱回去。她丈夫知道她死了,也差一點發瘋。而和丁窈窕
同時押出去槍斃的,還有施水環。

施水環未婚,否則這次「特別接見」還要再添一個斷腸人。
才兩天前,她寄出第六十九信,也是最後一封家書,最後
寫上「我每清早如媽媽所囑,讀聖經和祈禱,祈求神的
恩待。願上帝的恩典降臨在我們全家人身上,阿們!」
也許慈悲的上帝選擇安排她的解脫吧,在幾聲槍響過後,
她的魂魄終於能回到日夜思念的家園,回到永遠看不到
她的慈母身邊。

摘自:施水環家書 承載白色恐怖悲歌
http://ppt.cc/Cg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