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台灣人國家認同心理障礙

◎王景弘

二○○八年大選前,謝長廷訪問華府,對台灣人社團闡述他的理念,提到台灣史上受外來政權統治,歷盡滄桑,就像老歌「舞女」所描述的心酸,天天「陪著人客搖來搖去」。

不想再重蹈舞女生涯,需要靠台灣人自己爭氣,認同和強化自己的國家,永遠當家作主。但台灣人好像還沒有從不幸的歷史得到教訓,盲從排山倒海的造神,深陷腐化的個人利益,誤選一個要招徠新舞客的馬英九。

從蔣經國開始台灣化,到李登輝、陳水扁兩個本土政權落實台灣化,已經廿幾年,現在卻還需要李登輝沉痛呼籲,台灣民主要進一步深化,就應該釐清歷史,建構超越矛盾對立的新台灣人觀念,強化人民對台灣的認同。

雖然馬政權復辟中國化五年,台灣人自我認同,自認是台灣人的創下五十三.七%的新高,自認中國人的降到三.一%,但如此進步仍緩慢,而國家認同仍模糊,難以壓制馬政權利用台灣人的盲點與弱點,以和平之名,搞併入中國之實。

李登輝初掌政權時,對開放與中國交流,有兩個戒心:怕中國利用中醫、中藥和運動競技搞統戰。前者利用人貪生怕死,和願意死馬當活馬醫的習性,使中藥、中醫成統戰工具;後者則以它在國際競技贏得的光榮來煽惑「民族情緒」。

這兩招證明無效;中國最得力的統戰是利誘:使台灣經濟依賴它,政治受它的擺佈。但現在因為中國工資暴漲,外資優惠減少,對台灣政治打壓不斷,而台灣經濟並未蒙其利,它的經濟統戰優勢已不如前,這是重新凝聚台灣國家認同的機遇。

年輕一代應積極參與公共事務

但因為當權者無心於台灣,在政權再次輪替之前,台灣國家認同要取得進一步成長,需要靠人民更廣泛覺醒,特別是有賴年輕一代積極參與公共事務,掌握自己的命運。

要促成台灣人覺醒,增強國家認同,需要排除兩大心理障礙。第一,台灣人迷信白紙黑字、迷信書、屈從威權。這種習性最有利外來政權和獨裁者的統治,因為他們除暴力壓制,必須靠洗腦、控制資訊,才能倖存。日本殖民統治如此,國民黨戒嚴統治也是如此。

別再受媒體洗腦、屈從威權

兩蔣戒嚴統治時代,國民黨壟斷媒體市場,台灣人沒有聲音,而迷信白紙黑字、迷信威權的台灣人,對國民黨控制的書、報、雜誌內容,便信以為真,全盤接受。

迷信白紙黑字習性的延伸,便是仰慕讀書人,尤其學而優則仕的讀書人。這些人既是考場精英,也自以為他們知識出眾,無所不通。他們沒有警覺到受洗腦教育、歷史被扭曲之害,終生只知來自國民黨教科書的史「實」與史觀。

國民黨要把台灣人中國化的灌輸教育,不教台灣史,而把中國史當台灣的「本國史」;把明明是外來帝國統治的元與清都當作「中國」自己的朝代。這樣混淆、糊塗的歷史概念,造成台灣國家認同的謬誤與矛盾。

荷蘭、西班牙占領台灣是外來政權統治;鄭成功帶一批海盜、雜牌軍到台灣,要「反清復明」,對抗大清的滿洲異族統治,但對台灣而言,鄭氏王朝也是外來政權。鄭家投降滿清,新外來政權登場,台灣人卻又糊糊塗塗地把滿清異族帝國當成「我國」。

李鴻章代表滿清簽約割讓台澎給日本,換一個新外來政權,台灣詩人丘念台痛哭「宰相有權能割地,孤臣無力可回天」;彰化縣署前還貼出「台灣人民聲討賣國賊李鴻章檄文」的大字報,狂呼「痛哉!吾台民,從此不得為大清國之民也!」

依孫中山民族革命的觀點,李鴻章替滿人打敗漢人太平天國政權,平定漢人起義的捻軍,讓滿清異族統治苟延殘喘,應該是「漢奸」;國民黨既居推翻滿清之功,但馬政權的外交部,卻要找李鴻章來「保釣」。糊塗史觀,前有古人,後有來者。

更諷剌的是,馬關條約規定「台民」在兩年內可以變賣財產,去清國定居,結果卻只有四千餘人(包括連戰的阿公)出走,而在廈門地區反有四千餘人自稱是台灣人,要申請日本護照以便經商。比起美國獨立後,有十萬人不願意當美國人,選擇回英國或移居加拿大,真是相形見絀。

當年不願受日本異族統治的「台民」顯然健忘,不知道他們祖先有許多是為抗拒滿清異族統治才到台灣;滿清未亡,去清國也是受外來異族統治!

擺脫對「大」的迷信和羨慕

第二個心理障礙是台灣人對「大」的迷信和羨慕。出生、成長在台灣的人,第一次出國,不論到美國或中國,都會被地方之大所震撼。地大資源多、人力富,商機也多,可以成大國,也可以成強國,有能力決定自己國家的命運。

但人出生在哪裡,並不是自己可以選擇;除非移民,否則大部分人都在自己出生的國家度過一生。與少數大國比,台灣當然是小國,但兩千三百萬人口已經是中上國家的規模,比歐洲一些令人羨慕的典型民主國家大得多。

像台灣這樣規模是實行民主體制、人民參與政治、嚴格監督政府、保障個人權利、發揮個人才能、提升生活品質的理想國度。台灣外有強權企圖併吞,因應之道,最重要的是人民有不再做「舞女」的決心,從被扭曲的歷史中覺醒,以民主的手段,認同台灣是自己的國家。

多數人盼維持現狀 不願被併吞

目前台灣國家認同雖然還模糊,但不願被中國併吞的民意很清楚。政大把「維持現狀」列為選項的民調,顯示「現狀」派仍居多數,支持與中國「統一」 的占不到十%。

如果「維持現狀」是堅持台灣土地、人民的現狀就是一個主權國家,與中國是一邊一國,那應該符合大多數人民的願望。問題在馬英九玩文字遊戲,不但不認同台灣現狀是國家,反而配合中國政策,要引入新外來政權,使台灣淪為中國的一個「區」。對這種現狀的改變,台灣人不能不覺醒。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自由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