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不當唐山客,願做開基祖 — 廖中山 (1934-1999)

"以外省人第一代的中國人身分懺悔,提出「在台灣獨立建國的行列上,『外省人』不該缺席」的論點,發表「認同台灣,別無祖國」的宣言;並發起穿著書有「台灣國民」衣服的運動,帶給後輩無限的震撼教育,是教育界消失的菁英……
其堅持對海洋台灣的認同與愛,是台灣建國的實踐家與先行者,乃台灣人應追隨的建國精神。(by Aries)"

1992年和一群「外省」朋友,成立「外省人」台灣獨立促進會,發表「認同台灣,別無祖國」的宣言。他呼籲「外省」鄉親們:擺脫「中國法統」的包袱,共同為台灣建立「新憲法、新國家、新文化」而貢獻一己心力,才是留給子孫最大的財富。

廖教授在世時,總是穿著背後書有台灣國民 ( 他認為台灣人三個字還不夠清楚表達對其居住了數十年之台灣的在地認同 ) 四個字的衣服,並不懈怠地透過文章、著作、廣播及講演、為台灣前途呼號。
他呼籲:在台彎島上之所有住民不分背景早已是血濃於水、命運與共,各族應攜手合作為永世後代共建揚棄中國陸封惡質文化之新海洋國家;尤其,新移民 (『外省人』 ) 不應該在建立新國家的行列上缺席。

他在1991/2/13 自由時報上一篇文章「有愛的地方必有美」,寫著『首先我覺得要設法拆去自己心中的柏林圍牆,所謂內人、外人都在自己一念之間,如果我自己認定自己是台灣人,我就努力去做個台灣人。同理,目前有些人自認是中國人,我們尊重他的意願,但要做個中國人應要到中國去做。要移民出國,我們也同樣尊重祝福。當然還要牽涉到敏感的台獨問題,但一個人愛鄉土,並不涉及政治問題,而是做人起碼的條件。在我的觀念中,現階段我先愛台灣,在 57 年的生命中,有 42 年在此度過,我應自認是台灣人,不管周圍是否接受,也不管別人會不會排擠,我從 1987 年開始真誠的要做一個台灣人。』

------------------------

從事台灣獨立建國運動四十年,我曾先後在海內外送別過不少「壯志未酬身先死」的建國同志,像台語文專家王育德博士、二二八研究專家林啟旭、非暴力抗爭研究者王康陸博士等好友。但是很少像廖中山教授這樣「另類」出身的台獨同志的離去,讓我有很不一樣的感傷情懷。

認識廖中山教授,是我在解除三十四年之久的返鄉禁令回台之後,我才知道這位人稱「老芋仔」的台灣「新兵」,也曾遭遇到比我更長久的返鄉探親禁令。特別是娃娃兵出身的廖中山,曾在跑船時,思念家鄉老母,與中國老家通信,而遭到警總禁止出境達十三年。

就像我們從事海外台獨運動的人士,廖中山教授也和我一樣,遺憾無法回家鄉為父母送終。當年我祇能透過親友為我拍下母親最後的遺容八厘米錄影帶,獨自在東京客寓觀看暗泣。廖中山教授卻說他是在一九九○年回到中國河南時,蹲在他三姨面前默默相對許久,找到母親的影像。

回到故鄉卻找不到故鄉,成為「失根」的廖中山教授,開始擁抱台灣的母親。他在看清楚中國是一個永遠沒有歷史真相,更沒有民主、人權的國家後,終於告別他的父祖中,堅定認同台灣才是讓他和妻兒、子孫永久安身立命的祖國。為此他堅決主張台灣要成為一個獨立的新國家。一九九二年他和一群「外省」朋友,成立「外省人」台灣獨立促進會,發表「認同台灣,別無祖國」的宣言。在宣言中他呼籲「外省」鄉親們:上代逃離,這代紮根,擺脫「中國法統」的包袱,共同為台灣建立「新憲法、新國家、新文化」而貢獻一己心力,才是留給子孫最大的財富。

廖中山教授為了認同台灣,時常遭到「外省人」辱罵「數典忘祖」,更以六十四高齡攀登玉山頂,就是他已下定決心做個真正的台灣人。他結束逃難流亡的唐山客心態,要真正「土斷」,當中國河南廖家子孫的來台開基祖。

當廖中山這位從異鄉來的新台獨志士、在病榻上力戰病魔的勇士,他輕輕的一句:「再見!再見!台灣再見!」相信會永遠留在所有愛台灣的親朋好友的心中!

(摘錄自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主席黃昭堂先生“不當唐山客,願做開基祖-- 敬悼外獨會創會會長廖中山教授”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