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aiwan Go Nation on Facebook!

二二八劊子手 - 柯遠芬臺灣

臺灣228大屠殺~~1947中華民國在臺灣-228~~柯遠芬的"名言"

台灣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遠芬的"名言"
「寧可枉殺九十九個
衹要殺死一個真的就可以。」
槍斃現任國民黨主席吳伯雄之伯父吳鴻麒於南港橋邊

二二八死難人士中派員逮捕槍斃現任中國國民黨主席吳伯雄之伯父吳鴻麒的兇手就是柯遠芬。吳鴻麒慘死,死狀實在不忍卒睹,臉被槍托砸至面目全非,生殖器被割下。他老婆楊毛治還能認出屍體,是因內褲是楊毛治親手做的。如今說來好笑,無脖熊如今是認賊作父的全跪! 靠著流氓土匪政權保護,以父親的
性命換來如今的大紅大紫!

柯遠芬(1908年—1997年),名桂榮,以字行。黃埔四期生,早年在福建省保安處當參謀長。

台灣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遠芬是228恐怖屠殺提出經蔣介石認可之"名言"-「寧可枉殺九十九個,衹要殺死一個真的就可以。」真正出處者。

1947年爆發二二八事件時,柯遠芬任台灣警備總部參謀長,在2月28日事件爆發之初以「陰謀論」認定「奸偽已經混入群眾中,積極地在煽動」,又急於建功,在綏靖清鄉會議上曾說:「“寧可枉殺九十九個,衹要殺死一個真的就可以”」,並引用列寧的話說「對敵人寬大,就是對自己殘酷」。

1947年2月28日柯遠芬調兵準備武力鎮壓動亂,柯遠芬調高雄鳳山獨立團的 1 個營和基隆 2 個中隊開赴臺北。

3月4日陳儀派參謀長柯遠芬中將赴台北市中山堂與二二八處理委員虛以周旋,柯遠芬比陳儀更為殘暴、粗野、頑劣,是蔣介石親派來台者。

柯陳二人施緩計戰術,等至三月八日晚上蔣介石派來的美式武器裝備的第二十一師及憲兵四團二個營一萬四千餘人到達基隆,展開以敵前登陸方式進攻手無寸鐵的台灣人,到處殺戮搶劫,一路機槍掃射打進台北市為九日晚間,市內槍聲不斷。

林木順在著作《台灣二月革命》中指稱:「(3月9日)上午10時,柯遠芬引導楊亮功到圓山陸軍倉庫前面廣場(圓山事件),指遍倒在廣場上的數百個戰屍說:『這些就是昨晚進攻這個倉庫,被國軍擊斃的奸匪暴徒。』

後來楊亮功對他的跟隨人透露:

「倉庫附近並沒有戰鬥過的跡象,死者都是十八、九歲的中學生,又沒有攜帶武器……這數百名十八、九歲的中學生,就是昨晚在市內各派出所維持治安,而機槍步槍齊響以前,被憲警,林頂立的『行動隊』和許德輝的『忠義服務隊』所拘捕、押到圓山倉庫前面廣場,被國軍擊斃的。」,兇手柯遠芬屠殺了這些無辜學生。

二二八死難人士中派員逮捕槍斃現任中國國民黨主席吳伯雄之伯父吳鴻麒的兇手就是柯遠芬。

二二八事件爆發後,現任國民黨主席吳伯雄之伯父吳鴻麒(畢業於日本大學法科,戰後出任台灣高等法院推事,行事公正剛直,右圖)沒有參加任何反政府遊行或聚會,但3月12日在高等法院就是遭國民黨柯遠芬派員逮捕,被捕時吳鴻麒正在高等法院開庭,十六日被槍斃於南港橋邊。

吳鴻麒慘死,死狀實在不忍卒睹,臉被槍托砸至面目全非,生殖器被割下。他老婆楊毛治還能認出屍體,是因內褲是楊毛治親手做的。

吳妻認屍後,欲租汽車載運屍體回家,卻因為當時政治氣氛恐怖,無人敢出租汽車,最後在百般困難下,僱用了一輛手推車,才將屍體推回家。

吳鴻麒的屍體,經吳妻一番清洗後,受槍傷的傷口,竟然滲出鮮紅的血。

而吳伯雄父親吳鴻麟,忘了殺兄慘死之仇竟投靠國民黨,成為中國國民黨所謂"本省"權貴,其家族富貴仗著國民黨施與的利益直至現在。

同年4月17日,國防部長白崇禧上簽呈給蔣介石指稱「柯遠芬處事操切、濫用職權,對此次事變舉措尤多失當,且賦性剛愎、不知悛改,擬請與以撤職處分,已示懲戒,而平民忿。」(《大溪檔案》)。

柯遠芬43歲晉升中將,任金防部政治部主任兼金門縣長,經歷過八二三砲戰,後以中將退伍。

警總的前身保安司令部時代,參謀長柯遠芬權重一時,處理二二八事變及期後的清鄉真是殺人不眨眼,當年他為了整肅手下一名處處與他作對的劉定國,始終找不到罪名下手,結果卻搞亂了苗栗縣第一屆縣長選舉。

在國民黨戒嚴時期,警備總部是一個能夠呼風喚雨的特務機關,作為蔣政權的鷹犬,遂行了無數的恐怖統治政策,不過,它也跟其他的特務機關一樣有內部的整肅鬥爭。

1989年柯遠芬應張玉法之邀請口述歷史,自認爲對二二八事件的處理是正確的,至於造成那樣的後果,是始意料未及,所以他不認爲要負責任。

二二八兇手之一柯遠芬後來長期避居國外,於1997年死亡。

http://wtfm.exblog.jp/9612462/
-----------------------------------------------------------------------------
柯遠芬在228事變中~濫權殺害台灣十八、十九歲中學生數百名的窮兇惡極劊子手

 

柯遠芬(1908年-1997年),名桂榮,以字行,廣東梅縣人。黃埔四期生,早年在福建省保安處當參謀長。1947年爆發二二八事件時,任台灣警備總部參謀長,在2月28日事件爆發之初以「陰謀論」認定「奸偽已經混入群眾中,積極地在煽動」,又急於建功,在綏靖清鄉會議上曾說:「寧可枉殺九十九個,衹要殺死一個真的就可以」,並引用列寧的話說「對敵人寬大,就是對自己殘酷」。

台灣共產黨黨員林木順在著作《台灣二月革命》中指稱:「(3月9日)上午10時,柯遠芬引導楊亮功到圓山陸軍倉庫前面廣場,指遍倒在廣場上的數百個戰屍說:這些就是昨晚進攻這個倉庫,被國軍擊斃的奸匪暴徒。楊亮功無言。後來楊亮功對他的跟隨人透露:倉庫附近並沒有戰鬥過的跡象,死者都是十八、九歲的中學生,又沒有攜帶武器……這數百名十八、九歲的中學生,就是昨晚在市內各派出所維持治安,而機槍步槍齊響以前,被憲警,林頂立的『行動隊』和許德輝的『忠義服務隊』所拘捕、押到圓山倉庫前面廣場,被國軍擊斃的。」但楊亮功與何漢文聯名提交「調查『二二八事件』報告」與「台灣善後辦法建議案」,報告中卻說:軍警死傷比台灣人嚴重,外省人死五十七人、傷一三六四人、失蹤十人;本省人暴徒被擊斃四十三人、俘獲八十五人、自新者三○二三人。

劉闊才在二二八事件中於四月二日被逮捕,四月二十九日獲得釋放。中央研究院從史料中發現,劉闊才的家人為保其性命,付出「保命錢」五百萬台幣,四百萬用來贖劉闊才,另外一百萬台幣幫忙贖其他四人,而四百萬台幣中,有一百五十萬送給柯遠芬。當時情治人員曾針對此案調查,但全案呈報到國防部保密局台灣站站長林頂立後,林頂立包庇柯遠芬。

同年4月17日,國防部長白崇禧上簽呈給蔣介石指稱「柯遠芬處事操切、濫用職權,對此次事變舉措尤多失當,且賦性剛愎、不知悛改,擬請與以撤職處分,已示懲戒,而平民忿。」(《大溪檔案》)。曾任胡璉所辦的怒潮學校的校長。[1]43歲晉升中將,任金防部政治部主任兼金門縣長,經歷過八二三砲戰,後以中將退伍。後來遷居美國。[1]1989年柯遠芬應張玉法之邀請口述歷史,自認爲對事件的處理是正確的,至於造成那樣的後果,是始意料未及,所以他不認爲要負責任。於1997年過世。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柯遠芬